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鳝门在线观看bd

      “啊啊啊!”

      一个照面,赛莱拉就被眼前的浊白牧师咬住了手臂,然后发出了惨叫。

      一听这惨叫,马洛斯就意识到赛莱拉犯下了大错。

      他连忙挥动盾牌把赛莱拉拉到了身后。

      “安静!”

      赛莱拉已经紧紧咬住了牙齿,痛得眼睛都发白了,惨叫让她除了手臂上的伤势之外,嘴里也是鲜血横流。

      还好现在还是晚上,否则她叫得这么惨,舌头都有可能被浊白之风刮断。

      现在的话,大概就是好几天食不知味吧。

      好在大骡子塞斯特斯先生很是感激刚刚赛莱拉在马洛斯面前对他的支持,此时没有拉胯,一个冲锋就撞开了想要继续攻击的波罗夫人,尽管这里满地都是蘑菇,还是把她撞到了三米开外。

      但是赛莱拉受到的攻击可不止一个疑似贵族夫人变成的浊白牧师,还有其他好几个浊白信徒也一起包围了上来。

      一共有三个,应该都达到了1级战士的水平,而且攻击的速度都很快速,都可以算体内还容纳了1级浊风,既然不需要维持理智,那就不再需要保持2级战士容纳1级元素的规则。

      当然副作用除了没有理智,还有其他各种不拘一格的表现形式,有不吃被风污染的蘑菇就会立刻死亡,有必须保持行走,一停止就会随风消散,还有可能会特别畏惧大地,完全不能碰到土地,其他更多的副作用无法一一列举,但对于浊白信徒来说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了。

      赛莱拉受到攻击之后的表现很差,再加上她纯紫牧师的打扮,那些浊白信徒嗷嗷叫地就扑了上来。

      本来跟着大骡子一起搜索的浊白老鼠此时都没有行动,只是任由这些浊白人类朝着赛莱拉发起了围攻。

      马洛斯挥盾的同时并没有举剑前冲,所以他的盾牌挡住了正面的两个浊白战士,同时短剑抵挡住了侧面包抄的一个浊白战士。

      正面的两个战士猛烈锤了马洛斯一轮,就把他的手臂给打麻了,虽然已经是2级战士了,但是马洛斯并没有一次应付两个1级战士的能力,他容纳的火在战阵上特别实用,但是额外增加的火抗性此时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这是共和国为了鼓励人民勇于公战,减少死斗的一大法门,此时真是坑得马洛斯够呛。

      而他的短剑同样很是糟糕,只是勉强挡住了右手边动作极快的另一个浊白战士,这个敌人不顾马洛斯的剑刃插进了他的脸颊,用锐利的牙齿咬到了马洛斯的剑柄,然后朝着握剑的手腕上冲击。

      马洛斯及时收手,避开了这一击,然后他反手出击,再次把剑插进了对方的口中。

      马洛斯猛然发力,想要捣碎对方的脖子,但是正面的两个浊白战士及时策应了自己的队友。

      其中一个猛锤盾牌,另一个则继续绕到了马洛斯的左手侧面。

      马洛斯不确定赛莱拉的状态,只能放弃杀死第一个战士的机会,然后转身对付另一边的敌人。

      不过从右侧的浊白战士口中拔出了剑之后,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罗马短剑上带了一排牙齿,足有将近二十枚的样子。

      他手中的武器现在是纯紫女神赐福的腐蚀之剑,这是1级土元素牧师的支援神术。

      “哥哥,我来对付左边这个,你把中间和右边的干掉,你行的,你是2级战士了,还有我的神术支援。”赛莱拉的腰间挂着提灯,她用这提灯对着左边的浊白战士,手中拿着一个皮带投石索,用地上捡起的碎石牵制住了这个敌人。

