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魔幻传奇>

      “神志绞杀!”库洛伊斯在经过一段冗长的魔碆法吟唱后,发出了自己身为高阶魔法师最强大的招式。

      至于那个原本还活蹦乱跳的“毛毛虫人”,此刻则好似一具痴傻的行尸走肉般,双眼呆滞,再无丝毫生物特征。

      “该死的东西,既然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那就去死吧。只可惜了我的一百枚金币,该死!该死!”库洛伊斯愤怒地踩踏着对方的身体,直到血肉模糊。

      这是结束首场演出后的第二个小时,库洛伊斯依旧穿着那件小丑装。但表情却显得十分狰狞,全无先前的滑稽与谄媚⺃。

      他顕是个疯子,或者说是个遗传了家藹族怪ℊ病的왞可怜人。其父在他幼年时产生幻觉,不慎跌落悬崖,其母强撑到他成人,可也抽搐死去。

      虽然库洛伊斯贵掙为高阶魔法师,甚至是罕见的神经系。可在他心中,却始终隐藏着一份暴虐,那是种压抑多俆年的扭曲。

      舱三十多年前,库洛伊斯接管了家族遗留下的天堂马戏团。也逐渐接触到了真正⛺的生意,灰色交易。

      那时➂他才真正知道,原来一直维系生活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惊ᭅ人的表演,而是一枚枚染满污血的金币。

      从巨龙的指甲,到精灵꛰的牙齿;从巨魔的秘药,到矮人的胡须;从地精的血液,到兽人的脚皮。

      紀但凡是稀奇古怪的东西,但凡是从正常渠道所得不到的西东。只要客户们提出需求,再支付一笔金币,天堂马戏团从未叫櫟人失望过。

      因此所谓的巡演,便仅仅是为了掩饰这些见不꼽得光的졏交易。而交易的地点,则大多是在“畸形馆”里。

      “老板,外面...外面有人找您㙈。”一名驯兽师盯着那些渗出帐篷的鲜血,噤若寒蝉地说道。

      “知道秹了,叫他进来쐷吧。”库洛伊䎁斯ꈅ的声音再次响起,脸上又挂起了笑容。

      几分钟后,一个芛全身隐藏在黑袍中的男子휫走了进来嗃。他对那㝲个死掉的倒霉蛋毫无兴趣,甚至看都没看一眼。ﳬ 틡

      库洛伊斯见此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将一个小瓶从储物袋内㰱取샂出。那橘红ී色的液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十分흗诡异。 髽

      男子依旧沉默不语,只见其缓缓将一个装有近百枚金币的钱Ⴝ袋抛给了对方,在确认东西没错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而库洛伊斯此刻则依旧保持着笑容,因为今晚还有两个客户等待着交易。至Ʝ于那瓶子里的东西,则是巨龙的尿液。

      禝传说这巨龙鲀的尿液虽돴然腥臊无比,可对于中阶以下的斗气使用者们来说,却是提升实力的最佳补剂。왹

      甚至在十几年前,某个公国中还传出了有人借樂此顺利进阶的小道消息。发展到后来,一些贵族便悄悄找上了门,希望也能买些试佛试。

      这种古怪的习俗就此延续到今天,甚至已然成为了一种习俗,或者说心理安慰。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就搭没人知道了。

      库洛伊斯将金币收进储物袋内,在駬准备好下一位顾客的货品后,才吩咐人将对方引进来。

      鄎 这是他ﮥ的习惯,更是窜交易中唯一的要求➷。无论是谁,只能被竪动絵等待通知,绝对不可私自走进这间“䌧畸形屋”。

      两个小时后,第二个顾客来临。这次是一位相貌平平的仆从,只见其掏䐰出了张纸条,随即将金币双手奉上。

      库洛伊斯还是笑着点了点头,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了对方。然后便目送对方离Ú去,身影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件货品是䔫一枚契约兽෶蛋,出产自帕瓦联邦的双巢城。去年为了能得到这个玩意,他整整与某个同䍎为高阶的魔法师战斗了两天两夜。 

      结果不难猜出,库洛伊斯斩杀了对方,但自己맆胸口处也룳留下了几啃条灼烧疤痕。若非依仗着神经系魔法的诡异,想必谁生谁死还犹未矯可知。

      “一枚火鸦囂的契约兽蛋,啧啧,还真是有些不舍得呢。”库洛伊斯喃喃自语,而正在其袖口内沉睡的小蛇,却挣开了眼睛。

      此刻,奥古城内的琈人们大都已进入了梦乡。天忔堂马숒戏团静悄悄的,那巨大的演出帐篷好似凶兽般狰狞。

      库洛伊斯依旧坐苫在“畸形屋”内,等待着最后䫶一笔交酧易的来临。而这次的货品趎却很小,小到好㩦似一粒米。

      呼啦!厚实的帐帘被人快듩速拉开,一道身影ﱝ如约而至。库洛伊斯见쥩到这人,难得站起身,态度极为恭敬地深施一礼。

      在库洛伊斯的交易理念中,无论是贫民펇,或者再大的贵族,皆要平等对待。既不ꉴ能轻视任菨何一个顾客,也没必要阿谀谄媚。

      롞 但王室与公国掌权者们ᗪ,却另当别论。因为这샅些势力足以抹杀天堂马戏团,哪怕自己逃到阴影之地。

      而眼前的壮汉,则正是王室成员的亲卫。他不知道其背后的真正主人,更不想知道。

      “大人,这是您要Ƹ的东西。”库洛伊斯将一个水晶盒递给了对方,里面装茥着的正是那粒米。

      “如果这东西是假的,那后果将会十分严重。还有,叫那条契约兽毒蛇安分一点,再敢盯着我操看,就死!”男子冰冷地注视꯽着库洛伊斯,大剑师的恐怖캂威压透体而出。

      “不敢,不敢,我还没活䠴够呢。请您放心,天堂马戏㞓团从不贩售假货。”库洛伊斯始终弯着的腰,再次低了几分。

      咣当!几枚晶币滚到了他的≜脚边,而等他缓缓抬起头쀜时,对方却早已消失不见。

      “畸形屋”既是天堂马戏团的交易场地,也是库洛伊斯的休息之所。躺在木板床上的他有些发愣,双眼直勾勾的,不知在坃想着什么。

      埌 那粒“米”是巨魔族的秘药,每年产量不足十颗。其作用只有一个,就是能令契约兽暂时掌握自爆的能꾞力。

      可随之附芼带的后果也极为严重,但凡服用这种秘药的契约兽,要么最后自爆而亡,要变成ͪ呆傻的普〜通野兽。

      ண王后伊莎贝拉此刻正站立阳台边,云雀鸟时而上下翻飞,时而驻足在她的肩头。一个身材ꛢ十藹分魁梧的壮汉微微躬身,将装着那粒“米”的水晶盒推给了她。

      “小姐,希望你们西塞公国能信守诺言,在下告辞了。”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去。

      “信守诺言么?西塞은公国从不欠人情债。”伊莎贝拉叹了口气,随即抚摸起自己的颚云雀契约兽。 뻱

      既然自己与暗精灵的事情已然败露,那就索性赌一把大的。要么在混乱中求得一席安身之地,要么就在混乱中쭸死去。

      她的嘴角再次微微扬起,一个阴毒的计划,正按部就班的孕育着。而其目光,却始终盯着某个方向,确切地说,是正盯着奥古城的黑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