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免费收看下载

      黄明走进屋内,里面只有简朴的几件家具,他正了正衣冠,几步跨出就来到了厅堂里的神位前,上面摆放着一块杉木的牌位。

      爱妻萧清瑶之灵位。

      叹了口气,黄明从旁拿了几根香,点着后对着牌位恭敬地拜了拜,然后插进了牌位前的香炉里。

      “娘,孩儿已经七段了,成年前肯定可以成为斗者,希望你泉下有知,也可以为孩儿感到高兴。”

      别怪黄明说话冷淡,他穿越前父母健在,穿越后这一世生母又是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根本就没见过,死了娘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他属实不知道。

      对于眼前的牌位,黄明心中更多的是愧疚,毕竟这是因为他而丢了性命,不光是对现在的娘,对爹也是一样的。

      丧妻之痛,谁敢言轻?

      叫他一声老爹,也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补偿。

      更不用说,当初要不是萧坦的那一顿父爱如山的人格修正,黄明也不会幡然醒悟,努力修炼,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浑身颤抖…

      这份父爱实在是太沉重了!那可是沙包大的父爱,锤在身上那可真是座座大山!迫真父爱如山。

      拜完娘亲后,黄明揉了揉肩膀,就回屋继续修炼了,时间紧迫,他已经慢了一个版本了,要是再不加把劲,魂殿来袭的时候,就只能等死了。

      以他现在的资质,黄明估摸着这斗破完结了,顶天也就斗宗。斗破后期那可是斗圣满天飞,斗尊不如狗,斗宗那就是炮灰,一把一把的死。

      前途无亮,前途无亮啊。

      其实如果他不是萧家人,那当个斗宗也能勉强自保,但是谁让萧家是远古八族之一,还是魂殿幕后主人,同为远古八族的魂族的死对头。到了后期,像他这种萧家斗宗那不是妥妥地在魂殿的必杀名单上。

      这还修个屁啊!

      虽说也不是不可以靠着先知先觉抢一下萧炎的机缘,到时候说不定能拼一拼斗尊,但是这么干了,黄明就怕到时候因为少了这么点助力导致萧炎干不过魂天帝,要知道萧炎也是舍弃了肉身才勉强封印魂天帝。

      假如因为少了这么一两点机缘,萧炎被魂天帝给反艹了,那么他这个萧家人还有好日子过吗?

      说来说去,还是修行无用,要想活出精彩,没有外挂怎么行!

      “……”

      垃圾系统!毁我青春!

      黄明盘腿坐在床上,气愤地瞪了一眼遮住半边视野的绿屏,然后继续闭上眼睛,吞吐斗之气…

      突然,床铺下方传来一阵异动。

      黄明眉头一皱,睁开眼睛无言地低头看向身下。

      不会吧?又来?

      跳下床去,皱着眉头的少年拉起床铺往上一掀,只见那檀木的床板之上,居然长出了一张大嘴!

      利齿尖牙,血红的长舌之上布满了道道伤痕,随意一瞥,才发现那哪里是伤痕分明是一只只没有睁开的眼睛。

      面对着诡异的一幕,黄明却脸色如常,弯腰拿过床板上的几张缠绕着黑气的卡片,退后半步,一掌将床板连同长舌大嘴劈成了两半!

      鲜血四溅,木屑飞扬。

      黄明接着又连劈了好几掌,将床板劈成碎块,才停下了动作。

      “呼…”长出了一口气,转身拿出房间角落里的扫把和布袋,将碎块都装了进去,然后背着布袋,拿着铁锹,出了后门,就赶往了家族的后山。

      自从被父爱(物理)教育醒悟后,黄明在开始努力修炼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一直没有反应的系统。

      既然系统不想自己动,那就他来动。结果经过一番折腾之后,还真让黄明找到了些许漏洞。

      那就是一天足足三次的转盘抽奖!

      一开始发现这个功能的时候,黄明那叫一个欣喜若狂,虽说这转盘简陋的只剩下像素了,但这可是白嫖啊!

      不管抽到什么,都是赚的。白嫖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结果嘛…

      反正他就不该相信这破系统有用!

