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早人人射

      本来杨皓想着要几天时间才能走完灑甘谷的。

      结果他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回到了五渢丰村。

      他发现这样考뢏察,根本没办法做。

      他没有工具。

      测量的工具。

      水压的大小,取决于水深。在没有水泥那样的强力粘合剂之前,就算要修水坝也修不了多高。

      他想山谷内修水库,主要ⲣ功能是为防旱。当然要特别重视其库容。

      只有拥有足够的库容才能发锵挥水库应有的功能。

      他发现,山谷中河谷的落差变化太大。用肉眼观测……emmm…… 斦

      他用肉眼根本没办法计算在某处修建了水坝,水头会涨到什么地方。当엦然也没办法计算库容了。

      地震之类的,倒不是他重点关注的。而且他也没听说过关中历史上有大的地震记载。

      但他得젠尽可能让水库发挥功能。

      所以他看过三处似乎都可以适合修建水坝的山口,退就提前回来了。

      回到家中,杨昭早已经回家了。

      一家吢人算是团聚了。

      看到他平安回来,杨柏德松了一口气,将他三兄弟叫到正厅。

      这是有事要商量呢。

      뷀杨柏德让长随都退喀下了,才跟他们说:“大郎、八ㅊ郎都要去四门学读书。这是我们家的大喜事。该庆贺!为父想着农忙没那么要紧了,就请想乡亲们吃流水席。⧵你们怎么看?۽”

      没怎㳄么看。

      杨皓当然不发对。

      而杨明和杨昭,则是还没当家。当家的是杨杨柏德,他说了算。

      “既然你们都ꌥ没异议,那就定在三天后。”杨柏德就开始杋分配任务了。“我与你们阿母商量好聞了要置办的东西,大郎则负责采购。퉪”

      杨皓这时说:“父亲,要不让我来采购吧。我手中瑷还有一些东西,若是还够,就不用买了。若是不够的,我再去买了回来。”

      杨柏德一탏想,确实是如此。

      不过这事重要,本应该交给长子。

      杨明却也不想做这事:“父亲,采购还是交给六郎吧。你再给我뺫其他差事也是一样的。”

      “那好,你便负责在家中准뿹备。八郎你就协助你大兄,푪也学着点。”

      杨明杨昭领命应下了。

      鏒 杨柏德又跟杨皓说:“前天你三叔祖与其他几位族老来家里了。说是等你返家,就办了你入族之事。你ㅑ意下如何?”

      ৿ 杨皓笑说:“那不用分宗了?”

      杨柏德点头说:“暂且不分了。”

      䦬 杨昭年纪还小,心里藏不住事,笑说:“六兄你不在家,是不知道。三叔祖他们说咱爹得了朝廷嘉奖,要让濦爹也做族老。”

      杨柏德含笑抚须,颇有一番得意。

      杨皓楞了一下,忙起身行ಲ礼说:“恭喜父亲!父亲成了族老,日后大房就再不能像以往那样肆无忌惮了。”

      其实他还是觉得分了宗更好。只是分宗也不容易,而且杨柏德似乎也没真铁✰了心要分。

      他也不多说了。긷

      “虽如此,你们日后在乡里仍要一如既往。乡里乡亲,应当互相扶持。”

      첔 杨皓三兄弟忙应下。

      杨皓又说:“既然不分宗了,那我就入族谱吧。这事拖得太久了。”

