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能听到女孩的哭声了,对此望月星也是一阵阵的苦恼。

      “娜酱,没事吧?”深川麻衣有些担心问道。

      望月星摇了摇头,“安心,有我在没意外。”

      看着望月星一副自信的样子,深川麻衣也是不忍直视,好欠啊。

      来到了宿舍楼,刚到楼下,就能听见一阵骚动的声音。

      “望月桑你可算来了。”生驹里奈有些着急的跑了过来。

      “前后不过10分钟,你还要我怎么样?”为了你们我可是放弃了亲热的时间,你们还嫌弃我慢,明明吃亏的是我。

      “人呢?”

      “房间里。”生驹里奈回答着,走在前面带起了路。

      上了楼,到了西野七濑的寝室门口,在门口就能听见一阵阵啜泣的声音。

      可以遇见之前哭的有多梨花带雨。

      推门而入,西野七濑正坐在床上,一旁年上的成员都在安慰着。

      桥本奈奈未跟岩濑佑美子不在,估计在管着年下的成员。嘛,这种情况下,一个一个的不是挺靠谱的嘛。

      “怎么了?想回大阪?”望月星进门就问道。

      坦荡的问题,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住了,身后的深川麻衣也是一脸疑惑。

      “是的。”回答道。

      “可以哦。”望月星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

      “望月桑?!”卫藤美彩难以置信的问道,眉头皱在一起。

      望月星看了她一眼,眼睛红肿着,估计也是哭过了。一年了都还没有进选拔,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去打理打理,眼睛都肿了,难看死了。”望月星直接回怼道。

      “喂!”

      她身后的西野七濑也是神色更加的黯淡了,这么简单就同意她回去了,估计娜娜也是不被人需要吧,在不在都无所谓的那种。

      眼泪似乎有又落下来的趋势。

      深川麻衣拉了拉他的衣摆,眉眼间满满的都是疑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小孩子在外面受了挫折不回家回哪?”望月星理所应当的说着。

      不近人情的说法让望月星在几个人的心理的形象有一丝崩塌。

      “不过,只能让你休息几天哦,毕竟第四单已经开始了,再过几天应该会特别的忙。”望月星补充道,在手机上调整着一些行程。

      “诶?”

      听着旁边的人惊疑的声音,望月星挑了挑眉头。

      “诶什么诶?回家只是休息几天,还想着第四单不干了啊?”望月星回道。

      这样的说法,倒是让西野七濑的心理好受了一些。

      “嘛,话是这么说,可能会随时让你回来。”望月星补充着,看着西野七濑,红彤彤的小脸,委屈的样子,加上还是软软的性格,不由得让人怜惜。

      “同意我说的这些的话,可以让你回去。可以吗?”

      “嗯……”西野七濑点了点头。

      生驹里奈在身后拉住了望月星的衣摆,摇着头。“不可以,望月桑。”

      望月星低头看了看这个只到他胸口的少年,满满的担心,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都是坚定之色,不亏是铁血鸽骑。

      抬手曲起食指中指,轻轻的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

      “我在这,就没事。”

      说罢转头对着西野七濑接着说着:“这个时间回去,等到大阪都已经是晚上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娜娜一个人可以的。”西野七濑摆着手拒绝着。

      “不行,当初让你搬到宿舍的时候,我可是答应过你的家人会照顾好成员的,现在让你一个人哭着回去,以后见到了你的家人,让我用什么脸面去见?”望月星说道。

      不容置喙的口气表示了这件事的绝对性。

      “或者,让你的家人来接你,虽然这样会很麻烦你的家人,不然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

      “我明白了,麻烦望月桑了。”西野七濑说着。

      望月星点了点头,“我在楼下等着,你准备好了就出发,或者跟成员在交流一下。”

      说完转身也不留恋走了出去,深川麻衣看了他眼睛,对着他轻轻的笑了笑。这样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让西野七濑休息两天也附和她的想法。

      没有跟着望月星下去,转身走到里面安慰西野七濑去了。自己也是年上的姐姐,而且照顾成员也是望月星一直以来,只要求她做的唯一的事情,那就有必要好好的做一做了,更别说出了特殊情况。

      走到楼下,一个小巧的身影跟了下来。

      “望月桑……”

      秋元真夏在他的身后小声的喊着。

      “怎么了?”望月星靠在墙边看着远方落下去夕阳,她跟在身后他也不是没有发现。

      “我是不是……多余了?”秋元真夏委屈的自责的问道。

      望月星嗤笑出声,“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一回归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弄哭了西野。”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她更沮丧了。

      “你回归的时候不都是半年前了吗?”望月星调笑着,这样的嫂子可不多见,趁现在还幼生期得好好的欺负欺负。

      “望月桑……正经的问你呢。”秋元真夏不满的喊道。

      望月星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特别想装一下,点上一根烟,好好的说道说道,那可太帅了。

      可惜,要是真点上了,楼上的成员估计得提着刀下来了。

      “我就说一点,我都不能决定你们的舞蹈站位,你们又是凭什么在这里臆想呢?”望月星淡淡的声音在大厅中漂浮。

      不只是说给她听的,还有身后的女孩。

      女孩的身影倒映在玻璃门上,落入望月星的眼眸。

      望月星说出来的话,让两个女孩都沉默了,是啊,站位都是运营决定的。

      “当然除非你真的是秋元老师的女儿。”

      “不是啊!”

