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魔幻传奇>

      陈晨走进家门。陈晨父母正在客厅看电视。“爸,妈我回来了,饭都做好了,看来我回来的正是时候啊,嘿嘿!”陈晨父母疑惑看着陈晨,身上脏兮兮的,左手臂上还绑着几根木棍。胸前背着个大书包。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我是你们儿子啊!”

      陈母率先说道:“儿子是不是遇到抢劫的了?要是人家抢你,要什么就给人家什么,命最重要,你这胳膊怎么了?跟人家反抗来着?打的严重吗?报警了吗?老头子上楼找老张去报案,咱儿子让人欺负了,你还愣着干嘛?”

      陈父摆手示意陈母先停一下。对着陈晨道:“怎么回事?”

      “嗷呜”这时小白兔从背包里漏出自己的小脑袋,嗅嗅四周,又看向陈母叫了一声。

      “儿子这小白猫好漂亮,这眼睛还是红色的。怎么身上也都是伤?你两一起被抢了?怎么牙这么长?这是什么品种?”可能是因为无论什么年龄的女人也无法拒绝如此可爱的小动物。陈母的关心已经转移到小白兔身上。

      “也没什么,我看到几个人用铁棍打这小猫,打的可惨了,打得它叫声都变了。您说说您儿子我,这么有正义感的一个人,我能看的下去吗?我根本看不下去,就过去找他们理论,谁知道他们上来就打我,我是一个吃亏的人吗?爸您说说,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一个有血性的爷们儿咱们应该怎么办?”陈晨思路清晰,给母亲讲可爱的小动物遭受欺凌,给父亲蛊惑血性反抗。几乎父母异口同声道“揍他们!”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啊,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于是,我就这样了,爸我胜了,您别看手臂伤了,可我给他们都打横了,没一个还能站起来的。妈,您看这小猫这么可爱,小手给让坏人给打折了,这要不是我下手快,我现在就是回家找铲子了。”

      “行了,别贫了,动手的时候没人看见吧?伤处理好了吗?用不用去医院拍个片子?”陈父关心的问道。

      “对,对老伴,也带猫猫去看看吧,你看看这一身伤,小手都折了,多可怜啊……”陈母接过小白兔轻轻揉捻着它的脑袋。

      陈晨手指着母亲看着父亲问道:“这是我妈吗?亲儿子都不关心了?”

      “你多大的人了还和这么可爱的小猫争?好意思吗?腿长在你身上,难受还不知道去医院?这小家伙呢能告诉你我难受吗?能说我疼,我手折了吗?”陈母叭叭的数落起陈晨。

      “妈,放心吧,我们俩都处理好了,您没看我们两这夹板吗,正宗老中医!1个月痊愈,出什么问题可以去砸店。”

      陈母听完放心了不少,又嘱咐陈晨以后不要打架,要遵纪守法。然后就给小白兔弄鱼吃了。

      陈晨坐在桌边吃着饭。心里却想着,之前系统故意抹去灵草药方,不过就算给了也没用,当时手里没灵草,现在有了灵草,又有了药方,手里必须多点底牌,多换点积分,这都是保命的东西。真没想到这群和尚上来就下杀手。难道武者的路就是这样?那我以后呢?需不需要杀人?还是能不杀就不杀,做人要有底线。

      吃完晚饭,收拾了碗筷。陈晨去找老王。

      进了111老王还是坐在柜台里,眯着眼睛在发呆。表情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和白天耐心给自己讲解问题;关心小白兔,都不能用判若两人来形容,根本不需要形容词,这就不是同一个人。

      “今天够早的,进来把门关了,坐会,药汤还没好。”

      语气冰冷,没一点好脸色,嗯这才是老王叔,白天跟我出去的真的是老王吗?懂了,人格分裂症……我的药方里还真没有能治这病的。算了,反正离心脏还远着呢,要不了命。等自己到了炼气期多给他炼几炉加精神力的丹药吧,估计能有所改善。不过自己观察过老王说身体状况强壮啊……越想越晕。

      “傻站着琢磨什么呢?过来,这个给你。”老王手里拿着一把钥匙放在柜台上。

      陈晨一脸疑惑“师傅!这是见面礼?”

      “嗯,到了以后看看喜欢不喜欢,喜欢过户给你。”

      “师傅!过户给我?房子吗?”陈晨脸上笑开了花。

      “是的,西山山脚下那个村,一套小院,村里人很少相对比较安静,那是我刚退下来的时候买的。你那么多灵草,研究也需要地方吧,那个地方足够你用。自己警醒点就出不了事。拿着吧!”

      陈晨真的有点小感动,这个便宜师傅对自己真的很好。自己一定要报答他。

      陈晨略微思量了一下开口道:“师傅!徒弟问您个问题成吗?”

