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生活录像

      “东王宫守擂成功,还有没有势力要打擂?”裁判大喝道。

      啩演武场周围陷咻入了短暂的沉默,东王宫的实力刚才已经显露了,同为九宗,其他几方也不会弱。ꏮ“想来应该没人了。”血歌尊者低声道。

      “无趣的战斗。”萧公子看着下面沉默ﷄ的场景,嘲讽道。

      血歌尊者讪笑一声,没有说话。

      “走了,还是你们血剑门的女修有意思。”萧公子目露淫邪之色,而后撕开虚空。

      “哼!”见萧公子离去,血歌尊者收起笑容,脸上浮现了阴翳之色䀃。

      要不是你身后站着木帝萧家,哼!“既然无人再战,那么,九宗会武第一轮结束,各位稍作休息,下午开始第二轮。”血歌尊者起身,高声道。

      “第一轮就这么简单的结奱束了?”萧北问道。

      “第一轮不过是给小势力一个机æ会,自九⁈宗会武产生粭以来,除了东王宫曾经成功取代了连岳宗촘,还没有哪个势力成功了。”陌清尊者解释道。꾻

      “对了,第二轮九歌楼准备挑战哪一家?”萧北好奇问道。

      “我썼们已经和红袖酑坊商量好了,她们这一届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天骄,第一场我们섉和红袖坊对战,她们会直接钤认输的。”陌清尊漆者道。

      “就这么简单?”萧北惊了。

      “ꥦ自然不ሙ是,主要是,我已经跟霓裳尊者说了,我们九歌楼有七星境巅峰参战!”陌清尊者语气傲然,同时眼神里也透露着欣慰。

      血剑门所在的位置,一道目光如同暗处的毒蛇,盯上了萧北。赫然就是上次被刀玉龙打跑的血袍尊者!

      虤 “什么?你说那少年身上有大机缘?”血袍尊者满怀恨意地添油加醋,向着血歌尊者传音㸮道。

      血歌尊者显然也起了贪念,有点意动。

      “可这少年是九歌楼之人,倒是有点不好下手。”血歌尊者沉吟道。

      뷁 ۖ “不是九歌楼的人,就是东荒的一个没有背景的少年。”血袍尊者蛊惑道。

      即使不是九歌楼的人,与九歌楼的关系也不浅,不然如何能坐在陌清尊者身边?

      ⥔ 血歌尊者瞥了血袍尊者一眼,看来这老小子在那少年手上吃了暗亏啊。

      不过,随即血歌尊者想起两个多月前血引尊者传回来的情报,思忖一会儿,就下定了决心。

      “此事我已经决定了,先不要齤打草惊蛇,待九宗会武结朿,再作计较。”血歌尊者吩咐道。

      “是!”血袍尊者躬身应是,随后眼睛里浮现一股狰狞,他要녠把萧北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萧北圛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不过神识探査良久,一点结果也没有,当下也只以⇇为是错觉。

      一众人在高阁之上享受着血剑门提供的美食,谈笑之间就到了䴃下午。

      谱 “好了,九宗会武第二轮开퓚始,相互挑战吧。”血歌尊者宣布道。

      “九歌楼挑斁战㒗红袖坊。”血歌尊者声音刚落,陌清尊者就沉声喝道。

      “췂红袖坊认输。”红袖坊的霓愤裳尊者说道。

      ꤑ其余人闻声都埼惊讶不已,至于演武场周围坐着的小势力更是议论纷纷,后悔第一轮没有挑战红袖坊。

      龂 ☰Ո“早知道我们就挑战红袖坊了!”⏳刚才想要出战的连岳宗天骄开口道壀。

      “欺负女人算㝐什么本事?从哪里丢的꼂,就从哪里拿回来。”岳山鄙夷地扫了他敮一眼。

      “岳池,是你想当然了。”岳阳尊者也摇了摇头。

      ំ ꈝ 只有这个天骄一脸䝎懵逼。

      场中聪明人也不少,自然就看出来了,他们事先已经ꕭ说好了,不过也无人提出异议,毕竟这种疳操作在往届的九宗会武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눲血歌尊者扫了两方一眼,面色不变。

      “文墨斋挑战琴音阁!”一笔尊者以断指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道。

      “琴脖音阁应战!”琴音阁带队的老妪,凤鸣尊者沙哑킊地道。

      “为了节省时间,不如一战定胜负,可好?”一笔尊者询问道。

      凤鸣尊者眯起眼睛扫了文墨斋一Ꭿ行人,而后目光停留在一个有着诗书气的青年身上。

      沉吟良久,而后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一个头戴凤钗的金裙女子틴。

      “可。”凤鸣尊者点点头。

      “文墨斋,玄三泪!”那个有着诗书气的青年,手执一只毛笔曐,踏空而来。

      㞷“琴音阁,音无弦。”金裙女子淡淡出넇声,背着琴匣,上了擂台。

      咚,咚咚……

      音无弦凌空盘坐,一把焦尾七弦琴放于腿上흰,素手轻挑琴弦,发出一个个音符。ዯ

      唰!

      蜼 玄三泪脸色平淡,一手执笔,当空虚画。

      ࠺ 吼! 罣

      一副猛虎下山图转拉瞬而成,随着玄三泪两酔笔点在虎目上,一声咆哮响起䜚。

      随后就见真气笔墨绘成的吊睛白额大虎咆哮着扑向音无弦。

      唳!

      凤鸟长ꢋ鸣!

      随着琴弦的不断颤动,一道道音波构成了一只金色的凤鸟,长鸣一声,振翅向着猛虎而去。

      “还能这样?”萧北惊讶不已。

      퉢 “万物皆有道,文墨斋以笔写道,琴音阁以琴入道。”陌清尊Ꟙ者见怪不怪地解释道。

      “那么谁能贏?”萧北问道。

      ∱㒅 “不好说,不过那女子胜算更大。”陌清尊者摇了摇头?

      “哦?何出此言?”萧北ᥪ好奇地追问道。

      “你看她腿上的七弦琴,是伏義琴的仿品!”陌清尊者指着台上的女子道。

      “伏羲琴?莫不是与伏義皇族ᝪ有关?”萧北联想到了三皇族。

      “不错,万年前䃿,琴音阁的创阁祖师,天音尊者,与当时的鼟伏義皇族族长伏義问仙有一段情缘。伏쥱義问仙为了博美人一笑,仿照伏義皇族的帝器伏義琴,给天音쥙尊者制作了一把天音琴,是一件准帝器。”陌清尊者摸了摸胡须道。

      ᬩ “所以说,这女子用的是那把天音琴?”萧北点点头。

      “不是,准确的说是天音뻡琴的仿品,看样子也是天级上品。而反观那文墨斋青年手上的笔,不过是最普通的凡器?'陌清尊者Π摇了摇头。

      “不会吧?凡器!就是那个普通人写字的毛笔?”萧北惊了。

      “왤不错!”

      “哈哈哈,既然如栗此,我觉得这青年会胜。”萧北哈弯哈大笑,语气师父涆确定。

      “鴂哦?你看出了什么?”陌清尊者好奇૬道。ﻒ

      薱 “哼!这小子能看肍出什么?不过是瞎说罢了。”一个血剑门的멀天骄开口道。

      “血玉成,不得无礼!”血剑门的一个尊貥者开口呵斥道。

      萧北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哼,还接着装,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血玉成觉得萧北在卖弄빦玄虚,看着装逼的萧北,他就觉得看不惯。

      血剑门尊者没有再开口,一则他也觉得萧北故作高深,那青年凭借着一只凡器毛笔,如何赢得了手执天级上品七弦琴的女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