      赛莱拉刚刚一下子被突袭成功,主要是因为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了波罗夫人。

      说实话,这对于马洛斯来说也是不小的冲击。

      作为镇卫队队长的妻子,波罗夫人在绿蟹镇当然是最受关注的女士之一,她对于新罗马流行风潮的追逐,为绿蟹镇其他女士的追逐指明了方向,她总是穿着修身优雅的裙装,高跟衬人的皮鞋,最让赛莱拉迷恋不已的则是盘得眼花缭乱的发型。

      不过这在罗马文化中并不是毛病,虽然元老院中有一些老顽固认为女士们的爱好充满了堕落和奢侈,暗示了共和国的衰落,但是主流的意见依然是鼓励像罗德半岛这样的边缘省份追逐首都风尚的,和修建公共浴场一样,这对于扩大罗马的文化影响力,巩固边疆的向心力是有好处的。

      波罗夫人曾经搞了绿蟹镇唯一的美容沙龙,赛莱拉积攒了好久的零花钱也不够去做一次发型,还是马洛斯找了个机会,漂没了一包文图拉送去养猪场的绿蟹壳,才满足了她的愿望。

      虽然是过度消费,但是马洛斯觉得不能让自己的妹妹没有这样的经历,否则去了黄钟城,随随便便就被人家一点小小的好处就给花走了啊。

      赛莱拉对于那次消费经历很是满意,她告诉马洛斯自己得到了热情的款待,波罗夫人是一个很好的女商人,没有因为自己经济情况不佳就有任何怠慢,还给了自己额外的优惠,做了一个特别费力的发型,还提供了保养所需的油脂。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赛莱拉为了保持那团像是叠了三层蘑菇饼一样的发型,每天都要多花一个小时打理头发。而波罗夫人也按照约定提供了油脂,还教会了赛莱拉怎么做发型,没有这手艺,赛莱拉靠着扎特和马洛斯一开始提供的生活费至多就是饿不死,能学会拉丁字母和部分本地地理就很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牧师。

      就是靠着给女同学做头发的本事,赛莱拉才凑齐了成为1级牧师所需要的物资,生活也不至于过得特别糟糕,波罗夫人是赛莱拉的恩人啊。

      所以在一年前得知她失踪的时候,赛莱拉很是伤心,而再次见到她之后,一时心神失守。

      这并不是说赛莱拉就不可靠。

      嗒!

      她已经即使恢复了战斗状态,石头准确地命中了左手边的浊白战士。

      她虽然和异教徒生死实战的经验完全没有,但是和纯紫小妞们互撕打架的经验是不少的,而且知道要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

      她很好地利用了纯紫提灯,而且投石索也丢得挺准。

      这一击挡住了浊白战士对马洛斯的攻击,还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浊白战士不顾地面上到处是蘑菇,一脚深一脚浅的朝着赛莱拉冲了过来。

      “这个交给我。”

      赛莱拉的体重小于这个对手,这让她在这个地形中很有优势,她稍微后退,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然后继续射击。

      马洛斯抓住机会,一边顶着正面的敌人,一边把带着酸性腐蚀的短剑再次插进了右手边浊白战士的口中。

      不过他没有成功,马洛斯的剑术不够好,正面的敌人也造成了一定的干扰,马洛斯的剑只是砍到了对方的胸前。

      而这个浊白战士的身上居然穿着一件挺不错的皮甲,马洛斯的攻击只造成了很有限的伤害。

      “容纳了风的毛驴,你怎么敢对抗我!你必须服从我!”

      与此同时,马洛斯听到了一声牧师的呵斥。

      这不是一般的语言,而是波罗夫人对大骡子发出了名为“呵斥”的攻击。

      作为永恒奔腾的牧师,她有呵斥一切容纳了风元素生物的能力,如果意志比较薄弱的风元素生物很可能直接成为她的部下。

      大骡子显然不是意志特别坚定的那种骡,所以马洛斯是很担心的。

      好在大骡子只是猛烈后退,还发出凄惨的鸣叫。

      “我不擅长对抗浊白的牧师啊!”

