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a

      下一刻,宝环又一转,垂下来的三个铃铛碰撞,音轮煊赫,星芒丛生,刺鱼大将睁大眼睛,身子往后一仰,跌落在地面上。

      噗通,

      ꞛ 刺鱼大将躺在青石地面上,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呼,”

      这个时候,惊魂未定的严府少年才ቍ清醒过䲜来,他定了定神,冲后面出手的陈䈻玄行一礼,多谢陈玄的救命之恩。

      “别走神。”

      ẽ 陈玄手一招,把灵器三音缚神环收回来,挂在法衣上,肃容相对。

      ꯾ 这次对云鲤大王出击쑡,最重要的是把云鲤大王击杀,让彰德镜所照的阴德失序的事儿拨乱反正,回归正轨,因果循环。在同时,还得尽可能减少伤亡。

      臂힓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杀。䏩”

      “杀。”

      “杀!”

      刺鱼大将被陈玄击杀,令跟随陈玄来的⌻严府众腪人駮精神一震,杀伐更盛,水妖一方却是又惊又俱,越发溃不成军。

       俰很快的,水妖们不断死亡,它们精血被神庙地面上的血祭法阵吞噬,然后丝丝缕缕的血雾升腾起蜍来,汇聚在一起,凝成駲血云。

      血云一片又一片,连绵不断,时不时㖑横于神庙建筑大殿的窗外,轻叩窗棂,或堆在青石大路尽头的门前,云气如堆雪,或呼啸在檐下,绨来来回㾛回。鼲

      在这个⼋过程中,天上的月色愈发澄明无暇麰,整忐个河伯庙的正殿筿里,弥漫着惊人的桂花香气,闻一闻,都让人精神抖擞。 ݰ

      不要说在河伯庙正殿中的严婉儿,就혵是陈玄等人嗅着香气,都往中央聚拢,他们感应到香气入体,先天⪬至阴,氤氤勫氲氲,有惊讶,有震撼,有喜悦。

      ……

      岛外,月色浸水,如倒囊下一片冷霜,洋洋ᰑ洒洒,随波而动,清丽中狸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天光,波影,上下一色,无与伦比。

      在这样的晚夜冷躗月里,悄然无息跟薶随来的严正法负手而立,他头戴竹冠,身披鹤氅,脚下踏着木屐,眉宇间有疏疏朗朗的气质,不同凡俗。

      这位严家新领军人物严正亭的亲弟弟此时法眼已开,运转神通,眸子变᫉成灿然金色,쀭看向河伯庙먎中的异象。

      “天阴之气。”

      严正法见识委实不俗,一下就看出了河伯庙大殿中的왚玄妙。

      说起来,要孕育天阴之气,需要天时地利人賽和,缺一不可,这其中,很多手段趋向于顶“急功近ꉪ利”꟯,魔鲘道对此非常擅长。这云鲤大王背︠后分明是玄门之人,可传给云鲤大王的居然是这样的魔道法门。

      他ὸ看着这一幕,对于云鲤大귎王残酷的魔道法门来酝酿天Ŗ阴之气感到厌恶,可在同时,又有一点惊讶,因为居然真欉的孕育出了天阴之鐑气。

      要知道,真的罕ᛣ见。㪴

      “陈玄,”

      严正法眸光闪了闪,这个陈家少年要对付云鲤大王,却又能够碰到云鲤大王费尽心思ၾ所出的天阴之气,别的不说,这运气真不差。

      䕏 ꛙ“接下来,”

      严正法拢在䡛袖中的手动了动,云鲤大王付出不少,好不容易出了天阴之气,恐怕㢷不ɫ会甘心给人做嫁衣的。

      ……

      “天阴之气。”

      在밽神庙中맼,陈玄吞吐着天阴之气,背后隐有光晕,这天阴之气当然比不上ꒁ他阴德宝殿的宝池中所生的先ㄢ天阴德之㣺气,可胜在量多,且是意外之喜。

      正是这样,陈玄顶门之上,鲸吞河伯庙里浮动的天阴之气,然岱后源源不断地融入到自己的体内,进入丹窍之内镌。

      天阴之气能够让云鲤大王不惜惹得天怒人怨的架势都要布置酝酿,真的是好东西,其一入丹窍,就引动里面的元气。

      寑 凝元之后,元气深锁丹窍,不受神意掌控,첫难以调出一丝똓一毫。要走到下一步,淬炼元气可谓难上加难。玄门世家弟子走到淬元这一步,຀一般都是由长辈助其打开丹窍,引导元䍿气,再慢慢由自己炼化,而且这个过程并非一日见功,因为师门长辈同样也会耗损精气,具体则视各人修为而定。大体来说醴,每日行功一到两个时辰,然后再慢慢打坐回气,大概㉉半月左右Ⅷ,便能克尽全功。

      陈玄是很正宗的玄妙世家子弟,按照น他原本的计划,ᶪ就是要走这样的路子的,毕竟这被证明了是正确的道路,稳妥又有效。只是计划不如变化,⓷他没有想到,歽能够在这天月岛上的河伯庙中遇到了天阴之气。而天阴之气,在道经中有描述,可以帮助淬元。

      当然了,要用天阴之气来淬元,有个很重要的前提,뜰那就是淬元之人必须根基雄厚,不然的话,会扛不住。

      莅 “淬元啊。”

      陈玄声音莫名,他对自己的根基轇很有信心,现在只是想着俸,淬元后,就可踏入큱“元成懔入槜真”的境Ⱛ界。

      “开䨳始。”

      陈玄敛去杂⼓念,按照法门,驭使天阴之气入体,贯通丹窍,引动里面的元ꁢ气。灝在这个过程中,天阴之气和元气不断碰撞磨合,转变成⏵一缕缕最为精纯的元真。 

      “元真。”

      陈玄马上就发现元真ᗸ之气比起内气的强大,这完全是一种质变。

      “继续。”

      陈玄发现好处后,更是챃继续汲取天阴之气来淬炼元气,形成元真。

      “天阴之气。”

      “天阴之气。”

      “天阴之气!”

      和陈玄一起来的严府等人虽然没有陈玄这般凶猛,能够뀶直接用天阴之气淬皲元去芜,来凝练元真,但他们本身都是严府צ的年轻一辈的佼튲佼者,资质不错,根基也算牢固,他们用天阴之气来洗练自身很不错。

      特别是和陈玄很不对付的严婉儿,在这一次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在这样的局面下,所有严府来的人对陈玄的敌意ᡮ都大为减弱,甚至有的人都有好感了迅。毕竟吃洧人嘴软,拿人手短啊。

      陈玄六感敏锐,即使在淬元中,都能够感受到周围众人情绪的变化,这样輇的变化正是他所需要的,而且比想象的来得快,来得好。

      由于来历奇特的缘故,陈玄不但专注于现在,也在谋划未来,在他谋划的未来的路上,人脉很重要的。

      娩轰隆隆,

      正在此时,一道妖气冲天而起,声势前所未有,只是一下,鎜就贯到河伯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