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浦美出道第一部

      是你!”

      刀疤ꐬ脸眯着眼睛盯着苏晓宁,两位黑衣人围了过来。

      “放开她!是准男人的话,出去解决!”

      ᑕ 苏晓宁冷冷的扫了三人一眼,转身走出房门。

      刀疤脸战斗力是5,

      鍪两个黑衣人战斗力是3,

      这样的垃圾战力,放在以前根本不入三星修仙士法眼。

      可攚是ꇔ现在,苏晓宁也是……垃圾战力,那就以一对三焞练练䔢手吧ꀋ!

      刀疤脸一愣,与两个马仔对视一眼后,松开了陈小灵的手腕,也走出房门。

      “宁哥哥……”

      ꞌ陈小灵口中惊呼一声,呆了一下后,冲出房门。

       她知道这些黑衣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为了几个比特币杀人放火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出租屋外面的小区空Ƈ地显得“宽敞矌”,那是因为没有几个人买得起小轿车。

      倒是有几排铁架子,是居民们凉펞衣服被子用的。

      身穿女式粉色죗浴袍的苏晓宁站在铁架子前,背着双手战立如松,淡淡的看着呈半月形围住自己的三个黑衣人,显得有些滑稽。

      ௺ 但是居民们却笑不出来。

      假“又是这羳伙黑衣人在搞事情!”

      “快走!打架有什么好看的!“

      他们拖儿带女赶紧离开这是冱非之地,却躲在屋子里站在窗台边紧张的关注的事态蟋进展。

      ”那个陈小灵有麻烦了!”

      쵐”一个单身女人,还长得那么漂亮,迟早都会出事啊!”

      邻居们都为陈小樱灵担心,꒽大家知道她是一个孤儿。

      “这位打扮实在别致的帅哥呼是谁?”

      “难道是陈小灵的男朋友?以前都没有见过啊!”

      “他胆子真大!敢跟这伙黑衣人干上了!”

      衾 睧不过,

      大家对苏晓宁更加好奇与担心。

      總 万一这位年轻ꤽ的帅哥被黑衣人打残打死了,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城卫所的执法武士除了收税,不会管平民窟穷人的死活。

      加上这颟伙黑衣人有人撑腰,横行霸道好几年了,ᢎ恶事做尽却活得逍遥自在㳸。

      看到陈小灵冲出门口就要朝自己跑来,苏晓宁对她微笑着摇摇头。

      “这是男人的战场,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

      三星剑以及储物手镯已经被杨克夺走了,空无一身的苏晓宁只能在心里换了一句台词:

      “女人,只会影イ响我出拳的速度!”

      陈小灵明白苏晓宁的意思,不敢再踏出半步。

      諸她紧紧的靠在门上,唯有这样才让发软的两腿有个支撑。

      她心里为苏晓宁祈祷:

      “宁哥哥,你打不过他们的,快跑啊……”

      斗斗也不敢出声了,它䩳感受了ግ场面上的杀气。

      斶会死人的杀气!

      “你小뛪子是谁?”

      ☡刀疤脸摸出血亮的匕首熟练的玩了几个刀花,然后才冷冷的开口。

      凭着多年的江Ҕ湖经验,刀疤脸知道眼前这个点렙子有点扎手옑。

      换做是其他年轻人看到他们早就吓ᦴ得尿裤子,眼前这位来自垃圾堆里的小子却一脸的风淡ⷁ云轻,应该是练过的。

      “我是谁不重要,你们是谁我也懒得问。你们不是要抓我吗?

      我労就站在这里,来吧!”

      苏晓宁趿嘴角一扯,露出漽不屑的冷笑。

      “렾找死!”

      刀疤脸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出来,不㱺用他吩咐,两个黑衣金发马啐仔已经从腰间摸出半米长的砍刀,一步一步向苏晓宁逼近。

      即使是出来混的,黑衣人也不会轻易砍人。

      那毕竟要付出代价。

      能够“不战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的结果,黑烷衣人希望用锋利砍刀的威压,让这位年轻人屈服。

      一步,

      两步,

      第三步迈不出去了。

      䤻 双方相距不过半米远,刀尖离苏晓宁只差几厘米,刀身上映照着苏晓宁平静的쨥面容。

      苏晓宁还是背着双手,简直无视黑衣人的存在,好像他们手里抓着的是玩具刀一样。

      黑衣人面떵面相觑,各自退后一步。

      “嘘……”ꦟ

      楼上楼下的居ꢏ民松了一口气。 

      他们刚才紧张的握紧的拳ᥖ头已经出汗,生怕那个年轻帅哥被人砍倒在血泊中。

      “好胆啊!这位后生仔真不简单,换做是我,早就吓得跪下了!”

      “说不定他是被吓呆了呢?我就不ぢ相信他真的是高手!”

      “不管怎么样,赤手空拳양能够把黑衣人逼退一步就是厉害!”

      “嘘——别吵了……”

      “啊!”

      画风突变,吃瓜群众퇰又睁大了眼睛。

      他们看到两个黑衣人的砍刀在阳光下一闪,分别对年轻人的脑门、肩膀砍去!

      苏晓宁当然不会认为黑衣人就此罢手。

      녛 后退,是为了更好岻的进攻。

      半米距离,砍刀发挥峱不出威力。

      吃瓜群众只看见两道寒光飞舞,苏晓宁却ꯑ知道其中砍向自己脑门的一刀是虚招,半途会用刀背敲뇜击脑门。

      毕竟不是什ㄎ么死仇。

      部 毕竟杀人的代价惃有点大。 

      而砍向自己右肩膀的一刀用了九成内力,只✷要不死人,黑衣人不在乎这一刀会不会卸下自己的胳膊。

      “太慢!”

      ჌ 苏晓宁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在砍刀离自己差五厘米的距离出手。

      續 这个距离,刚好是对手ᄍ没有办法变招,露出破绽的时机。

      “双玻龙出海!”

      “砰!”

      玸拳头击中肉体的声音传出ᕕ来,让所有人的心脏都为之一颤!

      亂那声봐音有些沉闷,其实是两声拳头击中黑衣人腋窝的声音合为一声ሲ。

      퍅黑衣人举刀的胳膊就像死蛇一样垂了下去,絯但是紧接着他俩发出杀猪一样的惨䒊叫!

      吞“怎么回事!”

      “天啦!我看到了什么?”

      ⺿吃瓜群众连忙揉揉眼睛,这下他们看清楚了:

      两把雪亮的砍刀,今刀尖分别插在黑衣人右脚的皮靴上!

      刀尖有多锋利,落下来插得就有多深!

      两位黑衣人左脚跪在地上,疼得一脸煞白,头上脸上全┥身的汗珠就像下雨一样៖。

      “滋……”

      ឍ所새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唯有河苏晓宁还是背着双手,脸色平静的璴看着刀疤脸汉子。

      仿佛刚才䊃他根本没有出手,是黑衣人自己砍了自己一刀一样。

      “高手!真正的高手!”

      “怎么삺可能?!” 퓙

      ᅳ 刀疤脸脸上的肌肉不由自鼅主的抽搐,额头上出现豆大的汗珠。

      如訿此近的距离,他㲲居然也没有看清楚苏晓宁怎么出手的。

      ꩝ 他怎么也想不ધ明白,这位躺在垃圾堆里年轻人,居然是藏而不露的天级武师高手!

      只ᡶ有徐公馆里的天级武师才能做到杀人于无形吧?

      此刻,刀疤脸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手里拿着的匕首真是小孩子的玩具刀一样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