      “好了,不逗你了,你去帮我买瓶水吧。”望月星递出去一张钞票。

      “自己去啊!”虽然这么说着,秋元真夏还是接了过去,走了出去。

      望月星拍了拍肩膀上的衣皱,看着女孩离开。

      “好了,别躲着了,走吧。”

      “诶?什么时候……”

      “从你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望月星笑着说道。

      西野七濑愣了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是,你不是让她去买水了吗?”

      “嘛,那算是我欺负她的赔礼吧。不用想太多走吧。”说着带着女孩走了出去。

      跟本就没有给西野七濑反驳的机会。

      等到秋元真夏小跑着回来的时候,大厅已经空无一人了。

      “望月桑?”秋元真夏抱着水,手里拿着零钱,有些迷茫的喊着。

      ‘叮咚’手机响了起来。

      ‘渴了的话就喝了吧,剩余的钱,去买点吃的吧,分给成员吃也可以。’——望月星。

      秋元真夏眯起了眼睛,有些无语。

      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打算的话,那一开始就说清楚啊!为什么要我多跑一趟啊!

      手,不自觉的攥紧了零钱,心湖掀起阵阵的涟漪,亚撒西呐。

      ……

      哭是一件很消耗体力的事情,西野七濑也是完美的证实了这一点。

      上了新干线,还没一会就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初秋的风吹穿过窗户,在车厢中来回的窜着。女孩穿着单薄的衣服,虽然风并不冷,但是吹长时间也是会着凉的。

      望月星叹了叹气,脱下自己的外套……我为了这个团付出太多了!

      轻轻的给女孩披上外套,像是打开了开关一样,又或是人本能的对温暖的追寻。女孩轻轻的靠在了望月星的肩头。

      望月星也是一愣,撑着自己的肩膀,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瞬间凝固住了。

      轻微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她这么靠着稍微舒服一些。

      周围人来人往,安静的空间在两个人之间存在着,不惊于世。

      ……

      足足两个半小时,应该是被熟悉的地名给唤醒了,当新干线行驶到新大阪站的时候,西野七濑也是醒了过来。

      衣服从她的肩头滑落,下意识的擦去了嘴角的琼液,愣了愣。

      “醒了?”望月星看着她问道。

      西野七濑转头看了看他,大脑回转了一下,随之一把捂着自己的樱唇。

      “对不起……望月桑……我……”

      “没事,不用道歉,你不嫌弃我就好了。”望月星摆了摆手说着。

      虽然话是这么说,事实上望月星的右手已经麻掉了,而且浑身被冻的不行。

      这一切,终究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下来。

      西野七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微红,这一觉她确实睡的很舒服……

      走出新干线,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

      路灯亮起,依旧是人来人往的样子,各处的店家里面都充斥着热情的声音。

      很难想象,在如此一个热情充满人情味的环境中,是怎么养出一个这么软的鸽子的?世界未解之谜啊……

      ‘咕咕……’

      微弱的声音突然响起,即使在街上也是如此的显眼。

      西野七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微微的躬起腰,仿佛这样就能掩饰声音一样。

      眼睛向上瞟着,观察着望月星的神色。

      这声音当然是逃不过望月星的耳朵的,不过考虑到现在女孩还是脸皮薄,还是不调侃了。

      香味顺着空气蔓延,缓缓的钻到了西野七濑的鼻腔。

      是章鱼烧的味道,好香啊!

      西野七濑咽了咽唾液,要不是考虑到望月星还在,她都要冲上去了。

      “啊,好饿啊!我们去买点吃的吧?”望月星向着一旁的西野七濑问道。

      两个眼睛大眼瞪小眼,西野七濑的脸色艳红,明艳不可方物。

      西野七濑点了点头,跟着望月星走到了店家里。

      “两份章鱼烧。”

      “好的,稍等!”