      三年!三年啊!一天三次,三千多次就抽出来一件东西!这【粗口】什么概率?手游都好歹至少能抽出来东西,这【粗口】直接就是什么都抽不出!

      艹!

      而三千多次抽取,唯一抽出来的东西则是一张卡片,一张对黄明来说非常眼熟的卡片。准确来说是上面的图案非常眼熟。

      那是密教模拟器里象征着入梦的图标…

      而黄明之所以会这么眼熟,也是因为他以前玩这个游戏。不过在不看攻略的情况下,这游戏实在是太难玩了,直到穿越为止,他也就打出过了两种结局,还都是失败结局。

      作为游戏前期必备的行动,入梦的标志黄明可太熟了。

      所以在拿到卡片的当天,他就攥着这张卡直接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不出所料发现自己手里的卡片多了一张,也就是【恐惧】…

      这张牌黄明也非常眼熟,因为他打出的两种结局里,有一种就是因为恐惧堆得太多,触发了绝望,情急之下又找不到可以抵消【恐惧】的【安逸】,直接gameover。

      这种情况下,获到这张牌的时候,黄明其实慌得一批。险些想挖个坑把【入梦】给埋了,不过之后他发现【恐惧】其实对他无效,完全没有影响。但奇怪的是对其他生物又能产生作用。

      这一点族里的那只老黄狗可以证明。

      如果它能从土里爬出来的话…

      既然对自己无害,那黄明自然就把这张卡留了下来。

      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有一年了,【入梦】能产生什么卡片,也差不多搞清楚出了,大致上有五种,按照获得的次数摆列的话,分别是【恐惧】、【入迷】、【安逸】、以及极少数的【一瞬追忆】和【活力】。

      除了恐惧是对自身无效的,其余四种都能对黄明产生效果。【入迷】能让黄明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安逸】则可以让他放松心情、但是用多了可能会变成咸鱼化、【一瞬追忆】可以让他想起前世的种种,运气好还能看看前世的小说、电视剧和电影、【活力】则能让斗技练习得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黄明能三年七段,除了自身条件优越以外,【入迷】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不过这些卡片有用是有用,但都是时限的,除了【恐惧】能维持三天、【一瞬回忆】维持半天以外,其他的卡片都只能维持一天的效果。

      而【恐惧】本身就是获得概率最高的卡片,入梦一回有时候还不止能获得一张,维持的时间又长,一来二去,黄明手上就堆积了不少【恐惧】…

      也就是这时候,异变发生了,堆放着卡片的床铺长出了血红的眼睛…

      第一次遇上这种事的时候,他真的被吓到了。虽然勉强处理掉了异变的床单,可还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黄明都不敢上床睡觉。

      之后又遇上了几次家具的异变,独自处理了几次后,对于这些东西,黄明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嘿咻!”铲下最后一铲泥土后,床板的碎尸终于被掩埋了起来,抬手擦了擦额头,黄明拄着铲子望去。眼前是一片昏暗的树林,所有的树木都狰狞地扭曲着,畸形,又可怖。

      “……”

      看来这不能再往这里埋了,再埋几个,这些树都得变异,到时候蹦出几个树人,那可就不得了了!

      黄明眼角微抽,摇了摇头,然后举起铲子对着土堆用力拍了几下,转身准备离开这片树林…

      就在这时,一张卡片忽然就掉落在了他的眼前。

      “嗯?”有些疑惑的弯腰捡起,发现居然是一张之前没出现过的新卡,而刚巧的是这张卡他也认识。

      【秘氛】

      在游戏里基本上只要进行画画这项作业就会获得,相当容易获得,甚至于只要画得够勤,你能在屏幕上铺满【秘氛】。也正因如此,这张卡在游戏里除了会吸引警察的注意以外,基本上毫无作用。

      黄明耸了耸肩,翻看几下手里的卡牌,随手把它揣进衣兜里,继续往前走去。

      穿过一段正常的树林后,扛着铁铲的少年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一段小路上,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才发现太阳都下山了,连忙转身准备跑回家。

      可他刚转过头,整个人就僵住了。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