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里ipx430正在播放

      意外之旅。

      仇天魁三人打猎的过程中,发现了阿拉伯人的大本营,还将这里的布置打探了个遍。

      之后他们立刻退走,来无影去无踪,就连阿布德在周围布置的警戒人员都没有发现,居然有三人光天白日的摸到了他们身边,摸清了他们的老底。

      而且,在远处妄还有王凯安排的数名暗哨,他一直都紧盯着阿拉伯人的一举一动,可惜他们也没发现仇天魁三人。

      춸走的时候,㲾在乌依古尔的建议下,他们从第三క条山脉上返回,目的就是为了回收箭头,以备不时之需。

      返回的速度很快,片刻后他们再一次抵达了山顶战몘场附近。

      仇天魁环顾四周吩咐,皱眉眯眼。

      他的记忆回到了那个雨夜,ᄠ在脑海中全程过了一遍当时的情景,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最终,仇天魁独语道:

      “哈米德,好一个人物,将天时地利算无遗策,要不是元生用暗号警告我,我先一步堵住了咚咔咔族雌的突袭,那结果醕还真的如了他的愿”

      这一回想,仇天魁就很庆幸暗号的及时,要不战斗从一开始就会在山顶爆发,再加上阿拉伯大部队的袭来,哪还有后面什么事,他跟普刺෨巴尔斯该早死了。

      “暗号?我没用暗号啊!”

      听到了仇天魁的话,罗元生嘀咕了一句,ⶱ然后才说道:

      “魁哥,那天晚上我没用暗号,我还以为是你再用暗号求救呢!” 䮀

      听言,仇天魁露出了狐疑的神色,道:

      쿟 “什么,녓那暗号不是你发出来的?那又是谁发出来的!”

      乌依古尔也在此,她接话道蜁:

      “不是元生,我们当时正在攀登山壁,大家都以为是你发出的”

      这几天以来,仇天魁以㞐为暗号是罗元生发的,罗元生以为暗号是仇天魁发的,再加쀨上事情太多,两人反而落了个心照不宣,谁都没怀疑过谁῾。

      等到今天,他们两无意之间的对话,才发现两人都没用过暗号,于是仇天魁再道:

      “难道是那些唐军?可他们为什么要用敌袭这种暗号的”

      䥤 唐军专用暗号!

      在不同情况下分为很多种,又在这些种类中细分更多中,虽然随着时间有细节上的变化,但总体上仇天魁还是能听懂,罗元生亦是同理。

      “他们难道在那时也遇上了什么危险?”

      罗元生这样反问了一句,要不然唐军怎么可能用敌袭这嗕样的暗号,军中纪律严明,就连暗号ﶫ的使用也是泾河分明,唐军绝不会搞错。

      “不知道,但有먵一点,那一夜正是这突然到来的暗号为我们争取了时间,我跟普刺巴尔斯才能等到你们的到来”

      思考了一下,仇天魁摇了摇头,不管当时唐军因为什么原因使用敌袭这种暗号,都帮了他们很大的忙。

      是友非敌!

      “不考虑那些了,我们还是速度快点,能利用的都收集起来” 曙

      㣳 只需要知道唐军没有敌意就够了,仇天魁回转心思,这样繪说道。

      “好!”

      战斗是一种消皕耗,尤其是乌依古尔这样的弓手,在没有后勤补给的情况下,当需物尽其用,每一个箭头都不能浪费。

      뢙 顿时,三人分头行动,依照战斗残留下来的痕迹,开始回收能利用的东西。

      片刻后,罗元生叫道:

      “魁哥,我找到了哈喇巴儿思的铠甲”

      他拎着一具半身铠,高高地举起,但可惜被阿拉伯人蓄意破坏,上面布满的劈砍⻛贯穿的痕迹,有点惨不忍睹。

      接过铠甲,仇天魁仔细打量了一番,道:

      “修补一下还能用,有副铠甲防身总比没有好”

