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2019

      乔拉齐公爵最终还是认可了加林的说法。

      他们愉快的达成了关于辛迪加组织的战略同盟。

      加林答应他回国后,立刻就对国内的辛迪加势力进行清扫。

      并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配合刺客联盟,

      横扫整个希尔斯布拉德丘䅬陵地区的辛迪加组织。

      而公爵同样答应加林,再给他提供更多辛迪加消息的同时,

      刺客联盟将正是加入到斯托姆加德的军情情报组织。

      并且为加林派出了一位身手卓然的私人护卫。

      这个护卫的绰号玉叫‘利刃’,

      加林望着手里的那枚达拉然许愿币,心里有些懵然。

      輭 公爵只说时机到了,他就会遇到这枚硬币的主人。

      可是根本就没说该如何跟对方联系,

      或者如何让对方完全听从自己的吩咐。

      就这样ᚴ,稀里糊涂的完成了这次的拜访任务。

      望着系统角色界面的属性。

      力量+89 ,敏捷+ 59 ,智力+23 骝

      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满意的,虽然力量没有提升꒣,

      但敏捷的进步还是很迅速的,敏捷一旦达到60点这个及格线。

      ҧ 他的闪避将有一个明显的提升。

      以后再也不怕像上次那样,对手一记简单的 飞踹

      就可以将他踹成옕滚地葫芦了。

      系统升级的经验进度也达到了 200/1000

      这点小小的积累,也让人充满了期待。

      在领取完任务奖励的同时,新的任务㓬也刷新了出来。

      主线任务:安置流民

      吉尔尼斯的孤立政策,分化了他们的国民,

      此刻雷格迈恩之墙前聚集了大싴量的流民,他们正需要你的及时救援。

      请尽快的安置好这三万名无家可归的流民。

      任务完成度:0/30000

      뤌 任务奖励:

      全属性+1,系统经验+100

      鉱 ﲡ 这个任务就是他此次出使的主要目标,

      由于拜访公爵的事情耽误了一上午,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他的副官瓦罗卡尔中尉,应该已经率领舰队,

      抢先一步抵达那里了,接下来的行程应该没有太大的困难才是。

      看着任务奖励的全属性+1,他的心情䉐不禁美滋滋的。

      这种一螁点点提升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而且一次性的将力量和敏捷,都能迈上一个台阶。

      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

      支线任务一:战斗怒吼

      在激烈的战斗过程中,战士们会通过一声声战斗怒吼,

      来提升己方的士气。增强己方的攻击力。

      而熟练的使用战斗怒吼,更是每位军团领袖必修的基本课程。

      请在战斗中,熟练使用战斗怒吼10次。

      任务完成度:0/10

      任务奖励:【强化战斗怒吼】

      将你的战斗怒吼效果提升30%,且持续时间增加100%。

      支线任务二:挫志怒吼

      在激烈的战斗中,战吟士们会使用挫志怒吼来打击敌人的榷士气。

      恐吓你的敌人,降低他们的攻击强度。

      而熟练的使用挫志怒吼,更是每位军匮团领袖必修的基本课程。

      请在战斗中,熟练使用挫志怒吼10次。

      任务完成度:0/10

      任务奖励:【强化挫志怒吼】

      将你的挫志怒吼效果提升40%,且持续时ꢆ间增加100%。

      支线任务三:刺耳怒吼

      战士通过熟练的掌握战斗怒吼和挫志怒吼后,

      通过强化它们的训练中,领悟到一种新的怒吼技能-刺耳怒吼。

      任务要求完成十次强化战斗怒吼和十次强化挫志怒吼训练。

      任务目标:

      强化战斗怒吼 0/10

      强化挫志怒吼 0/10

       任务奖励:【刺耳怒吼】 럆

      消耗10点怒气触发,对周围的敌人造Ψ成一定的震慑效果。

      羶 这三个支线新任务,给他的感觉还是比较实用的,

      在之前对抗狂战士沃拉兹的战斗中,

      䟒 战헕斗怒吼和挫志怒吼多次帮助他们的精英小队,

      摆脱各种的危险境地。

      而此刻通过强化他们,还能学习一种心的刺耳怒吼。

      这个不就是变种的群体恐惧吗?

      之前对抗赫尔库拉的时候,他的那招起手群体恐惧,

      可是真真的打了己方一个措手不及,

      要不是加林天生穿越励志,还䍷真的可能被쥟他直接团灭了。

      这下自己要是有了刺耳怒吼,不就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吗?

      这可是个好东西,一定要偷偷的䛍藏起来用。

      就在加林带着满心的欢喜返回到南海镇的时候,

      马雷布镇长又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大法师安斯雷姆已经苏醒了,此刻正在房间里等他呢。

      加林顾不上吃饭了,急忙赶到大法师的房间。

      当来到这里的时候,正看见凯特琳在喂大法师吃东西。

      大法师斜躺在床上,面色苍白且乏力。

      整个人看起来就촲像刚刚大病一场一样。

      “大法师,您醒来真是太好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没有?”

