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找回密码

      怎么就这么巧啊!

      从小厨房钻出来,居然正撞见了提前退席的罗大婶儿和玉娟嫂子。

      鱜点令宁卫民和米晓冉都始料不及。

      嫄我们的社会,对于꩓男女交往可是ꍕ一向比较敏感的。 驳

      虽说忦眼下有些风气松动了,但还是没改变众口铄金,舌头根子底下埋死人的本质。

      所以后果也是他们难以承受的。

      米晓冉几乎是现场被臊走了,鳎宁卫民也有跳进黄河洗不清之感。

      俩人无不为此尴尬至极,懊恼不᪛已。

      关㎬键是冤啊!

      晻 因为他们真是清白的,连半点儿女私情没有。

      之所以会在罗家新的小厨房里进行密会,可不是谈情说爱。 

      那主要是因为宁卫民䡱成功打发走了那位“实地考察”的,漩把五块钱拿到手之后。

      看到米晓冉惊奇无比的神色,又灵机一动,想要拉米晓冉入伙儿홆。

      他觉得既然这姑娘知道了,那为了保密,为了方便,倒不如干脆就把收信地址改到重文门旅馆去的好。

      如果让米晓冉来代收信件,实际上比求康术德帮忙还方便呢。 囹 妘

      别忘了,老ࠪ爷子也是白班、夜班轮着上。

      信件隔半个月就会有落在别人手里的啞时候,这哪儿行啊?

      而且老爷子可是临时싾工,说不准哪天就让玉雕厂给辞了。

      딊 那连个“不”字儿都说不出来,就得卷铺盖走人。

      ᷃ 옌 反过ၭ来,米晓冉就不一样了,她不ꡈ但是重文门먏旅馆正式职工,每天还都是长期固定的早班。

      ꠅ 膢邮差基㡑本是上午九点和下午三点来旅馆,这两趟她都够得上。

      兹裺要她愿意,是不会有人跟她抢跑腿儿的活的。

      她来办这事儿,几乎算得鶋上万无一失啊。

      但让宁卫民完全没想到的是,这年头的人,可是忒有点死心眼了。

      普遍都讲究帮忙就是帮忙,耻于言利。

      米晓冉尽管▞答应了他的要求,却坚决不肯收愰半点报酬,非要纯奉献不可。

      这让宁卫民又如何过意的去呢?

      自然就要反䳬复做思想工作。 㽿

      开始他还误会米晓冉嫌少,后来就把每封信飿的提成从五밙毛增加到一块钱。

      没想⃔到把米晓冉给惹恼了,人家也不想再说什么了,直接推门一溜烟跑掉。

      哪成想啊,这出眗去的也ؚ忒不是时候了……

      됬 瞧这事儿闹得吧!

      뀶这就好比请人吃饭,碰上个黑心的脏馆子,给人吃进医院去了。

      好比送人条裤子䩫,骗遇着假冒伪劣,人家刚穿着出门就开裆了。

      好比送人一只宠物狗,突然发作狂犬病,反而把人攵家给咬了。

      马屁拍在马腿上的结果,实在再悲催不柱过了。

      本来ₚ是你好我也好的事娚儿,弄不好就能反目成仇。

      唉!倒霉嘛!真是要亲命了!ᙛ

      宁卫民现在别的不怕啊,就怕米晓꿌冉脸皮儿薄,因为这事彻底记恨上了他。

      要是小姑奶奶一使性子,把已经宰说好촴的事儿再变了,那才叫悽真正的坏菜了呢。

      윹总之,为了防止事情往最坏处去,宁卫民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也只好以满腔热情和诚意,来试图道歉挽救了。 쟌

      只是可惜啊,就像要划清界限似的,米晓冉开始拼命的躲着他走了。

      맻国庆节之后两天,无论院里坹院外,单位家里,宁卫民在上赶𧻓着说耽话。

      这姑娘都是不言声,低着头逃似的避让。

      宁卫民还想过借“贿赂”米晓卉来传话,可一样是没成功,甚至就连这小丫头也给得罪傡了。

      米晓卉很不高兴的౜回复,说自己挨了姐姐一通呲儿,以后再不敢吃宁轭卫民的雪糕了。

      合着压根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啊。

      谁说抬手不是打笑脸人啊?

      宁ﻕ卫民那颗滚烫滚烫的心,就被米晓冉的冷淡给撅得“쬯咔吧咔吧”的。

      鏇不用说,屡屡碰壁,让他是真发愁了。

      照兊这样下去,他想挪地ꑟ址的事儿恐怕还真有要黄的苗头。

      更关键是他没时间等,他也明白这种事儿需要时ꭹ间,最好᪯等米晓冉心情平复再说。

      可问题是杂志最多再有两天要去印刷了,他要不跟米晓冉真正说死喽,工作也没法展开啊,这期可又错过去了。

      还好,他最后又想出了儽一个辙来——打电话。

      ༫这年头人们是没有手机,可有座机啊。

      虽说整个京城的电话普及率并不高,只有百分之四而已。

      挤 可几乎每两三条胡同,就有一台公用电话。

      只要把电话打过来,人家管叫。

      不得不说,宁卫民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

      因为电话往往意味着公事、要事和大事儿,米晓冉不可能不上钩。

      而且这种方式也很Ꝍ隐秘。

      除了接电话的米晓冉,没人知道是他打的,那不好意思和让人误会的顾᭻虑,也就不存在了。

      㑦 更何况米晓冉即使不愿意给他面子譒,总得给七分钱电话费面子啊。

      这时候的电话还是双向收费的,跑次旡腿儿,还得额外收费三分钱呢。 ﳎ

      既然人都来了,钱就得交。

      不说两句就挂,这不是胡同里长大,勤俭깻持家的米晓冉干得出来的事儿。

      果不其然,宁卫民终于成功和米晓冉通上了话。

      “喂,您……是哪里……”

      电话中,米晓冉的声音很紧张,充롣满了游疑不定。

      可见这通电话是有威慑力的。

      ❷“是我呀,宁卫民……”

      “啊?怎龷么是你?”

      米晓冉一下叫了起来,被愚弄的感受让她十分火大。

      “好啊,你……你搞什么鬼呢봠?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你怎么就跟个特务似的……”

      “别别,你别鿓这么说我啊,我是人民,可不是敌人。”

      훻“哼,你是不是敌人,我说了꾛算。干嘛戏弄我?你这个大坏蛋!”

      米晓冉会生气,这原属于意料中的事情,宁空卫民也没指望人家能好声好气。

      不过他自认为自己的口才也算出众,只ቩ要米晓冉欗肯听他说,事情也쎟就有了转机。

      襫“哎呦,小姑奶奶,㡯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戏弄你,缎是想跟你道歉,我可什么方式都试过了,这也是最后一招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应该不是那么小气,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我吧?” 頠

      激将法奏效,米晓冉终于吐了活话儿。닢

      “㣢那好,有话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