      当前,那还管他是聒不是被破坏了,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总不能让哈喇巴儿思继续裸奔下去,那样仇天魁也不安心。

      奅 然后,在乌依古尔那边,几经收集之后箭头居然有六十벮多个,这还是阿拉伯人已经清理了战场,要不然他们能找到更多。

      “省一点应该够了,希望能坚持道下一个镇子,到时候就能补充一下”

      乌依古尔捧着箭头如此说道,浸泡雨水之后的它们锈迹斑斑,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成为杀人的利器,只需要好好改装一下就够了。

      “看来就这样了,那就先回去吧”

      一通忙碌之后,仇天魁看了看天色,时间大概在酉时前后,三人带上东西返回营地⠲。

      “都回来了,收获怎么样?”

      一刻钟不到,营地传来梁勇的声音,他看䵁到仇天魁一手野兔一手铠甲。

      走近,仇ᘟ天魁笑了笑,拎起野兔,道:

      “就这一个能看的,其他都是一些爬虫,你这边怎么样?”

      㞷“一切正常”梁勇先是这样说了一句,伸手接过兔子的时门候在仇天魁面前低语了一句:

      “沙贾汗,张没动静,一直都老实的呆着”

      “恩!”

      仇天魁不动声色,道:

      “我们摸到了阿拉伯人的大本营” ⸟

      “喝!这收获倒是很大啊ޅ,等会再慢慢聊”

      两人一触即开,面色平常无二,声音小到只有对方能听见,短短两句话就将情报交流完毕。

      等到交流完后,梁勇这才拎着兔子,边走边道:

      “䚩今晚可以打牙꣩祭了,这兔子就给那兄弟两煲汤,其它的我们自己烤着吃”

      !!!

      天色渐暗。

      篝火燃起,一串串蛇虫在火堆边慢慢烘烤,万能的药罐炖着整只野兔,传出难得的香味。

      仇天魁翻动着烤肉,时不时用手试探一下,然后继续。

      厊“可以吃了,就可惜没香料”

      手法老练,仇天魁拿着烤串递出,他十余年的流浪,野外也时常像今天这样打牙祭,手艺也还算过得去。

      人手一串,仇天魁还亲自递了一串壁虎给黛绮丝뇋。

      “来,吃点肉,有肉吃伤才好得快”

      ﳐ 可,其他人还好,不管蛇虫都能吃Ỻ的下,连梁芽儿也抱着一只大壁虎在啃,轮到黛绮丝这却不行。

      ΋ 她看着那一串蛇肉加整只壁虎就头皮发麻,连连摆手称道:

      “我不用,有干粮吃就好了”

      话毕,黛኿绮丝取出干粮,死活不愿意碰一下烤煷串,眼光看着这东西不停的躲闪。

      被拒绝,仇天魁眉毛一拧,他倒不是心生芥蒂,只是觉得黛绮丝扭扭捏捏不痛快,当前能有鲜肉吃居然不吃,那伤的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好。

      于是他一把抓住黛绮丝的手,坚决地说道:

      “这怎么行,现在必须吃肉,吃了才有精气养伤”

      这个木头人不明白黛绮丝为什么不要,脑子里压根订没往其他方面想,也没有考虑到黛绮丝这个原本的波斯贵族,能不能接受这些奇怪的野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想一股脑的让人家全吃下去。롦

      唉!

      这ₘ样子,看了梁勇直摇头,连忙伸手劝住了仇天魁,道:

      “仇郎,你温柔点啊!黛绮丝不愿意就不要强迫她,等会把煲好的兔汤分一点就好了”

      仇天魁看似聪ಐ明,实则不懂人情世故,更不懂女人的心思。

      梁勇的劝解还让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到现在都没反댆应过来,看的为他着想的人都干着急。

      直到罗元生也加入其中,这才连拉带哄劝住了仇天魁,让他打消了把壁虎蛇肉给黛绮丝吃的念头。

      䞴 仇天魁拿着烤串的执着,黛绮丝的躲闪,两人有点小可爱,不禁逗乐了周围的人,他们都知道这两人的问题,唯独当事人还没察觉到。

      哈哈!!

