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进来啊好深护士

      坦尔村的入口在东南方向,因为山魔的缘故,早在五年前开始,入口处设置有Ʞ守卫,轮班巡察。

      但即便如此온,山魔进出坦尔村畅通无阻,势如破竹,村口的守ㇴ卫形同虚设。或许是为了能够求个心安,或许是为了能够争取多一点点时间샴让更多的村妇把家里的小孩藏起来,守卫最终还是保留了下来。

      㵮 伊芙琳敛声息语地从一棵【星叶树】后探出头来,远远望了一眼坦尔村的入口,因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安排的青壮守卫竟岶比平骉时多了两倍。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伊芙琳从来没有想过要从坦尔村的入口进去,回到自己的家。

      汉森是伊芙琳的哥哥,打小汉森就一直呵护ꬨ着伊芙琳成长,从汉森口中,Ꜽ伊芙琳知道了一个秘卻密,那就是在坦尔村的西北方的角落,有一条很隐걠秘꒗的小道,可以偷偷摸进村庄里面而不惊醒村里的所有人。

      当汉森在西北方那一片区凚域打猎的时候,他都会比平时延迟一段时间才收拾东西回家,因为他不必绕半个村子从守卫处进去,只需走上那条杂草丛生的小道,直接回家。

      伊芙琳打算利用那条小道在不引起所有人注意的情况下回뽥家。

      这时,伊芙琳远远看见一位佝偻白袍老人ᤸ领着一班精壮的男人,出现在村庄的村道上。白袍老人正是坦尔村的村长,只见扚男兒人们三三两两抬着各式各样的贡品,然而每个人都愁眉苦釧脸,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皆因他们룳手上的贡品,都是他们血汗结晶,如今却要全送出去。

      一行人默不作声如同行尸走肉般前行,一股悲壮而迷惘的气息笼罩着所有人,而他们前进的方向,分明就是伊芙琳家的农舍!

      伊芙琳很清楚,村长带着送贡品的队伍,去她家迎接ᝍ她了,将她接上后,队伍就会马上出发,前往山魔和它的部众们栖身的巢穴,队伍嚵放下她和那些贡品后,就会离开。

      她会₱作为山魔一年一度的新娘,永远留在山魔的巢穴里面。

      伊芙琳眉头紧蹙,她心里清楚,时间不多了,她必须马上回到家里,不然疼爱她的哥哥和母亲就要因为䖵保护她而丧命。

      正当伊芙琳刚要向前踏出第一步之际,身后一股恶风突然袭来,她的肩膀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宔力。

      【莫非我已经被村里的人发现了?那岂不是连哥哥和母亲也难逃其责!】

      폠伊芙琳顿时惊慌失措,惊呆的身子甚至不敢动弹半分。

      她这种私自逃离村庄的行为,在其他人看来,肯定是一种严重的叛变,自私的同时也흀会把整个坦尔村推到水深火热之中。

      被抓住的后䴸果可想而知,她不仅依旧逃脱不了做山⃹魔䕊新娘的悲催命运,她的哥哥和母亲也要受到村里的严惩。

      “嘿,傻站着干嘛?没看到➦那些人就要去到你家了吗!再不快点,你逃走的事情就要暴露了!”

      “是你们聎!”伊芙琳回头一看,竟是王尔德和道格拉斯两主仆,“你们怎会在这里?”

      “ݘ对,正是殿下和老仆。伊芙琳小姐,是不是做正事要紧,你钔要知道,时间是不会等人。”道格拉斯说话的语气很冷淡。

      伊芙琳还想问这▲两主仆为什么跟在她后面,她莫然发现王尔德嘴角的微笑弥漫着奸诈的味道,他分明在无声告诉她,想要让她的哥哥和母亲免遭不幸,她就得赶紧动身。

      伊芙琳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십法遏制的怒火,好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她没폄想到,堂堂帝国的皇子,竟会是无赖的人,难道他不怕这样有失身份吗。

      拽㬉紧的拳头突然松开,伊芙琳深深吸⟈了一口气,起伏的情绪쁁平复一大半,最终ᒲ她还是败给了王尔德的无声攻势。她耗不起时间。

      她明净的眸子装模做样地瞪了王尔德一眼,口中同时恶狠狠甩出一句:“快点跟上。”后,伊芙琳转身率先钻进密不透风的灌木丛。

      茂密的灌木丛像是布丁一样逐渐魍将伊柭芙琳整个身体吞纳其中,眨眼间又恢复原状,只不过地上洒落了一大片的细叶。

      王尔德嘴角上勾起微笑,清澈的眼围睛似乎也在微笑着,他朝道格拉斯道:“我们也跟上吧。”

      说罢,王尔德一头冲进比他还高的灌木丛,灌木丛向两㝊侧摇晃了几下后㊷,王尔德的身影也跟着消失不见,动作自然而潇洒。

      道格拉斯先是摇了摇头,他的职责是保护他的斵主人,王尔德已经跟着伊芙琳穿越灌௔木丛,他也ꃎ只能同样跟了上去,一头扎ꑦ进里面。 ȿ

      一大片的灌木丛里,有三个不大不小的黑点在慢慢移动,直穿对面。很快,三个黑点依次ﮆ到了灌木丛的边骛缘,随着一连串的“沙沙——沙沙——”的微弱声响,三道人影逐一在灌木丛外现身。

      回首身后一望无际的绿色,王尔德心里不由感叹,这条捷径真隐蔽,没有伊芙琳带着的话,他和道格拉斯两人一定会在里面迷路,走不走得出来也是一个问题。

      “殿下,前面鬁就是汉森的农舍!”

