当前位置:首页>宫斗宅斗>

      썾 倒不是叶问不愿教,只是看出来杨安最近的心气有些浮躁。

      如此状态,他担心杨安过于追求速成。

      䬟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

      숪 ㎩ 而且,他觉得杨安不是真心热爱功夫。那么要练出暗劲,极难。

      “你的八极刚猛无嬼匹,其实距离暗劲的门槛,只有一步之遥。”

      撢 “但这一步若未领悟,ᓣ便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䭬 雧

      杨安走近几步,认真请教:

      “还望叶兄指点迷津。”

      靘 “首䩱先,你的性子要定下来!”叶问说着走到椅子旁坐偖下,没有藏私的念头,打算倾囊相授自己练出暗劲的心得。

      ≭ 他这话让杨安眉头一皱:

      “我自问耐心一向是极好的,不存在这个问题。”

      “你还꒢未明白我的意思,那我便把话说得更通俗一些。”叶问不禁笑道:

      墦 “先不说如何练出暗劲,只说如何练拳。其摪实各种拳法뻡,要走到最后,方法大同小异,殊途同归。”

      “练拳,뼍要勤奋,整个人要完全投入进去,摒除其他杂念諯,做到真ல正的心无旁骛。”

      “打个比方说,作锦绣文章须得ꢙ有大量的生活经验,丰富的人生感悟,才能写出感动自己,感动他人的传世佳作。”

      “拳法中亦有感动,亦能뾗震撼人心,这也是各门各派常说的意字蕴神理झ论。”

      “找到拳法中的神,感动自己,融入感情,拳法便能打活,便能通神!暗劲便一蹴而就!”

      “针对你的情况,我有一法仅麃做参考。”

      “你想练出暗劲,须得勤加练习,把劲练透。当劲力能由外而内,熬打血肉筋骨,脏腑百脉。”

      “……届时自然能明白何为暗劲。”

      杨安听到这里,并未全部理解。

      稍微想想只觉得大多都是废话。

      仔细想想却又觉得很有道理,隐隐把蒃握到一丝灵光,有拨开云雾见天明的感悟。

      他接着回忆八极的所有知识,半小时后走到后院中部,戴上护手面向铁人桩,从最基础的八极动作开始练习。 ꍉ

      每一次发劲,铁人桩都被打得闷声大作。㽜

      他的臂力、腰力、腿力、拳力拧成一股,时而抡箋拳猛砸,时而甩臂抽打。

      ⩲ 䍙 此后一连十天,杨安放下其他杂事,每天一大早就到叶问家后院练拳,统合全㸥身劲力,欲刚极生柔找疾到暗劲之法。

      以前他的拳劲存在不少问题,劲力并未完全练透。

      这十天不断苦ⓤ练思索之下,加上叶问的悉鏃心指点和特殊练法的加成,拳法明显在快速成长。

      У 妊 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壮实,精力饱满旺盛,就像有意藏起锋芒的宝剑,给人一种朴实无ࡢ华的厚重。

      쁷随手出拳劲风微弱,看似不如ᤫ以前凌厉迅猛,动作的呈现却顺畅很多。

      开门八极,进步肘ﯶ击O,阎王三点手……拳掌变换之间뀥,如风卷残云,大开大阖。

      “一拳打出,能引起肌肉共振,筋骨齐鸣,劲力同时在熬打脏腑쵙……这,就是暗劲!”杨安猛地收拳,脸色狂喜!

      达到暗劲的层次,拳头中便能蕴藏两重劲,一明一暗,威力倍增!

      而且劲力熬打脏腑,长久锻炼之下,更能强健体魄,延年益寿!

      “安子,你练出暗劲的时걌间比我预估的要快很多,天才!”叶问满口赞叹:

      “我自小练武一日不敢懈怠,二十岁达킾至明劲,又二十年才练出暗劲。你如此之快,叫为ꦖ兄好生惭愧啊!” ᳀

      杨安笑谦容满面:

      ꏋ“若非叶兄仔细教导,让我独自摸着石头过河,只怕不花上个三五十年,肯裇定练不出暗ẜ劲来。”

      “你是鹬天才。纵然没有我的指引,所耗时间也不会太长。”叶问心情大好,为杨安练出暗劲感到高兴。

      能看见如此天才一步步成长到令世人仰望的巅峰,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如今他俩的战力,叶问已知自己不敌。

      百回合内,必输无疑。

      虽᪏然同为暗劲层次,但杨安的力量更大,耐力持久,抗击씗打又强,这是“天赋”带来的优势,极难弥补。

      杨安去洗了겞一把脸后,走向大㏊厅。

       手上凭空出现一뫌瓶G级体质强化药⍣剂。

      尽管叶问是无私的指点他,不求任何回报。可他却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宓,必须有所回报。

      他不喜欢欠人情,所以兑换了一瓶G龎级体质强化药剂。

      大厅里,叶问正和张永成小声说着话。

      张永成见杨安到塹来微微一笑,接着便去内室照看嗷嗷ٵ待哺的ᯧ孩子。

      Ộ杨安把药剂放在桌上:

      “叶兄,这瓶药可内服,是我师门的秘制强身药,可在短时间增强身体的力掼量、速度等,没有一蟻点副作用奨,可放心服用。”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叶问摆摆手。 忣

      杨安眉头一皱,故作不悦ૄ:

      “不收就是看不起我㉜,不想交我这个兄弟!以后我也不会再上门打扰。”

      “叶兄,我是真心把你当兄弟,才给你这瓶强桪身药。”

      “돃当䠡然,︙如果你担心服用后身体会出问题,信不过我的话,那我也没什么괷好说的了。” 

      叶问叹了口气,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强逼人收礼的朋友。

      杨安把숑话说得这么绝,他无奈只能接受:

      “我收下便是。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䋃

      ノ “呵,我倒想下次,可惜只剩这最后一瓶了。”

      他这话让叶问心趞头一暖:

      䑏“ၕ既剩最后一瓶,你还是收回去吧!”

      “叶兄!”杨安陡然拔高嗓门,轻哼一声便往外走。

      叶问急忙跑过去拉住杨安,失笑道:畲

      “好啦好啦,此事便过去了。”

      “这样才对嘛!”杨安当即变脸,笑容绽开。

      叶问摇摇头,被杨安搞得有点哭笑不得。

      ……

      等到下午四点多,杨安在叶態家吃过晚饭,趁着张永成离开的功夫,向叶问小声道:

      “晚上要跟我去金楼听曲么?”

      “不了。晚上得陪餍你嫂子……”叶问此话未说完,就被一꫕脸坏笑的溂杨安打断:

      “也是该好好陪陪嫂子了。这几天你都陪我到很晚誒,嫂子多少有点不高兴吧!你俩是不是准备要二胎了?鱬”

      “滚滚滚,去金䯖楼听䩌你的曲,别在这打趣我。”叶问鎩嫌弃的挥了挥手。

      菊 “那我不打扰你跟嫂子的好事了,告辞。”

      杨安嘿嘿一笑,见叶问起身作势欲打턼,佯装惊慌般急步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