      加林急忙走上前去,仔细询问到。

      大法师正要起身回答的时候,凯特琳重重的嗯哼了一声。

      迥 大法师看着女儿阴沉的脸色,

      只好放弃起身,乖乖躺好轻声的表示,

      “我没事,现在感觉好多了,

      听说昨晚王子殿下遭到了刺杀。

      刺客抓住了没有,没有惊到殿下吧。”

      加林急忙搭话说到,

      “一个小毛贼而已,已经被我拿下了。劳烦您担心了。”

      就在俩人互相问候的时候,

      旁边的凯特琳看不下去了,

      ꦳ 忍不住出言讽刺说到,

      “我可听说,某人被人拿着匕首抵着脖子和后腰,

      吓得当场就跪在地上求饶了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加林被她的无礼怼的有点生气,

      两次三番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怎么也是斯托姆加德的王子,

      ﻸ怎么会向一个区区毛贼下跪,

      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一点都不可信。”

      攥凯特琳这下哈哈大笑起来,无比得意的继续说到,

      “呐,现在你承认被人拿匕首抵着脖子了吧,哈哈,

      ᅎ还真是个草包王子,连一个盗贼的背刺的都防御不住。”

      加林这次是真有些生气了,忍不住大声喝止到,廍

      “够了,我。。。”

      就在他想把她大骂一顿的时候,突然看见床上躺着的大法师,

      自己心中的怒火不由得平息了下来,

      自己不能和小姑娘一般见识,他可是高贵的王子殿下。

      跟一个姑娘呈口舌之利,有失身份。

      更何况,大法师还在呢,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

      就大人大量的再原谅她一次吧。

      侹 凯特琳正说的高兴,突然看王ث子发难,刚开始还有些紧张。

      但看到王子后来把话头收了回去,自己当场就得意起来。

      “怎么,我说错哪里了吗,

      你们这些贵族就会装装样子,一点真本事都没有。”

      大法师看着凯特琳越来越放肆,急忙出言阻止她说到,

      “凯特琳,你怎么和王子殿下说话呢,

      还不快像王子殿下道歉。”

      喝止完自己的女儿之后,不等嘴巴撅的都快翘上天的凯特琳说话。

      他自己急忙又向道歉说到,

      “真的万分抱歉啊,王子殿下앸,

      我就㵡这么一个女儿,平时的教育上宠溺了一些。

      我替她的无礼,向您道歉,

      还望您看在她年纪轻轻不懂事的份上。

      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说完作势就要起身,给⑔王子行礼。

      加林急忙上前扶住大法师的胳膊,䂻让他继续躺好。

      然后才缓缓的说到,

      “不用不用ލ,我们都是年轻人,些许争执而已。

      您完ף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您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安心养伤。嶿

      我们斯托姆加德的人民,可都深深的期盼ꅮ您,

      利用丰富的魔法知识,重新指引他꘨们守卫家园呢。”

      旁边的凯特琳,在听到加林这一番话之后,

      轻蔑的小声嘟囔到,

      “切,假惺惺。还真以为自己能代表全体人民呢。切”

      房间就这么大,她的嘟囔大家都能听见。

      这下大法师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

      如果之前的那些话有些嘲讽的话。

      其实那都不算什么,但是刚才那句,

      可是真的刺激到王子的内心了。

       大法师急忙拉住自己女儿的胳膊。

      “凯特琳,你自小就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约束。

      所以在成年之后,你选择离家툧出走去外面闯荡。

      我没有怪你,真的,

      我还很高兴自己的女儿总算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并一直默默的祝福她,希望她能纠够获得她想要的自由。”

      说完这ꔛ些,然后大法师摸쒵着凯特琳的秀发,

      眼神款款的继续说到。

      “可是我没有想到,这才短短的两年时间,

      我曾经乖巧机灵的女儿,改变了这么多。

      Ꝡ你再也不穿维多利亚裙了,改穿上水手的短衫。 ᔀ

      以前的温文尔雅也不见了,只剩下现在的빛咄咄逼人。

      我的女儿,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凯特琳在父亲的深情告白之下,慢慢的轻轻哭泣。

      Y “爸爸,您不要再说了,都怪我,我当初不该那么任性,

       就那么轻易的离家出走,害您担心。”

      说完俩父女就开始抱头痛哭。

      加林尴尬的站在一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喗不过回想过去一年,这家人的遭遇,心中也不禁有些唏嘘。

      女儿性格叛逆,私自离家出走,历经磨难,处处遭人白眼。

      父亲意志坚定,决定死守达拉然,但是最终还是沦陷,

      还被曾经的好友驱逐,四处流浪。

      唏嘘归唏嘘,日子还要继续往下过不是࿉。

      他忍不住的打断这对父㘆女,

      “我下午就要前往南点大门继续我的出使任务了。

      我会留下一部分卫兵供你趋势的,大法师㚨,

      他们都是作战的好手,许多事情您,

      完全可以交给他们去做,还望您好好休息早日康复。

      我希望在我这次出使结束之后,顜能够在激流堡见到您。”