      뉕 王尔德顺着道格拉斯的手指望去,惊讶发现他们站着的地方竟然离汉森的农舍不到一百米。

      原来灌木丛就在汉森他家农㍢舍的背后,此䀧刻,他们三人啇只要翻过围栏,就能从农舍后院进入里面。

      在灌木丛里面穿插,并不쀢是一件舒服的体送验,林丛里面的横叉斜枝几乎没有间断地扫过全퐞身每一处地方,此刻伊芙捨琳身上的布料被划破了不전少口中,还沾上了几片、几片的碎叶,靠近前额的地方垂下了几根凌乱的云鬓。

      伊芙琳瞥了一眼身上的落叶,很快移开视线,她并不在意此刻的脏乱,她在意的是,她已经听到村长那一群人的脚步声,就要到她家门前了。

      “嗖!”

      伊芙琳那鬼魅一般的身体化作一团虚影,轻松跨过栏杆,站在墙角下,她弯身ˎ扎了一下裙角,然后娴熟无比地在成犄角的墙面上攀爬,眨眼间跳进了二楼的一座窗户。

      王尔德和道格拉斯两人眼睁睁看着伊芙琳离他们而去。

      “殿下,我的身子骨可是脆Ꞥ的很,爬墙可不是我䗑的强项啊!不如…쓽…我们还是离开吧。”道格拉斯瞪着眼睛颤巍巍地说道。

      望了틒一眼伊芙琳刚才攀爬过的墙体,王尔德双眼中的钦佩忽闪而逝,他转身拍了拍道格拉斯的肩膀,道:“你就不用爬上去了,就在下面呆着,我一个人上去。”

      王尔德说罢就要行动。

      “殿下,慢着!”

      “还有Ⴈ事?”王尔德켵困惑问道。

      道格拉斯从腰间解下一个绣着金纹印花的小布囊,递到王尔德手心上,郑重道:“里面有三块火系【符文晶体】,两块冰系【符文晶体】和一块风系【符文晶体】䷩,老身不荍在殿下身边,殿下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圣弗恩大陆上武者多如牛毛ﮄ,但也有一部分人没有得到神的祝福,只能成为平平凡凡的普通人,这些人面对强大的武者或者魔法师,往往输得一败涂地,【符文晶体】就是给普通人用来防身的。

      符文师在一种叫【云母晶】的矿晶上쩊镌刻ꬌ符文,魔法师在晶体上灌注魔力,两者协力合作,一块符文晶体就完成了。

      说是简单,实际上操作时却困难重重,成品率还不到一半,云母晶本身价值不菲,펎所以每一块符文晶体的出售价格都非常昂贵,但却从来不缺市场,总有人花得⯚起高价格,用以保障自己的生命。

      王尔德从没听说过家里会有符文晶体,想必是道格拉斯平时省吃俭用偷偷买回来的,王尔德心中不禁一热,道格拉斯为了他,真的付出了很多。

      “谢了,道格拉斯。”王尔德现셤在什么都没有,无以为报,千言万语也只能浓缩成简单一句道谢。

      ⤪收起金纹小布囊,王尔德矫健的身姿越过栏杆,跑到墙角下,不费吹灰之力,几下攀爬,就跳进二楼的窗户里面。

      王尔德虽然修炼不了功法,窮成为不了一名武者,但是他几乎每天都会锤炼身体,时刻准备着有朝一日会打破枷锁。

      攀爬墙壁,对他来说ꛃ,不成问题。

      王尔德双手用力在窗台边沿一撑,猫᳙着双脚落在地板上,竟没有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

      ˺他发现伊ᒥ芙琳正在翻箱ꤜ倒柜,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他站起来不由好奇地问:“你在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伊芙琳蓦然回首,望着王尔德的眼神布满惊讶,道:“你……你竟然爬上来了헠?”

      王尔德还没有来得及回ꓪ答,挽楼下传来一阵吵杂的纷乱声Ɔ,看样子,村长已经到了,还可能和汉森吵起来了。

      伊芙琳眸ᡲ子一颤,更为心急,她继续刚才的翻箱倒柜,只是速度比刚才快ꫜ多了,很快,她突然停下手,手上拿起一件华美的纱裙,惊喜道:Ɦ“找到了!”

      背对着王尔德,伊芙琳퓸脸上突然出现纠结的神色,脾眼似水杏,轻咬薄唇,似乎在踌躇着什么。

      迟疑一闪即逝,伊芙琳闭上双眼,轻咬银齿,伸手到后背战,拉下了身上裙子的结绳。

      结绳一松䳘,伊芙琳香肩轻轻一颤,罗衫披泻,只剩两小片裹衣遮体,修长玉颈下一片쾛凝脂白玉,弱骨丰肌,柔滑ꨱ如脂,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曼妙的秀腿在空气裸露,⽸就连一对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