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七

      天帝知道了无痕在战场上发生的事勃然大怒,他居⒮然爱上了敌人的女儿,甚至是在那种关头,殎居然关心起了敌方的人。还被打伤,怎能让天帝不震怒。

      㶳 榅 无痕自知理亏,࿒什么话都没有说廊,只是总盯着玉佩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赤焰火这件事,妖王⚄更是꽿生气。

      神界的人这样大摇大摆的进出妖界,并且在他的眼皮下伤害他的孩子,这简直就⃥是完全没有把他这个妖王放在眼里。

      然而对于这踗一切,无痕却是毫不知情的。

      这一次,无痕真的是替人背了一个大黑锅,夭夭对于他的误会也就此展开了。

      至于无痕的贴身玉佩为什么会不见䧳,这就要从三天前说起了。

      錆 쇕 自他知道了夭夭便是那只小狐㋊狸后,而짫且自己还把她重伤。无痕⽬心里就处于ꊼ崩溃的边缘,当时的她还不녜接受任何灵力,情况很是危险,现在情况如何,他即使很想知道,却也自知没那个资格ὕ。

      不知不儼觉便是哶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想起了往日的种种,她湖的一颦一笑,她的俏皮可爱,其实不光是她,他也一样没有变心,他ǜ一ﴹ开始还在担心,他害怕到时候面对那人只小狐狸,玉佩즲掉下来的瞬间,他的心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是兴奋,是激动,还是쏅自责?

      Ṿ 他一方面担心她,一方面肩却是无能为力,毕竟神妖殊途,即便她是神,可是因为自小在妖界长大,被贴上了妖的标签。

      他想见她,这种情绪一旦滋生,压都压不下去,他似乎是中了她的毒一般,吞噬着他的整个内心,让他喘不过气来。于쁖是,就连贴身玉佩丢在了行宫里都是毫无䝰知觉。

      趁着无痕出去的空档,一白衣男子潜进了逸华宫,拿走了他ৣ的玉佩。那男子带着半边银色面具面㘶具,笑的邪魅。

      夭夭涅槃重生的消息,无痕自然也是知䳁道了。赤焰火是神界的标记,怎쩊么会在妖界燃了起来,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玉佩也落在了妖界。

      无痕眉头紧皱,看来神界需要整治一下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腰上挂着的玉佩,可是饬什么都没有摸到。

      无痕蹙眉,大手一挥,玉佩便鏞是回到了手上。蹙劎起的眉头这才开始舒展起来。嘴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妖界

      看到手啨上的纞玉佩突然消失,妖王的心里不知道在想룧什么。

      ꩺ“爹爹,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夜慕辰突然推门进来。

      “怎么了?”妖王疑惑的问到。

      ⸁ 尴 “小妹在涅槃重生之时。我看到她身上有一股很强的灵力被压制住了。䳘”夜慕辰说到。

      闻言,㹒妖王皱了皱眉,说到“我早就想过她会是凰神,但是她身上确实是找不到任何凰神的迹象,而且没有任ᒂ何封印的迹象,这次看来,夭夭是凰神也是事实了。”

      “这样,这件事你頨先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娘亲也不要说,凰神一出,必然有人想要除掉她,暂时先压制一下她体内涌动着的灵䯌力吧。”妖王眉ᾴ头紧皱。夭夭是凰神的事还是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埽

      “是,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夜慕辰也是很沉重。

      因为吃了凰丹的缘故,夭夭的灵力大增。且̬体内的灵力有复苏뚑的迹象。

      “小妹!”人还没有进来,声音갺便先飘了进来鲠。

      “九哥!”夭夭笑吟吟的༳叫到。

      ཰“怎么,今天心情很好?”夜慕辰挑眉。

      “对啊对啊,九哥,쨢我发现自从我涅槃重生之后灵力大增,我感觉我现᧷在灵力充沛。”夭夭骄傲的炫耀着。

      夜慕辰却是皱了皱훣眉,他虽然知道夭夭的身份迟早会公开,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便是匆匆离去퐾了,他需ᣃ要和爹爹商量一下怎괯么压制她的灵力。

      这个时候,琉璃却是回来了。前段时间琉璃出门了,不仅错过了神妖大战,更是错过了夭夭涅槃重生。

      夭夭涅槃重那天,凡间天色大变,琉璃便是쬨立刻赶了回来。

      看到夭夭周身浓郁的凰神气息,琉璃皱了皱眉,重新加固了一下凝血丹的功效,许久䗞,夭夭周身浓郁的气息这才消失了。琉璃方才放松了下来,但也是虚弱到了极致。

      然而,当事人夭夭却是睡的满脸安然,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琉璃摇摇怞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宠溺的笑容,妖王真的是把她保护的太好了,让她连一点危机意旦识都没有,她现在过的这样好,主子也一定很欣慰吧。

      再次看到夭夭的夜慕辰没有感受到她身上充䳡沛的灵力感到一丝不安。

      “夭夭,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夜慕辰问。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怎么啦,九哥,发生什么了吗?”夭夭儙很是疑惑,九哥为什么要这么问他。

      “没難事瑐,九誑哥这不是比较担心你嘛ᜲ?”夜慕辰摸竁了ꉾ摸她的头,笑到。

      姢 离开了,他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妖王。

      夭夭周身灵力消失,妖王和夜慕辰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是越发深沉了。

      弄  “难道是有人知道了夭夭的身世吗?”夜慕辰皱眉。

      몮“如果真的有人知道了夭夭的身世,夭夭怕是不安全了。”妖王叹了一口气,“你多找些人保护侣她,她的身份一旦揭晓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总之能守一天是一天吧。”

      “嗯,小妹不会有事的,爹爹放心吧。”夜慕辰不知道묨是在安慰妖王还是在安慰自己。

      ꮡ “另外,这ឺ件事先不要告诉ﯟ夭夭。”妖王嘱咐到。 멻

      䙩 “嗯,我知道了。”不得不说,他们是父子᝶,夜慕辰也想到了这硱个问题。这些事,他们解决就好了,夭夭只要每天都能开心就好,她不需要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

      뭔 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他们对于夭夭的感情真的是融入骨血里的。

      躺在床上的夭夭離想起了往日的种种,想起她第一次遇到无痕的时候,想盁到幻灵谷他冷봤言冷럃语的时候,想到了水晶球溮里的那个女人,最后想到了他吻她的那个瞬间。

      ໐画面一转,到了那场战争,他的赤霄剑刺入了她的胸膛,她不是没有看到他脸上的震惊。

      可是,当她看到大火ᗌ中的玉佩鴳时,她心里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六神无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