      老王抬了下眼皮使自己的眼睛能够直视他“说吧,能告诉你的,我自然会回答。”

      “师傅!您这么厉害,您是什么修为?”

      老王眼神闪动了一下,便答道:“炼气期大圆满,卡在晋升筑基快十年了。”

      老王沉默,眼神中有落寞,有不甘。陈晨也沉默,眼神中只有震惊。

      这么厉害,我说咱们去小试炼你那么嚣张呢。可也不对啊,那也有主持啊,一群小和尚都是炼体一二三的水平,这主持应该挺厉害的吧?算了还是问问吧。

      “师傅!那小试炼主持什么修为?”

      老王一撇嘴道:“炼气期六阶。三招弄死的货,要是加上阵法还有他那两师弟的话……”说着一顿,陈晨听着也往前近了一步,太讨厌了,太吊人胃口了,过了十几秒老王才继续道“百招内,阵毁人亡!”

      语落杀气出,这时陈晨体会到老王的杀气,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冷了下来,自己的身体在不自然的颤抖,好像猫咪遇见老虎一样,从骨子承认自己的恐惧。这样的气势就是炼气期吗?

      “体会到了吧,这是炼气大圆满,内气外放,炼气八阶后就能做到,不是什么高深的功法,可只有大圆满时才能做到用体外这股气防御兵刃。大圆满之前防御下普通拳脚还凑合,但是利刃只有大圆满才能防御,记在心里。要是以后你用刀砍人,他都没动手,你就砍不动了,你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跪下,不顾一切喊出‘大爷饶命!’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师傅,那练铁布衫,金钟罩的呢?”

      “那也是炼气五阶以上用这样的功法才能做到,你一样惹不起,也只能跪!”

      “呃……您说的好有道理……我记住了。师傅,那您卡在这个境界那么久就没有想过什么办法吗?”

      老王眼神更加落寞“办法?确实有!”

      陈晨一脸兴奋开口问道“什么办法,您说,我想辙给您把这事办了!就当我孝敬您老!”话语真诚,没有一丝杂念。听的老王都感动了。“傻徒弟!师傅的修为都解决不了,你还有办法?你的心意师傅记下了,差不多了。走吧,药汤差多了。”

      陈晨一脸焦急伸手拉住老王:“别介啊,师傅!就算我办不到,也要说出来让我死心吧!这老是话说一半的,您是想让您徒弟英年早逝吗?”

      老王打开了陈晨的手:“屁话,呸呸呸。告诉你也无妨,筑基丹,这丹药可以让我突破这层桎梏,只是这东西,一亿一颗,且你有钱不一定买的到。这世界上已知的丹药师不过五十人。都在几大门派中,而这不到五十人里会炼筑基丹的不过十人。具体是几个,我不清楚。”老王叹了口气继续道:“而且真想要,不光钱,还要帮那些门派做几件事,或是直接加入替他们卖命。我跳出了一个圈,不想跳进另一个圈里。这下你懂了吧?”

      陈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在清楚不过了,丹药师真不是你想学就能学的,怎么提炼灵草精华,怎么把精华融合,这些可以随便找个老师给你讲明白。但主要的不是这些操作技巧,而是丹火与丹方,就如同一个世界上最好的裁缝,他拥有最灵巧的双手,可你不给他图纸,不给他工具,他怎么给你做你想要的衣服?陈晨脑海中的丹方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缺得是丹火与丹炉。可这是问题吗?系统里都有,只是太贵了……丹火最便宜的都2金币,丹炉倒还好绿色框的十几个银币就能搞定。以后能炼丹了帮帮老王,看来这事不是特别难!

      跟着老王到厨房,把药汤弄到洗手间大木桶里,然后加热水稀释。大功告成,老王回屋看电视,陈晨泡到大木桶里,功法自动运行,开始吸收药汤。

      陈晨仰着头靠在桶边,让自己坐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思考着接下来的事,灵草有了,小加工厂老王给提供了,现在就剩下工具了,明天先去老王给的院子看看,再去电器城买工具。

      一个多小时后吸收完药汤,吃完小茄子。不出所料炼气期四阶了。跟老王显呗了一下在老王吃惊的目光下回了家。

      “你可回来了,你看看这小猫多粘你妈,三条腿还一蹦一蹦的追着。你妈也真心疼它,到哪都抱着。这一晚上什么活儿,都不干。你去把垃圾倒了在去睡觉!”一进门就迎来了父亲的抱怨,陈晨只是微笑着接过垃圾。又走出了门。

      一只胳膊,真不方便,虽然打着夹板,但偶尔不经意间动一下还真痛。要不要也学电视里弄根绷带挂脖子上,会不会好点?明天一早试试。

      深夜。陈晨睡的很沉,可能是因为太疲惫了。而另一边,李依依,却失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