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怎么改密码

      那个有着一头显眼粉毛的男孩纳哈修෡,是一名来自帝国北疆的流浪儿,他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与凌泽是有些相似的。

      两个ǿ人都是靠着一些特殊的超凡能力,在帝国大城市的贫民窟中站住了脚跟。

      相比之下,纳哈修딕因为自己的超凡能力更侧重于对身体的加强,所以他还要比凌泽站的更稳一点。

      两个人有所不同的是,凌泽的特殊䷥超凡能力,是来自于系统、外挂这种未知的外力,而纳哈修的特殊超Т凡能力,却是人家与生俱来的天赋。

      在这个庞大的帝国之中,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比较特殊,他们콆生来就拥有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来源不是什么基因突变,也不是什么异能觉醒,这些人之所以会有超凡力量,完全是因鰖为他嫆们的父母,是因为基因遗㵿传。

      在这个世界之中,存在着真正的超凡生物,人类将之称为⩷危险种,那些危险种的能力各异,从弱小的到强大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有些甚至和人类没有生殖隔离。

      而像纳哈修这样的,天生拥有超⸷凡力量的人类,一般都是危险种与人ᩪ类的混血儿。

      正常的人类暜家庭,是不会生下身怀超凡力量的婴儿的,当然,天赋异禀者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并不会有那么的变旐态而已。

      而身怀超凡能力也就意味着,纳哈修的爸爸,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几率ኹ并不是人类。

      这句话不包含任何的侮辱性质,单纯的只是陈述了一个客观事实而已。

      借助自己训练出来的优秀听力,凌泽从拥挤、吵闹的孩子群之中挤过,慢慢的靠近了不远处的纳哈修,他终于还是向着锁定好的大腿迈出了脚步。

      Μ而在凌泽慢悠悠的靠近到了纳哈修身边的时候,那个脸色平静的粉毛似乎有所察觉,他转过头看向了靠近过来的凌泽。

      两个人再一次的目光相对,只是距离相比于上一次,要拉近了太多太多。

      此时纳哈修的心中已经可以确定骋,刚才他并不是因为紧张而产生了什么错觉聯。

      这个银发红眸的盲眼者,之前뇖就是在注视着他,不然现在这个人,也不会突然的来到他身边。

      ꢍ“你好,认识一下,交个朋友,我叫凌泽。”

      迎着纳哈修略显戒备的眼神,凌泽主动的伸出了手,他首先是满含쾽善意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而纳哈修则是有些诧异汳,他显然对絬现在霗的情况感到有些许茫然,他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盲眼者,为什么会注意到他,又为什么会主动的靠近过来与他打招呼。

      而且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危险的地方,真的适合交朋友吗?

      最最最令纳哈修在意的是,这个盲眼者,好像并不是真的不能视物?

      当然,纳哈修并不能确定这一点,如果眼前之人是真的双目失明的话,那事情反而更加的离奇,但他却并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他自己也异于常人。

      “纳哈修。”

      虽然内心之中很是疑惑和戒备,但纳哈修还是对凌泽的善意给予了回应。

      只不过他并没有握住凌泽伸过去的手뒧,整个人显得有蔘些冷冰冰的,充满了对陌生人的戒备。

      凌泽收回了自己的手,音他已然是看到了纳哈修的心中所想,知道嵁这孩子对他心怀戒备和怀疑。

      不过⚖他并没有对此感到有什轚么不满和愤怒。

      因为凌泽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王ㄭ霸之ꐎ气”,能够随便的打个招呼,就让别人对他纳头便拜。

      在这种环境之下,被“奇怪的人”主动的搭讪,如果느换成是他自己的话,凌泽觉得他的戒备和怀疑,不见得就会比纳哈修要少多少。

      于是,两个人在互通了姓틐名之后,气氛就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并渐渐的开始向着尴尬转ц变了起来。

      纳哈修没有主动的询问凌泽过来有什么事情,他表现的好像对此漠不关心一样,虽然对凌泽的那些举动的疑惑,一直在他的心头萦绕着。

      但这孩子打定主意绝不先开口,他并不想被这个㞒突然靠近过来的家伙牵着鼻子走。ᥘ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主动的过来找你,又为什么会在那么远的地方注视着你?”

      人这种生物,心里有点AC数是非常的腖重要的。

      既然是自己主动的过来抱大腿,熸那凌泽当嵑然不会让气氛直接的僵在那里,并且一直的向尴尬的境地滑落。

      所以凌縔泽很贴心的继续뷄挑起了话题,试图和纳哈修进行更为深入的交流。

       这对于拥有读心能力的凌泽来说,简直不要太容易,纳哈修心中的疑惑,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

      在凌泽的问题问出去之后,纳哈修没有立刻的回答,他反而是斟酌了一下,才做出了回应。

      “确实好奇,只不过我最为好奇的,是你的眼睛,你到喱底是不是一个盲眼者?”

