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日逼免费软件

      篝火熊熊燃烧,已经不知道加了多少柴木,在夜色笼罩下的魔域里像独立的灯塔,驱散⺾着黑暗。

      围绕着篝겏火的人们鸦雀无声,没有人说㾲话,也没有人想说话,随随便便充饥的晚餐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见底了。提拉利古看着锅里的最后一点汤渣,飞过去提到了远处。

      阿里卡打了个饱嗝,坈余光瞥向方才被自己暴打的西索,他又恢复了邪魅的神情,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果然是个变态,被打一顿还不长记性,阿里卡挠挠头目光转向库洛洛。经过几天的观察,他认为这곰个叫库洛洛的清秀男人就是这群人的䰅老大,至于那个西索,只是抱着玩乐的心态和他们合作而已。

      “吃,饱,喝획,完了吧?”阿里卡一字一顿j地问道,手里的笔记本上写着这些天徭来自己拼凑的웶句子。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有点头之类的反应,甚至连眼睛都没向他这边。

      “很饱,多谢款待!”半晌过后还是库洛洛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好,介东西,你们在世界,吃不了的,很难得到的这碗汤。(这汤礋里的东西在你们世界是吃不到的。)”阿里卡艰难地说道。

      库᲋洛洛看着这个独臂男人一脸便秘的样子,再加上他那乱七八糟的语法和不标准的单词,勉勉强强能猜出他的意思来。他举着食指在阿里卡面前晃晃。

      “还是用这个交流吧!”

      “这个太麻烦了,而且不能和所有人说话。”阿里卡接入到库洛洛的精神上。

      戳 “你刚学世界通用语吗?”库洛洛指着阿里卡脚旁的书。

      “没错,不是太难,再过ᙃ一段时间我就能流利说话了。”

      “你是少数部落民族里来的人展吗?”

      阿里卡想了想,这边的人类世界没有卡利阿利人,那自己算是少数民族吧。

      “算是吧,我从很远的地方来,从没接触过人类社会。”

      “你的年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不像是一直闭门不出的人。”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阿里卡搞不清它们间的逻辑关联,不过他说的也算是实话,他真的没接触过过莫比乌斯巨大湖﮾的人类世界,只不过他省略了莫比乌斯巨大湖这几个关键字眼而已。

      “我今年25岁。”

      阿里卡回ﺱ了一个很无厘头的话,事实上关于㢳具体年龄他也记不清了,干脆把自己的年龄定在被流放那年算了。

      “嗯。”库ܴ洛洛也不阍知道怎么接这个回答,尴尬的聊ޜ天就此暂停。

      派克诺妲和玛琪那些人听不到看不到他们之间的交流,僑在他们的视角看来团长㏂和阿里卡只是在互相对视,阿里卡食指放在额头上搞什么鬼。这尴尬的气氛让窝金和信长不耐烦地想上去揍阿里卡一顿,但被飞坦阻止了。

      “说吧!你们是聎什么人?”阿里卡不再绕圈子,直截了当问道。

      “……”

      库洛洛面色暗了一下,随后又说道:“幻影旅团,在大部分国家的黑名单里我们是A级罪犯,全世界都在通缉我们。”

      库洛洛不怕身份的暴露导致被抓,即使面对阿里卡这个实力强大的人他也有信心和团员全身而退。 題

      “呵呵,A级罪犯,好像我的犯罪等级和危险程度也是A呢。”阿里卡自嘲几声。

      这个场面在其他六人的视角里就是团长和阿里卡在邂玩大眼瞪小眼游戏,然后突然有人哈哈大笑一样。

      “团长在干什么呢?”窝金戳着玛琪的手臂问道。

      “不知道,总感觉那个男人在用念能䗔力对团长干什么事!”玛琪心里有些不緵安。

      “团长不会有事吧?现在要动手吗?”窝金挥舞着自己壮硕的双臂。

      “别乱动!他的念兽在盯着!”飞䏛坦对窝金投了死亡眼神。

      窝金回了飞坦不满的眼神,随即又坐下来看库洛洛的騈位置。

      天空圮上,提拉利古正抱着铁锅,全神注意着窝金和飞坦两人,这也是阿里卡的安排,排除库洛洛外据他观察这伙人里实力比较强的有西索、戴着面罩的小矮子和爆炸头大块肌肉男(阿里卡不知道他们的薍名汿字),而他已经动手制服了西索,所以칹只要提拉利古牵制住那两人阿里卡就可以빻解决掉库뼗洛洛,这是如果发生冲突的处理情况。

      那两人是在嚄交流吗?真是稀奇的交流方式方式。西索早已看穿了一切,他坐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两人。那些人还真是不合格啊,这么简单的糴答案都想不到么。他舔了舔嘴唇,尼托洛米的味道仍在他嘴里没散发掉,在阿里卡那里碰壁之后他又把焦点放回到库洛洛身上。

      “那东西真是美味啊!等有实力杀掉他时再问是从哪里得到的好了。”他自言自语着。

      “你犯了什么咢重罪䯿?”库洛洛稍微显露出点兴趣。

      “一个你们永远也犯不了的罪。你们是他们的人吗?”阿里卡不想和他讨论这个话题,随即又抛出一句问话。

      鏀 “他们?他们是谁?”库ɼ洛洛疑惑地看着阿里枊卡,然后立马反应过来,“我们从不接受委托,也不甘愿接受束缚,我们是蜘嬨蛛,只为自己生存。”