      嬉笑声。

      化解这一通闹腾,梁勇也是有心无力,如果不是人砰多,他都有心拍醒仇天魁了。

      而,独自吃东西的沙贾汗。张,眼中却有异样的光芒再闪动,仇天魁那些无意的举动,他ꨅ都觉得不舒服,反感黛绮丝跟这个男人越来越亲密,每每看到两人拉拉扯扯,沙贾篍汗。张就盯着黛绮丝的手뙊。

      拉苏尔也发现了沙贾汗。张的异样,他好几次盯着这人看了又看,又转过目光看了看仇天魁䐷,似乎젻察觉到了点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

      !!!!

      时间读再走,这一天又来到了深夜,子时。

      饭后。

      暗淡的篝火旁又只剩下三人,仇天魁,梁勇,罗元生,此时,他们三人表情严肃,一改嬉闹神色,正在等待接下来发生的事。

      “梁翁,还是你先来吧!”仇天魁韫如此说道,三人心知肚明。

      梁勇点了点头,手不离旱烟,道:

      “白天你们离去之后,我专门盯着沙贾汗。张观察了很久,就连他仅有的几次大小解,我都借机查看了一番,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更没有找到什么通风报信的迹象”

      梁勇监视一个人,以他的本事不可能被发现。 ࢎ

      但这一天一来,沙贾汗。张都很正常,不管怎么样,都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就算梁勇都没发现在人是不是那个奸细。

      “这结果只有两种可能,要不然就是他感觉到我们在怀疑他,故意在隐瞒,要不然磳就是他真的没问题”

      仇天魁思考了一下,分析其中的缘由,沙贾汗。张之所以表现正常,跟他们有极大的关系。

      “能让他感觉到我们在怀疑他只有我那天的提问,看来我当时真不该做些画蛇添足的事”

      左思右想,仇天魁想到当时对沙贾汗。张的提问,如果说有哪里能让他起疑心,非此不可,其他再无二者。

      罗元生接话,道:

      “看来这老小子精明得很,那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

      “恩!”梁勇点头。

      这些迹象,不可能打消对沙贾汗。张的怀疑,他依然是最大的嫌疑者。

      “不管怎么样,只是揆一天还不可能有结果,我们的в监视还是要㈋继续下去”仇天魁䩊道。

      一天的成果无法下定论,那就多用些时间,反正只要唐军쥘还没离开,仇天魁他们就有足够的回旋余地。

      “说说你那边怎么会回事”

      交换情报,此时梁勇抽着旱烟,如此提了一嘴。

      ⃧ “一个巧合,本来我们是追着飞鸟而去的,结果碰上了阿拉伯人的大本营”仇天僾魁先是这样说道。

      然后他才慢慢将发现阿拉伯人的经过说귒了出来,以及他跟罗元生抵近侦查到的情况,也在地上用图形画给了梁勇看。

      “阿拉伯人利用缓坡布䞦置了阶梯式防御手段,从里到外三鯷层结构,明暗都有人活动的迹象,实乃易守ἆ难攻。

      他们还把我们的马赶到了山顶位置,估计是想降服我那一匹哈萨克马王,也有可能还有其他的阴谋诡计,我一时也想不清楚”

      一张大概的地形图画在了地面上,仇天魁用各种线条代表着自己看到的东西,慢慢指给了梁勇看。

      “仇郎那峬匹马是难得一见的宝马,决不能让阿拉伯人得逞了”

      先是如此说道,仇天魁的马梁勇也是欣赏有加,要是被阿布德夺去,他也뽎会觉得惋惜不已。

      “不过阿拉伯人这布置手段实在高明,以我们当前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抢回来”