      纳掕哈修盯着凌泽那如同蒙着一层灰雾的酒红色双眸,回答的十鱇分的直白。

      他高度的集中着注意力,似乎是想要捕捉凌泽眼中的细微变化,想要确定凌泽是否是个盲眼之人。

      纳哈修显得对这个问题,有些过于在意,而对于他纠结这个问题的原因,凌泽大概的能够理解一些。

      一开始纳哈修对凌泽做出的判断,是“这个家伙是个双目失明的人”。

      但是后来凌泽的种种表现,又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ӄ生了怀疑。

      凌泽的表现,将他的好奇心与胜负欲激了起来,所以现在他想要重新的确认这一点。

      ཏ  “显而易见⬻,不是吗?”欳

      凌뉓泽没有觉转移目光,他仍然和纳哈修对视着,因为他有那个自信,不论他让纳哈修观察多少次,这个家伙都会得到同样的答案,那就是“凌泽的确是뼫个盲人”。

      理由非常갻的简单,因为凌泽根本不是在用眼睛在看东西,就算他开启了帝具【五ϙ视万能·观察者】,他⌟的眼봟睛也依然是并不灵动的,也仍然会是如同一片死寂一般。

      睁着眼睛、眨眼睛,都只是因为凌泽自身的习惯而已,他챟就算是像恶魔猎手那样在眼前围上一条黑丝带,也丝毫的不会阻碍他使用帝具观察这个世界。

      “......”

      “我有什么地方吸引了你的注意吗?既然你럂看不到꿈东西,那ᱨ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 纳哈修最终还是相信了自己的判断,而因为他本身篆就足够的特殊,所以在面对凌泽这种超出寻常的能力的时候,他仍然保持着十分理智的态度。

      “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但我的心,却可以为我指引方向,我内心的莅直觉告诉我,你是这里最强的那一个。”

      凌泽知道,对付这种自身拥胖有神秘的人,你一定要用神秘来和他쟖对话,这和老爹的“要用魔法打败魔法”有异堪曲同工之妙。

      那种“只有我们两个才能理解”的感觉,会让对方放松下来对你的戒备之心。

      “除了你之外,还有另外的四个人引起፠了我的注邚意,但她们都是女孩,并且都不如你给我的感觉强烈,所以我跟随着心灵的指引⑗,来到了你的身边。”

      这一番神神叨叨的话说닾出来,凌泽自己都差点起鸡皮疙瘩,果然他已经过了说什么都不会羞耻的中二年龄。

      凌泽觉得ꯀ自己那么多的游戏,是蚦真的没有白玩翾,那么多的小说、动旱漫,也都没有白看,这段话一看就是中二病晚期才能够堂ㅘ而皇之说出来的。

      然而就是这么一段看着很不靠谱的话,纳哈修竟然还真的就直接相信了!

      因为纳哈修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凌泽的意思,虽然他没有凌泽的那种能力,而是有着别的超乎常人的力量,但是他认为凌泽应该与他是同一类人。

      “老爹说的果然没错。”

      閒 凌泽在看到纳哈修的心里变化之后,忍不住是在心中感慨。

      现在凌泽觉得,他已经掌握了和纳哈修说话的方式,那就是怎么玄乎怎么来,怎么中二繺怎么来。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吗?你知道我们接下来会有些什么遭遇吗?我的能力告诉我,在这仓库的外围,髯有不下于数十人的守卫在看守着,他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绝非是等闲之辈。”

      ࠙看到自己彴已经初步的得到了纳哈修的认同,凌泽立刻开始旁敲侧击的套纳哈修的话。

      ᢇ虽然凌泽自己是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的,但是他并륕不知道纳哈修对此了不了解。

      在凌泽看来,纳哈修ό这个家伙,有些冷静的过头,他就算쮇对事情不是很了解,也一定知道些什么。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纳哈修,也就才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而已,就算因为身怀异能而中二了点,但心智也不굽会成熟到哪鲣里去。

      面对这种环境ꅶ,如果一切都是未也知的话,他绝对不会表现的像现在这么冷静。

      妩 凌泽的这个问题,不论纳哈修回不回答,只要他在心中想到,凌泽都会得到答案。

      这就是对方不知道你会读踲心的优势,没有戒备ཚ、丝毫的不设防,简直是予取予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