      呵斥风元素这个技能在完全成功的时候会控制敌人,在部分成功的时候会恐吓敌人。

      大骡子能没被控制就不错了,他也没有彻底跳出战场,而是一边跑,一边朝着马洛斯这边靠了过来。

      引得马洛斯正面的那个浊白战士转身去包抄,而波罗夫人也追了上来,她的手上拿着一把看上去是锤子的东西,马洛斯当然没有认出来这是什么,但是赛莱拉认出来这是一个卷发棒。

      她挥舞着卷发棒,赞美永恒奔腾,身边就出现了两个半人高的小小风元素。

      这些风元素比1级战士还要弱,但是一起跟着波罗夫人朝着大骡子扑上来。看上去大骡子是完全无法对抗了。

      而马洛斯又和右侧的浊白战士对砍了一轮,短剑在对方的胸口开了一个好大的口子,但依然没有能够干掉对方。

      “哥哥,酸液是他们的克星,你已经是2级战士了,不可能打不过1级战士,你行的,相信自己。”

      “我知道我行的!”

      赛莱拉的鼓舞不算是特别让人感到信赖,但是她的声音又一次响亮了起来,马洛斯知道妹妹一定是顶着痛楚在呼喊自己的哥哥。

      “那你干掉他啊,快去救我的毛领子!”

      虽然这家伙真是不讨人喜欢,但是马洛斯已经看到大骡子被波罗夫人扑到了背上。

      虽然大骡子的等级高于波罗夫人,永恒奔腾也不喜欢人类信徒,但是和自己神明的牧师对抗必然还是要受到极大克制的。

      它不是波罗夫人的对手,马洛斯必须立刻支援他。

      马洛斯举剑再上,这一次他微微低头把体重全部压了上去,任由对方反击自己。

      这个浊白信徒已经失去了自己大部分锐利的牙齿,尽管咬住了马洛斯的肩膀,但没能造成太大伤害,马洛斯的短剑直插他的脖子,本来就已经被砍过,只是挂在脖子上的下颚一下子被切了下来,然后短剑继续下行,把气管也彻底割开。

      恶臭的气体一下子钻进马洛斯的鼻子,他补上一脚之后,就朝着波罗夫人冲了上去。

      两个风元素射出白色的细线牵制他,马洛斯身上的“风盾”发挥了作用,没有让他造成任何伤害。

      他直扑到大骡子身边,先是给了背对着自己的浊白战士一剑,这一剑效果极佳,直接砍开了敌人的后背,再加上大骡子已经蹬过他一脚,这个浊白战士直接趴在了地上。

      马洛斯信心大增,正要再接再厉去支援大骡子,忽然却感到自己的身体极为沉重。

      马洛斯被波罗夫人的神术给命中了,他眼睁睁地看着波罗夫人从大骡子的身上跳下来,她口中的利齿比浊白战士要锋利太多,每一颗牙齿都是极为标准的浊白色圆锥体。

      马洛斯连忙举盾,但是他的动作不够快,被卷发棒一下就砸中了面门,那可怕的牙齿就要按到马洛斯的脸上了。

      呯!

      在这关键时刻,一个玻璃器皿碎在了波罗夫人的脸上。

      赛莱拉把宝贵的提灯用投石索给丢了出来。

      这是值得好几个,还是十几个苏勒德斯的宝贵物品啊,马洛斯的心好痛。

      “嗷!”

      好在波罗夫人的脸更痛,苏勒德斯里蕴含的净火,还有提灯底部铺盖的净土一起在她的喉咙里燃烧。

      这对她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以至于在宁静之夜的晚上发出了喊叫。

      异教徒的呼喊打破了夜晚的安宁与平静,激起了一阵涟漪,本来束缚着马洛斯的缓慢效果消失了。

      “你行的,哥哥!”

      在妹妹的呼喊声中,马洛斯的短剑插进了她的喉咙,从脖子一路开口到了腹部,内脏、血液和污染的风一起喷射出来。

      波罗夫人跪在了马洛斯面前,再也无法抵抗。

      马洛斯没有再补上一剑,这得留给赛莱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