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九风川没有试图让西野七濑的血压再升高些,视线停在3020号门牌上,暂时想不到在这家酒店里还有什么要做的事情。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还给九风川,西野七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3020号牌子,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要做的。

      “接下来做什么?”

      看着西野七濑润润的嘴唇上下翻动,九风川很想说“做点爱做的事情”。

      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总是忍不住会想到一些有的没的,自制力被动降低不少。

      认真思考了一秒钟,九风川转身准备下楼梯。

      西野跟在他身后,听他解释。

      “第一个趋熵者出现在我们的‘出生点’,这么说好理解吧?”

      以前就爱打游戏,成为一名归熵者后的西野七濑,每次做完任务都会报复性的游戏,用以宣泄情绪,庆祝又活了下来,论游戏名词,她比九风川了解的更多。

      “嗯,知道。”

      “第一个趋熵者更像是等在出生点外的小怪,让我们熟悉这个任务,第二个趋熵者从难度和强度上来看,都要高于第一个趋熵者。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透,第二个趋熵者是用生驹里奈以前那些不好的记忆中的负面能量构建了幻境。

      如果说第一个趋熵者是单打独斗的战士,那第二个就像是游戏里会俯身npc配角的难缠角色。

      我们只是两个Lv.2,任务难度和长度都不会太过分,按这个逻辑,酒店这里不会再有怪了,通往boss站的路上可能会有小怪,也可能没有。

      boss战用脚指甲想也应该猜到,是在个最终甄选的地方,在……在哪儿来着了?你知道吧?亲爱的小七姐姐?”

      心里的不爽被九风川那张弟弟脸完克,何况九风川说话声音又好听,长的又英俊,就当是收了个年下弟弟吧。

      西野七濑如此在心里安慰自己,努力的松开了攥紧的拳头,暂且搁弃在九风川脸上打出个对称青光眼的想法。

      “就在港区的乃木坂大楼。”

      跟在九风川后面进了电梯,西野七濑神经质的看了一圈光滑入镜的电梯四周,防备着万一会从镜面里冲出的敌人。

      电梯正在下降,里面没有别的客人,摄像头在九风川蒙脸进来后,第一步就给盖上了。

      “放心吧,酒店内,甚至等会儿去那边的路上都不会有趋熵者了。”

      看西野紧张防备的样子,九风川提醒道:“长时间绷紧神经反倒会让你的反应速度下降。”

      “凭什么这么确信?你那套还没说完的、GBA游戏规律一样的逻辑吗?”西野七濑不信,认为还是时常保持警惕更稳妥。

      “要不要赌点什么?”九风川见她一幅坚决不信的样子,顺势提出赌注。

      “我不会做你女朋友的,弟,弟!”西野七濑呵了一声。

      “……不要那么自恋。”九风川无语了一下,他本来就没想赌这个。

      聊骚可以,他其实,对谈恋爱很畏惧。

      “那你想赌什么?”

      西野惊奇了一下,看这家伙的样子,似乎真没有想过用“恋爱”做赌注。

      西野拒绝的主要原因还有一点,她目前还是高山一实的女朋友,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脚踏两只船。

      渣男渣女会被柴刀斩首的。

      “知道组队这么一回事吧?”九风川问道。

      “你是说……?”西野七濑愣了一下,没有马上拒绝。

      组队,如同很多联机游戏可以组队,主神空间也可以组队。

      但主神空间一旦组队,就不能再换队友,除非其中一个队友死了,才能再次组队,同时,如果最后判定是你设计陷害或有见死不救的行为,便没有再组队的资格。

      也就是说,这是比绝大多数婚姻还可靠的关系。

      组队申请一旦提交,双方就都需要做组队任务,一般都不会太难,目前所知的,因为组队任务死亡的归熵者很少。

      组队任务完成,即可组成队伍,以后每次任务,两人都会一起执行,好处是不用做单人任务,坏处是非单人任务比单人任务普遍难很多。

      “没错,我们两个的能力是最容易配合的,如果我们两个组队成功,死亡率将会变得很低很低。

      对你来说还有一个好处,如果我不能解开那个不老诅咒,五年后,如果能活到五年后的话,我怎么样都会死,而你可以换队友。”

      【献祭】配【替身】里的黄金体验,真的是绝配,不光是九风川这么想,西野七濑也同样这么认为。

      如果以后还能有机会得到疯狂钻石,只要西野七濑不被秒,两人基本就是无敌的组合,九风川只要献祭获得强大的力量就行,有西野七濑帮忙修复身体。

      “好,但是如果你输了呢?”西野七濑同意了。

      “如果我输了,那就……做你弟弟?”九风川都不知道自己这么穷,有什么可以给西野的。

      “……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弟弟。”西野七濑挑起好看的眉毛,嘴唇翕动间,大白牙不时露出。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如果我有或者我能做到,就都会去做。”九风川道。

      “赦免卡?”

      赦免卡,在任务中死亡时可以复活一次,任务失败积分不足以扣除时免死一次。

      “……我上哪儿弄那玩意儿去。”

      “那,你擅长什么?”西野七濑犹豫了一下,问道。

      擅长什么?那可多了去了。

      “羽毛球,职业水准,还有白酒,我能喝二斤,另外就是,推理能力还说得过去,画画也画的不错,我是本子画家来着。”九风川随便说了几个技能上的长处,身体素质上的长处不适合告诉西野。

      “本……变态,那就推理能力好了,以后有需求时,你就帮我。”西野说道。

      主要是羽毛球啊喝白酒还有那个画本子的技能都没啥用,西野基本都用不到这些领域的帮忙。

      “说的像你赢定了似的,放心,我这种大慈善家,就算你输了,有需求我也会满足你的。”

      九风川拍拍自己,表示自己是个善人,乐于助人是良好美德。

      西野七濑总觉的他说的怪怪的,不过她已经输了第一段了。

      从电梯走出,出了酒店,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