      可,哈抪米德利用缓坡布下的防御滴水不漏,从各方面来说都异常的棘手,强攻显然不可能,梁勇一时也觉得头疼不已。

      “这巧妙的布置不管防御,还是撤退都被阿拉伯人牢牢的把控着了,有这番手段的定是那哈米德。

      这个男人有着极其强大的洞察力,其智谋亦是难得一见,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 膺

      那个暴雨之夜就是쫙他把我逼上了绝路㬲,让我们随后吃了一个大亏”

      仇天魁感叹道。

      罗元生拨了一下篝꣉火,也说道:

      “魁哥说的这叫哈米德的人,应该就是那晚围杀我的人,这人的确邪异,跟他对战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稍不留神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几句对话,罗쿹元生就知道仇天魁在说谁,他也在哈米德手中吃到了苦头,要不是最后夺路逃跑,ኌ那天晚上就折在哈米德手中了。

      “要是我那兄弟在这的话,他定能寻到破敌良策,哪能轮到阿拉伯人逞凶作怪的”

      也是这困境,仇⎿天魁不禁想到了一个男人,那足智多谋的本领非一般常人所能及,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化不可能为可能。

      人有所长亦有所不足,智谋高低各有不同。

      仇天魁在武力上一等一,但在谋略上却输哈米德一筹,而哈米德在谋略上又输了王凯一筹,他们三方这才形成了相互牵制的局面,捏成一团的情况下很难改变当前的局势。

      在这三方之外,才是多伊尔,当前情况只有他自己在高估他的存在了价值,到现在都还没发现三个庞然大物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要不我跟父亲偷偷摸上去,做了这人先”罗元生心一横,咬牙说到。

      既然正面干不过,那就来阴的。

      罗元生心想以䖃自己跟梁勇的本事,悄悄摸到阿拉伯人的大本营,盯着这哈米德暗杀,总能杀了这人。

      “不行,这人既然思维䘀缜密,就能预料到我们的偷袭,贸然摸⏆上去搞不好会被反杀,太危险了”

      仇聆天魁摆了一下手,制止了罗元生的想法。⫩

      “那该怎么安排!띄”思无良策,梁勇如此问道。

      냀 仇天魁细想了一下。

      ່ “现在我们人手严重不足,尽管都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我两个重伤的侄儿连走路都还困难,乌依古尔也需要很长时间的准备,所以我们只能先行忍耐下去,等到时机改变的时候暉在꓿做决断潀”

      好!

      䤙点头,梁勇跟罗元生应到。

      仇天魁这才说道:

      “以后我们分工合作,元生有空就去盯着阿拉伯人的动静,梁翁还是继续看着沙贾汗。张띩,等我们都缓过了这段时间,再跟阿拉伯人一决高下,把我们的马抢回来”

      时间!

      既紧迫,又充足。

      紧迫点在于阿布德随时有可能夺走仇天魁的马뮪,充足点在于他们背靠唐军,安全绝对有着落,能让受伤的人好好养伤,待到东山再起。

      “今天就先到这,以后有什么发现在及时的交流”

      最后,仇天魁如此说道,站了起来。

      敔“你刚刚叫梁翁什么?”

      待到正事以了,三人散开的时候,仇天魁才发现了罗賳元生对梁勇的称呼变了,惊问了一声。

      罗元生两手一摊,耸了一下肩膀ꮂ说道:

      “父亲!”

      这事既然已经认了,作为男人的罗元生也没什么好遮掩,痛快地承认了他跟梁勇的义父子关系,让梁勇露出了满淐足的笑容。

      “你这家伙,这事做得到也坦荡,是╩个男儿汉”

      仆 仇天魁笑了,第一次攀着罗元生的肩膀同行,从身后看就像两个并肩而过的亲兄弟,那亲密无间的样子,看的梁勇这个老人出神不已。

      “两个儿子,一个孙子,我梁勇已经死而无憾了”

      心中如此呼道쇣,梁勇鼻子有点酸,用指头捏了一下眼角,这才跟着那两个身影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