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直播app最新版下载

      “传你二人道法?你二人来了쩉多久了?”

      䔼 猴子应道:“启禀师父,山间无日月,弟子也不知晓,只是记得后山山谷里有三株桃树,弟子和陆师弟已然吃了七回饱肚了。”

      “你껖二人倒是好造化,寻得那处福地,那几株桃树倒也是灵物。”

      菩提祖师点了点头,笑道:“这般算来,你絍们二젖人入门也有七载,也是时候传尔等道쪣法了。”

      陆离和猴子闻言,都是相视一笑,㋎心中欢喜不已。

      뿆菩提祖师又道:“‘道’字门中有三㹣百六十旁门,旁门皆有正果。不知⃒你们学那一门哩?”

      考验来⎚了!

      陆离心中一紧,知晓能否雵得学无上仙法,练就与孙猴子一般숉的神通,便全看此时了!

      ᮥ那猴子道:“但凭师父意思,只要有些道气,弟子都愿意学。”

      㪷“陆离,你呢?”菩提祖师问道。

      陆离咬了咬牙,跪地磕头⩄道:“师父容禀簬,弟子自海外蝑而来,放弃加入仙门的机会,便欲求得长生之法,这三百六十旁门,无一幖可得长生,还望师父垂怜,教弟子真正长生法诀!”

      都不得长生?!

      猴子微微一愣,随即也学着陆离磕头道:“师父,弟子也与陆师弟一般,只学长生之法!뽮”

      “你二人倒是好大的口气,张口便要学长生之法嵐,可知便是那些历经天劫成道的仙ꚶ人,如今天撶庭之⢷上受仙禄的真仙,亦媔不得长生?!”菩提祖师道。죈

      阴神寿䪁千五百载,元神寿⩩三千,而便是经过天劫的真仙,也不过万载寿元。

      냿陆离面癐容坚毅的道:“求师父赐下长生之法،,弟子只ᅦ求长生!”

      “俺也一样。”孙猴子应道。

      ᘮ菩提祖师闻言,面现愠怒之↻色,道:“好你二人,道门三百六十法,尔等扳竟然一Ⴛ个也看不上,当䘢真是狂悖至极,看打!”

      他走下高台,手持戒尺,与陆离和孙쏷猴子头上俱都重重打了三下,随后倒背着㢷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

      众人当下都急了,这好好的道讲到㜿一半便不讲了,不是鿺耽搁他们修行吗?

      ꃝ方才在饭堂提醒二人的颖海埋怨道ڬ:“你二人当真是好高骛远,连仙路都看不见,还敢奢望ਮ长生,师父传授的三百六十们道字旁门,门门皆可铸金丹,成元神,之前下山┞的师兄们,哪一个不是在外界呼风唤雨,享受富贵。

      你二人恶了师父,什么都学不ઋ成也便算了,还连累我等听道,当真可恶!됵”

      뾁猴子面容带첌笑,任凭埋怨,不发一言,陆离则是连连作♿揖,表示죺歉意。

      随后众人붦各自散去,又ᄺ是一日打杂的时光,到了晚胶间,躺在⊨床上,众人都是呼呼裈大睡,ꊹ而陆离却是闭着眼丝毫无眠。

      及至月上中天,三更时分,陆离耳听得一阵窸窸窣躢窣的穿衣动静,情知是那猴子动了,待其出门之后,随即起身,跟着他走了出去。

      快至菩提祖师寝殿之际,陆离轻喝道:“那猴儿,哪里走?”

      本来鬼鬼祟祟的孙猴子闻听쐶此言,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见是陆离,当即抚着胸口埋怨道:“陆师弟,你可吓死俺了!”

      ≤ “深更半夜驍,不好好睡觉,往祖师寝殿走,你想做什么?”

      陆离明知故问道:“莫不是白日里祖师打你三戒尺,你想伺机报复不成?”

      “师弟休要胡说,俺哪有那个胆子!”

      孙猴子道:“俺只是……俺只㱉是……”

      他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却是不知陆离是否悟出了菩提祖师的意思,也不敢冒然点破天机,怕陆离坏了他的机缘。

      “只是睡不着,出来吹一吹风是吗,我也有同感呢。”陆离縬笑道。

      “正是正是,白日里受了师父ꃴ戒尺,俺心中愧疚,辗转难眠,这才出来走动。”

      孙猴子道:“师弟,你还是快回去歇息吧,俺走走便回。”

      “还回去歇息,好你个猴子,遇见好事想要一人独享,都不曾想过叉我!”

       陆离冷笑一声,道:“师父打我等三戒尺,又备手入中门,分明便是让我等三更时刻坏,偷偷来他濥寝殿,你这猴儿以为只你一人看出吗?!”

      “原来陆师弟你知道了!” 末

      孙猴子讪讪一笑,不好意思的逈道:“俺벓这也不知猜的对还是不对,也怕告诉你师父怪罪,这才不敢言语,还望陆师弟见谅。”┐

      “算了,此次便饶你一回,咱们还是快进去,莫让祖师久等。”

      陆离心急传法之事,没工夫和孙猴子多作纠缠,当即朝着寝殿而去,猴子赶忙跟上。

      到了那殿前,只见殿门半开半掩,内里还点着一支蜡烛透漏出微光,猴子心ꁨ中振奋,情ႌ知没有猜错,先行推门而入。

      直两人进得殿内,见㈚得菩提祖师盘膝坐在床榻迄之上,都是跪在菩提祖师身前,一言不发。

      过了半晌,那菩提祖师蓦然睁开双眸,伸了个懒腰,口中吟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䨢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师父,弟子二人o跪候多时了!”孙猴子出言道。

      “嗯,是你们两个?”

      菩提祖师似乎是此时才发觉这二人ᡰ到来,皱眉道:“大半夜的,尔等不在床上睡觉,羝来此作甚,莫不是白日里怨为师打了你们,想要报复?”

      “师父说笑了,弟子二人是奉您的意思,来此见您。”陆离说道。

      “我的意思?我什么意思?”菩提祖师似笑非笑的看着陆离道。

      “㦳您老巌人家今日惩戒我二人,便是告诉我等,今日午时三更避开众人,悄悄到您房中见您,师父쩲,是也不是?”陆离笑道。

      ⏡ 퉎 “哈哈哈哈……”

      菩提祖师忽然笑了起来,他흧道:“你这小子,机灵之处,一点也不输于这猢狲ѝ,你二人都能领会为师的意思,很好,今日为师便给尔等一个机缘。”

      も猴子和陆离互相对视一眼,都是大喜过望,纷纷磕头谢道:“弟子恭听师父长生大法!”

      “长生……长生……”

      菩提祖师摇了摇头,叹밚气道疘:“你二人慫可知,这世上便是༄连许多仙神都不得长生胁吗듄?”㫽 顢 峵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