      很快两份新鲜的章鱼烧就出现在了望月星的手中。

      “好了,吃吧。”望月星说着,将叉子插好,递给了西野七濑。

      西野七濑的眼神亮了起来,跟天上的星星相比也不遑多让。

      当食物送到她的面前,自己又十分的饿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想太多,接过去一口吃了下去。

      “唔……呼呼。”

      新鲜的章鱼烧肯定非常的热的,虽然很香,但舌尖可受不了这个温度。

      西野七濑张着小嘴,呼呼的对着天空中呼着热气。

      可爱至极,仔细观察之下已经能看到未来的影子了。

      将手中的章鱼烧递给这个小鸽子,让她满足的享用了起来。

      路途就在这一点一点的食物的消逝中,走向终点。

      不一会,两个人就到了目的地。

      她回家了。

      熟悉的样子,熟悉的环境,西野七濑一瞬间无数感慨涌上心头。从当初参加甄选,已经一年了……

      望月星抬手揉乱了她的头发,顺手打断的这只小鸽子的感慨。

      “望月桑不跟你说太多,你是一个很乖巧,很懂事的女孩,同时你也是很坚强的西野七濑。我相信你现在对自己的质疑,所认为的委屈,都能被你客服。”

      “我认识的西野七濑,可是一个很不服输,很有胜负欲的女孩啊!”

      说完又拍了拍她的脑袋,拍的女孩一颤一颤的,很是可爱,让望月星的目光一瞬间就变的慈祥了起来。

      ‘叮咚’

      在西野七濑还在被话语惊讶害羞的时候,望月星按下了门铃。

      很快门就被打开,西野七濑的妈妈愣了愣,“娜娜?你怎么回来了?”

      这一声不说还好,一说全家都出动了。

      西野七濑的爸爸跟哥哥,从身后玄关露出了脑袋,盯着两个人。

      “久疏问候。”望月星打着招呼。

      “望月桑……先请进吧。”

      在西野七濑的妈妈的带领下,一群人坐在了沙发上。三个人猛盯着望月星,脑内不知道在脑补着什么。

      “啊诺,这一路上挺累的,要不要让西野先回房间休息?”望月星小心翼翼的问道。

      “诶?”西野七濑懵了懵,没有啊,我刚睡了一觉还吃了东西,现在挺舒服的。

      西野爸妈对视一眼,交流完毕!

      “娜娜呀,一路上肯定累了吧,来来,回房间吧,妈妈一直有打扫哦,现在也还是很干净。”

      西野七濑的妈妈拉着西野七濑就往楼上走去,跟本就没有给西野七濑的反驳的机会,就被带走了。

      “那么望月桑可以说是怎么回事了吗?”等西野七濑一离开,这对父子俩的眼神瞬间就严厉了起来,仿佛要将望月星看穿一样。

      望月星轻笑了一声,自己被盯的确实有些毛毛的。要不是问心无愧,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

      “第四单的单曲选拔了,西野七濑进了选拔……”

      “那应该是好事才对啊,为什么要把她送回来呢?”西野太盛问道。

      “上一单她是七福神来着,估计是受到了打击吧。”望月星解释道。

      此话一出,两父子突然就露出一丝豁然的神情。

      “只是这样的话,不至于让她伤心到想回家吧。”西野太盛突然问道。自己对自家的妹妹还是很熟悉的,很软很内向,但是很要强!只是这样的话,根本不会想要回家才对!

      望月星眉头皱了皱,“具体的想法我不清楚,我猜测,是因为这次的福神的位置被刚回归的成员所占去有关。”

      “你的意思是说,娜娜没有选上七福神,反而被一个刚回归半年的成员选上了?”西野爸爸皱起眉头问道。

      望月星微微的颔首,而一旁的西野太盛就没有那样的好脾气了。

      “娜娜不够努力吗?为什么要将她从福神调出去?”

      这话说出来,望月星眯起了眼睛,看着他。

      “首先,选拔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怎样的站位有运营的讲究。其次,福神位本身就不是固定的,甚至谁都有掉出选拔的可能。如果固定一个人的位置的话,那么对于其他的成员是不公平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还是以利益为优先。

      一旁的西野太盛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半天之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坐了下去。

      “我明白了,这次真的是谢谢望月桑送娜娜回来了。”

      这是要送客了……

      望月星点了点头,站起了身。“西野七濑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女孩,至少我很好看她。过几天第四单的事务会接踵而来,可能会随时让她回来。希望到时候可以谅解一下。”

      面子是给足了,客套也客套足了,也表明了西野七濑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了。

      “麻烦望月桑,太盛送望月桑出去。”

      ……

      说是送,那小子跟把自己赶出来也没什么区别。

      在一声叹息之中,望月星独自登上了回东京的车……

      西野七濑趟在自己的床上,伸着手看着自己的手指。

      自己真的很有潜力吗?自己真的有被人看好吗?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