      릛 入族谱的事,他从未担心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甚至他也可以不入也行。

      杨柏德现在才四十多岁,就能成为族老跟几个上一辈的老人并列,姪大概是因为这次朝廷的嘉奖。

      一个宗族的名声很重要,不仅会影响还没婚嫁的人,严重一点还会影响已经出嫁儿褈女。

      而宗族的名鵡声,是逐渐累积的。

      现在他们杨氏就有怎么一个机会。

      朝廷将新犁以“五丰”为名,并以制书方式正式表彰。

      可见杨家二房是要流放百世⟆了。只要将这件记入族谱,五丰杨氏繋的名声自然也随之水涨船高。 ᯌ

      偏偏杨柏德正在闹分宗。相对宗族,现在扝杨家二房底气更足。

      膨虽然分鲓宗不容易,但要真让他闹下攈去,就算最终没能分出去。五丰杨氏也别想沾光,甚至큍还会成为笑话。

      宗族的这次妥协,大概是为了安抚杨柏德,也귱是为了安抚떝杨皓。

      他们更迫切想要做的,是让杨皓记入族谱。要不然五丰犁的事,真不好写。

      谁让朝廷的制书重点表彰的是杨皓,也就是确认了杨皓才是五丰犁的发明人。

      如果杨皓不入族谱,五丰犁就不能写入族谱了。

      以后外边提到五丰霯犁,就必然会提到杨皓。

      他们也想让在提到杨皓时,在前面加上一个前缀ᒠ:五丰杨氏。

      宗族的算计,杨皓知道。 ๅ

      杨柏德和杨明肯定也知道。

      不过既然杨柏德不计较,杨皓也┼懒晝得计较了。

      只要宗族不会影响他做事就行。

      他还真的是有事要做。

      玶在西厢内,他正忙着,杨昭找来斀了。

      “六兄,你这是在做什么?”杨䫞昭看到他用双头尖的铁钉将两块木板钉成一块。边上还䃽放着木匠的工具——刨子。

      他怎么不记得家里有木匠工具来ꗉ着。看着还是新的ꚬ。

      杨皓쌬将木板钉好了,放下说:“你找我有事?”

      杨昭忙说:“小弟是特地来跟六兄ᓰ道谢的。”

      “你我兄煈弟,有什么值得这么郑宇重的。”ﲸ

      “对六兄可能是举手之劳,但若非六兄让父亲带我一同去县衙,县尊大概也不知道我。县ῧ尊不将我报上去,朝荩廷更不会知道我。”

      杨皓笑说:൥“原来你是要说这事啊。以后好好读书便是。식长安是花团锦簇的好地方。你去了,可不要看花了眼,忘了去长安是做什么的。”

      “那绝不能。”杨昭立马保证说。“矕小弟知道入四门学机会难得。我那些同窗,求还求不来呢。小弟定然珍惜这机会。”

      “你知道便好。”杨皓觉得有个弟弟可以偶尔教训几句,其实也挺爽。Ꮩ“你当知道,父亲得知你〖与大兄能如四门学,激动得流了一缸泪。我当日返家,也ˎ没见他老人家有那么激动呢。”

      뱍 “六兄莫要误会父亲。往日아你还未回来,父亲时常念叨你,还让小弟⧞与大兄日后一定要找到你Ꝕ。”

      杨皓看把他急得,忙打断營他,说:“你既然来了,就帮我忙吧。”

      说着,他有拿起了木板。

      “六兄这是要做什么?要做东西,何不找木匠旰做?”

      “木匠做不了我这东西。”杨皓拿着直尺,量着木板的宽度。又那了刨子,将木板刨平整了。

      杨昭看了一会,问:“小弟有什么能帮六兄做的?”

      “你去厨房帮我取木炭来。就用那些小树枝烧成的。最好﬏是那种还没完全烧透的。”

      打发了杨昭,他又了两根木片,夹着一根木条,用钉子埉在一端盯上。

      卽调试了一下松紧,可以用说掰쪚动,不用力又能固定着角度的。

      最后又用一根两头钉,在木条中겢间钉了一半进去。钉额角度,也是尽量垂直。然ท后又将钉子一头用矬子重新弄觾尖了。

      等杨昭取来了‡木炭,他选一根硬度足够的,绑在两根木片另外一头。

      一个简单的圆规就做好了。

      “原来是规啊。”这东啾西杨昭认得。

      杨皓点﷕头说:“它只适合画圆,所以也可以称䨼为圆规。”

      杨昭又看到他画好了圆,就又取了一根木炭削尖了。然后取来直尺圆上画了一道直线。

      不只是一道直线,杨皓还测了圆的直径,正好两尺。

      这圆画得不错。

      他先是用小刀,在划出来的直线上刻出一条直骦线。

      他又给杨昭任务了:“你拿尺子,将圆心到圆圈,分成等分的八十九股。”

      特别强调说:“必须等分。”

      杨昭手냟忙脚乱测量长度,然后又埋头验算每一股应该是多长。

      而杨皓则是要一根尽量平直的木杆。又做了一个直角三角板,边沿都要刨光、打磨。

      ଓ现在的学生对算学那样的东西虽然未必精通,但是依然属于六艺中的一种,是需要学的。

      朝廷专门开设的专科官学,其中就有算学。

      所以,两位数的四则运算骛,杨昭还是会的。只不豫过他的算法杨皓看都头晕。

      因为他是在用筹算。

      杨皓想到了:哦,对了,算盘还没出来。

      至于ퟣ什么九九乘法表?

      “不管三七二十一”这样的话,大概能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敯。

      姷看自己都做好了东西,他还没算好请,杨皓拿起木炭在地上算了起来。

      十寸,分八十九段。

      “每段约为一分一厘两毫四。”杨皓쮠才说这个数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算了……我们重新做。”

      䑃这会尺㻼子的尺度最梃多只做到分,也就是一寸再分十个刻度。看着有三毫米的样子……精准度实在是太差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