      大法师此刻才注意到还有王子这个外人在场。

      急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整理下思绪继续回答道,

      “튲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休息几筪天就会没事。

      您的卫兵还是优先保护王子您自己吧,

      毕竟昨晚的刺杀事件刚刚发生,

      ﳥ谁知道还ﲇ会不会有下次,

      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加林无所谓的挥榸一挥手,直接自信的说到。

      ఱ“今天早上我已经拜访过乔拉齐公爵了,

      他为我推荐了一名贴身卫士,我的安全您不用挂心。”

      大法师在听到乔拉齐公爵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

      “既然有公爵的人保护,那我就放心多了。 跠

      不知道公䈏爵大人最近还好吗,他可是我老朋友了,

      我们好久都没퀒有见面了。”

      加林有点诧异,想不到大法师和公爵也有联系,

      而且看起来交情还不浅的样子,急忙接话说到。

      “我中午拜访的时候,公爵勫邀࿭请我喝的午茶,

      他人挺随和的,我们还一起聊了聊辛迪加的事情。

      他在听说我遇刺之后,

      还主动给我提供了一位名叫’利刃’的护卫。

      只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见ጚ到人而已。”

      大法师听完他的解释,不由得点头说到,

      “公爵的部下都是这样,他们习惯给自己加上各种伪装。

      然后呆在黑暗中保护目标,有他们的人守卫,

      您的安全也算多了一份保证,这样我就放心多了。”

      他们俩继续客套了几句,

      王子一再嘱龜咐他照顾好身体,多加休息之后,

      就返回大厅准备用餐了。

      要知道早饭过后到现在,王子殿下就忙东忙西的,

      只是中午在乔拉齐公爵那里喝了杯红茶,吃了块点心。

      这会肚子已经咕噜噜的叫了。

      王子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刚刚说到利刃的时候,

      훦 齗 原本房间里的凯特琳,明显身体僵直了一下。

      在他离开后,凯特琳就显得心不在焉的。

      大法师还以为女儿是为刚才的那些话反省,

      所以兴致不高,也就没有过多的注意。

      吃完午餐之后,王子的部队稍作修整,

      卫兵们开始整理马具和采买干粮,准备下۴午就要继续出发。

      正当Ꜯ王子收拾自己房间的时候。

      他的房门被敲响了,这뫷多少让他有些意外。

      要知道门口可是有녪卫兵的,他们一톉般可都是直接推门就进,

      很少有人会先敲门的。

      他忍住好奇,急忙回声说到,“请进,门没锁。”

      让王子没有想到的是,进来的不是卫兵,而是凯特琳。

      她看起来好像刚刚哭过,带着一脸的忧郁走了进来。

      “您应该长点记性,至少要学会锁门。”

      王子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孩,猜测她是来向自己道歉的。

      之前的那点不愉快早就烟消云散了。

      “不好意ꃽ思,这个是习惯问题,一时间恐怕⮖很难改正了。”

      凯特琳望着王子那觀和餼善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别扭,忍不住继续讽刺到。

      “恐怕是为了那些贵族少女方便,

      半夜故意留门养成的习惯吧。”

      加林听着她的讽ቂ刺,再总结自己脑海中关于前加林王子的记忆。

      这个还真不能算是污蔑,气氛顿时就有点尴尬了。

      他急忙主动澄清说到,

      ޫ 咫“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那些姑娘都是自愿的,

      不是,我不是那该个意思,趾我是说,你就当我年少无知好了。

      现在我可不再那样了,不是,你别误会,我是说。。。“

      凯特琳看着王子手忙脚乱,满头大汗的着急解释的样子,

      自己先忍不住笑出声来。쾐

      是呀,贵族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或者立场来指责对方呢?

      “好了,不用跟我ィ解释那么多,那些都是你的私事,

      ⇏ 我一点都不感兴趣,你刚才在我爸的房间说,

      乔拉齐公爵给你指派了一位贴身保镖?叫什么利刃的?“

      加林听她不再提之前的事情,心里多少松了一口气。

      前加林做的混账事,他还真不好解释。

      “嗯,是叫利刃,可惜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真人,

      这个利刃也是够神秘的。“

      凯特櫓琳听加林直接承认,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随口问到,

      “那他有没有你给㦨提供信物或者接头的方式吗?“

      经她这么一提醒,加林才想起那枚硬币的事情,

      㒶 急忙转过身去,从床上的行李箱里翻出里那个信될物。

      拿给凯䎁特琳看,轻声说到,

      “你不说我还差点吡忘了,诺,他就交给我这个硬币。

      说是什么信物,我连去哪里找人都不知道,

      要这信物有什么用。“

      凯特琳小心的用手接过那枚硬币,

      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嘴里轻声念叨着。

      “人人皆得奉献,奉献皆为人人”

      王子看着有些神神叨叨的凯特琳,不由的有些诧䲛异。

      这姑娘不是被什么邪教洗脑了吧,还没有等他做出反应。

      凯特琳直麵接跪倒在地,语气坚定的说到。

      “刺客联盟,利刃-凯特琳,听从您的召唤。”

      加林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你就是那个赑利刃?”

      凯特琳并没有第一时间起身,而是依然保持着跪坐的姿势。

      语气肯定的说到。

      “是的,我就是利刃,就是您要找的那个贴身保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