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边做边看的视频

      在大排蠐档吃了蛋炒饭,喝了啤酒,吴苍叶跟䱈着黄毛回了家。嚑

      黄毛家在一栋老式二层楼的工厂宿衎舍里,整个宿舍苣楼都已经颓败不堪的模样了,看댲起来根本不像是臟能住人的地方。

      但䦄是黄毛还是拍着胸脯和吴苍叶吹牛说:“兄弟,你别看我这地方外面看起来뺃不怎么样,챞里面好ꔕ着呢,而且这一整栋都是我爖的,你想住哪随便挑。”

      吴苍叶这个时候也没心思计较这些,就随便指赯了一间。

      当然,说是随便指的,㨔也还是有吴苍叶的心思的,那一间屋子位于二楼最深处,紧靠着旁边的一栋破旧的楼房。

      豠哪怕是最差的情况,前门被堵住了,后面的楼下也有人守着,他也能翻๰窗到另外那栋旧楼里。

      訫 吴苍叶的确莃是꟝已经变了,从前他绝对不会有这样溼的思考,但是쨲现在,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小心翼翼,另有含义。

      为了,餬活下去。

      黄毛并没有看出吴苍叶的这一层意思,瞓他可能堆只是觉得吴苍叶这个人比较怪。

      将㫎吴苍叶带到了那间屋子门口,打开门,顿时,一股常年没人居住的发霉的味道就涌了出来。

      黄毛一边开灯,一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其实前不久还有人住过,就是最近老下雨,散一散就好了。”

      吴苍叶没说什么,默默点了戜点头。饤

      솪屋子虽然老旧,空间倒是不小,就是蜘蛛网多了一点,被褥看Ⱏ起来已哤经霉的要掉渣了。

      虿“你去拿一床被子来,我给你钱。”吴苍叶也不挑,这时候,鬠能有个地方睡觉就不错了。

      黄毛也没话说,⪕笑着跑去拿被傖子。

      吴苍叶趁机看了看门窗,倒是比较牢固,从外面进来不太容易,而后窗ಁ则⩨是临着一条巷子,很逼仄,跳下去如果有两个人守着,很难跑,不过从后窗想要翻到旁边的楼,也不是很难,虽然有点距离,但겳是有可以搭手脚的地方,凭借吴苍叶现在的身体,是轻而易举的。

      考釷察完了基本的安全情况和逃生路线,吴苍叶这才去简陋的㐖厕所里试了试热水ꖙ,好在黄毛总算是有一句话没骗人,热水还是有的蚽,偾哪怕不앳是很热㛓,洗个热水澡也能接受。

      这时黄毛回来了,扛着一床有点脏棉絮都破漏在外面的⬏被子,吴苍叶也没计较,ԙ给了钱就让黄毛습走了。

      “行,鄴那我先走了,兄弟你先住着,要是觉得舒服,咱们࿛明天续住啊,对了,wifi密码是8个8啊。”黄毛笑着露出了他的两颗大板牙,看着吴苍叶,就像是在看着一头肥羊。

      吴苍叶假装没发现,等黄毛走ぇ了⣯,立刻拉了窗帘,锁了门,然后又把屋子里唯一的一张老式掉漆木桌搬到了门口,抵住了门。

      这样,吴苍叶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但也仅仅是稍微安心,进入厕所里洗槇澡䩻的时候,他依然警觉地关注着门口的方向,以他现在的听觉,在刻䏑意为之的情况下,一旦门外有人靠鴻近,他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

      匆匆洗了一个澡,吴苍叶任由水滴顺着自己的身体往下流淌瑳而去。

      站在厕所里已经发貿黄发旧的镜子前,吴苍叶葭用力擦了擦镜子上的水汽,看着玻璃镜子嚦里的自己。

      ꋗ 漪 ㆋ 一张并不太帅气的脸。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脸。

      通缉新闻已经发出卐来了,吴哐苍叶的长相已貮经在整个临海市公布,也就是,他不管走在哪里,都有可能随时被人认出来。

      这很有风险。

      解决的方法是,改变这张脸。

      可是吴苍叶并没有易容的能力,买一个口罩是一个好主意튛,但是并不保险。

      셯 吴苍叶现在力求㴒要把任何已知的风险,降到最低。

      易容。

      吴苍叶再次想到宍了这个词。

      他虽䓨然不会易容⽶术,£却多多少少从一些杂七杂八的书上看到过一点有关于易容方面的知识。

      ᪢ 要易容,除鴯了戴假发之类的物理手段以外,还有一些作用于肉体上的手段,比如说剃掉眉毛,蓄胡须,以及,拔牙。

      说是拔牙,其实不是真的拔牙,市面上헉虽然经常有穿拔智齿可以瘦脸的留言,很多的女性为了瘦脸,也都会刻意去拔剖牙。

      但是影响人脸型的הּ其实是妣下颚骨,牙齿是非常次要的作用。

      拔牙真正的含义是改变下颚骨的形状。

      ﱇ放在一般人身上,改变下颚骨这种事情,除非是有专业的医疗条件,否则根本没办法做到녂。

      愆 㟨但是吴苍叶却不同。

      他现在有着匪夷所思的恢嫫复能力,那么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就成为了可能。

      只是过程,可能会,非常的痛。

      但是经历过了被人活生生锯下了腿的吴苍叶,⭹对于鬽疼痛这种东西,已经是有点麻木的感觉了。

      ڝ想到就做,吴苍叶立刻开始在屋子里寻找起趁手的工具起来。

      马上,他就找到了一钢块非常重非常坚固的老式青砖。

      拿在手里掂了掂,从手感上,吴苍叶就能感觉到这块噇老式青砖烧纸手法很不错,硬度应该比一般的砖块要大很多。

      那么,也就不用担心샕,在使用过程中会发生碎裂断开的事情了。

      吴苍叶拿着砖块来到了镜子面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拿着手里的青砖稱,对着自己的下颚狠狠砸了过去。

      第一下,没有掌握好角度ㆠ和力度,吴苍叶的下颚没什么事情,但是嘴뢬巴里的一䞵颗牙齿贞却是被砸的松动了起来。

      强忍着疼痛,吴苍叶吐出了一口血仓水,接着,拿着手里的转㦭头,调整着角度。

      삦这一次,他有了经验了,掌握着力度,再次狠狠朝着自己的鿲下颚猛砸。

      这一下,他的下颚终于有了点滣反应,发出了细微艖的骨头碎裂声,同时,他之前松动的那颗牙齿,直接从嘴里飞了出来。䵩

      “唔……”吴苍叶痛的直接整个人跪倒줦在了地上。

      可是他强行撑住了,一只手捂着下巴,一只手撑着地,喘息了半分钟以后,他再度从地上站了起来。

      拿起青砖,他看着镜子里满嘴血的自己,没有氓半点迟疑,再次,对着自己的下颚,一下……

      Ꭹ 軤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