      ꥥ他们背对着月光,影子洒在魔域的大地上,阿里卡看到一个蜘蛛的倒影浮现出来。

      蜘蛛吗?阿里卡心里想到,库洛洛的回答并不是让他很信服,而且这些跟踪者都会念能力,在莫比乌斯巨大湖中,会念的人类可谓是万里೐挑一,一次性冒出来八个追踪者怎么可蘄能只是个盗贼。

      “我好像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你没告诉过我,我们是秺通过你脸上的念一路跟着你的。붒”

      阿里卡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颊:“哦,我䔥叫阿里卡·帕里纳科塔。至于这个,这是个诅咒,我的右脸被人刺了字,然后施加了诅咒。”

      “那是你们族群的某种仪式吗?”库洛洛端详着阿里卡脸上的那串字符,这些天他查쒋了很多资料,没有蛋发现和这个字符有关的信息。

      “不,这只是串编码,我的囚号。”阿里卡心里将他们的嫌疑指数降低了很多,看库洛洛的反应不像是在装傻,当然也有可能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只是单纯受命来跟踪他。

      “你被抓过吗?”库洛洛的眼神里稍微有了那么认真的味道,他了解虜过那些犯罪等级很高的人ὴ被抓后的下场,如果自己被抓的话会不会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脸上刻着附带念能力的神秘文♫字。ꗇ

      “准确来说我现在鞱处于服刑期,我被流放了,然后流浪到了这里。”这些都是磼实话,阿里卡没有刻意隐瞒的念头,他也不在乎对方是怎么理解,这个世界里根本就查不出他的信趆息,对于情报而言,不存在的就是最秘密的。

      “你说的话漏洞百出,一会说自己是没㧸混过人类社会的少数民ⶻ族,一뤰会又说自己是被流放的A级罪犯。”不愧是聪明灵活的盗贼头子,很快就抓住了阿里卡话语里的瑕疵之处。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确实没进入过人类社会,我年少时就已经被他们抓了,然后流放到现在才进끑入人类社会。魓”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

      “你相不相信不重要,我只想问你和你的伙伴옶们一句,你们是不是他们的人?或者说是他傻们派来的人。”阿눅里卡的眉头渐渐皱起,身上的杀意也开始慢慢散发出来,幻影旅团的人见状也有所行动。

      “㻵动手吗?”提拉利古在精藛神空间里问道。

      “不用,你看着他们,他们一旦逃跑就拦住啤。”阿里卡下令。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受任何人的委托,也不是任何人的下属。”库洛洛的脸色仍旧和月光一样,静如白玉,只是他手里突然多了本书。

      䧞 “行欴吧!就这样了,我突然想睡觉了!你们走吧!”阿里卡打个大大哈欠,切断精神连接,站起身䋹往一닋个被弄成床模样的木头走去。

      “团长,你们刚才都说什么了?”派克诺ܖ妲看到阿里卡离开后,急忙上前问道。

      “你知道我们在说话?”

      “嗯,他是用念能力来和你交流吧,他不会说世界通用语。”派克诺妲点头。

      “走吧!他下了逐客令。”库洛洛起身⊽对着所有人说道。

      “就这样放我们走了吗?”窝金喊道。

      “感觉有点怪啊!让我们来吃顿饭就放我们走,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信长分析着。

      “走就是了,还猜什么!”飞坦经过信长身边时揶揄几句。

      “䙮等等糇!”躺在床上的阿里卡突然喊到,已经走了几步的幻影旅团顿时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吗?”库洛洛双手插在口袋,不冷不淡地回问,他知道阿里卡就不会轻松放他们离开。

      “一个人,留。饱”阿里卡㜈指着他们,用十分不熟练的通用语说道⌤。

      ⼣“喂!嵿你这家伙在说什么ғ啊!”窝金冲了出去。

      阿里卡冷冷地瞥他们一眼,然后飞出一根黑棒把窝金戳了回去。

      냧“一个人,留!”他的语气加重了。

      尽管气场和语气都达到了很重的程度,但那糟糕的语言让旅团所有人都摸不낒着头脑,他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阿里卡在说什么。

      ᠠ “他说你们要留一个人下来!”仍旧坐着的西索突然说道,“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了吗?”

      “喂!西索,你是站在哪边的?”信长拔出武士刀。

      픾“我只是帮他翻译下语言而已,万一因为语言产生了误会那就不好了。”他露出邪魅的笑쩝容,尾音拖带了几个“哼哼”的口癖。

      “为什么?”库洛洛站到莇最前面,旅团的重要性比他本人的重要性大,若是阿里卡想干掉他们他可以掩护派克诺妲他们逃走。

      诛“不相信,我,你们,所以,人质。”阿里卡指了指他们,又指了指桌펇子。

      “他到底想说什么?”飞坦拿着雨伞,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这ऻ口语真是烂到家了呢!”一直沉默的小滴也开口说道。

      “一个人,人质。”阿ꬨ里卡比着食指,他不想用精神交流法,这种留人质的要求必须要用嘴对所有人说才有压迫力。

      “我뤪明白了。”听着阿里卡重复几遍后库洛洛回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