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国艾薇动态图及番号

      汉厥王坐在桌前,桌上摆着刚刚呈递上来的奏折。桌前跪着两个宫人,低着头瑟瑟发抖。

      “废物,都是废物!派了那么多人,居然连公主的踪影都找不到。”

       汉厥王气得将折子推到了地上再,砸在那两个宫人的面前,两个宫人却感觉那折子随时都会变成大刀,砍쑼在自己的脖子上。篖

      宫人们知道汉厥王的暴戾,每天都过得如履薄冰。前两踓个在御前当差的人半个月前因惹怒了王被拖出去砍了,他们两个才到御前半个月。为了避免激怒汉厥王,他ᐆ们两个才到御前就♢试着摸清汉厥王的性情,可是半个月过去了酃,只觉得汉厥王喜怒无常。

      “王请息怒。”从小跟在王的身边,看着王长大、斗过其他的兄弟登上王位的老宫人齐祥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个人连忙上前一步跪下以额触地说道。

      汉厥王没有说话。

      齐祥的额头抵着冰冷的地面,很把久都没有㴇动。殼

      㰍 ꁸ “接着说。”良久之后ฉ,汉࣑厥王看了一眼跪着的齐祥道。

      墅齐祥꘠闻言微微抬起头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雺的消息,这只能说明公主隐藏得很好。请王上稍安勿躁,再过两月就是炀王빐的寿辰,公主一㡫向敬重炀王,肯定会赶在那之前回来的。”说完后,齐祥又将头低下,以额触地。

      “混ႋ账!”汉厥王抓起另几本折子돀砸在齐祥的头上,折子的尖角将齐祥的ം后脑嘴勺砸出血来。两个新晋的御前宫人看得心惊肉跳,但是齐祥卑谦的擥身子却一动也不动,仿佛不知道疼。

      汉厥王不说话,过了良久才一拍桌子说道:“嗯,你说得没ꍛ错。”

      齐祥听完后连忙感谢汉厥王的宽容,对着那两个依然发抖的宫人怒道:“还不赶紧谢谢汉厥王的仁慈,然后赶紧消失!”已经被吓呆的两个宫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磕头感恩,然后跌跌撞撞地起身离开了。赥

      롆 看着他们的背影,齐祥的心里响起了一声无声的叹息。

      待两个宫人走后,汉厥王又高兴地和옿齐祥谈起了炀ෙ王寿辰的事宜,像贐是没有发生过刚刚的事렟一样。

      晚上。

      ࣕ 齐祥四处瞅了瞅,看见没有唾人,就走向了那条很是僻静躐的小道,小道有个乖张的名字,叫毮做“杀生径”。

      杀生径平日鲜有人经过,且不说它道小,隐在偌大的皇宫里毫不起眼。再者小道两边绿树成荫,几乎遮掩住了这条小道,连名字都是刻在一块小石头上。其三是因为走的人少,路面还长着小草,不仔细看真是发现不了。

      齐祥一边轻轻地用手拂开路边的树枝慢慢並地走着,身影完全隐在了树影中。大约三刻钟后,他到了一个湖跟前。

      月光下,一个人倚影站在넔湖边看着湖心小岛上的那座建筑出神了一会儿,然后他朝着左右看了看,看到湖边的小木舟之后就走了过去,解ό开了缆绳,划向了湖心。

      쇳四周没有人的声音,齐祥能够听到周围各种的虫鸣,除此之外之外只有自己的划船声。微风吹来,齐祥眨了一下眼睛,觉得很舒服。

      “是你来了吗?”齐祥还在系缆绳的时候就听到里边传来一个沧桑而沙哑绒的声音。

      “是老奴来了。”齐祥系好了缆绳就在旁边跪下毕恭毕敬地回答。

      צ听到齐祥下跪的声音,곲里边的人叹了一口气道:“起来吧,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你不用朝着我下跪。”

      “吺别别别,炀王,你艎别这样说。在老奴心中,你永远都是当㐛年那珟个骑在马背上为东夏王朝开疆拓土打⸌下江山的炀王啊。”说到动情之处,齐祥老泪纵横,他抹了一把眼泪,尽量不让里边的人听出他的情绪。

      ꤄“哎,现在也就你还这样认为了。”屋里的人叹了一口气,接着是良久的沉默。

      “他怎么样?”一阵沉默之ಅ后,里边的人⛔问道。

      “还是老样子,最近几年愈发无度了。我过来时才看见茗小妃被人拖䂼出去,听说是不小心扯断了汉鹍厥王的一根头发,让他㰡吃了痛。茗小妃是新晋的那᫉批秀女里边汉厥王最ᾒ喜欢的,所以最先封为小妃。”齐祥说完后又陷入了沉默꫺。

      “找到绡岚ﻐ了吗?”

      “目前还没有,但是老奴认为公主肯定会赶在王的寿辰前回来的。”

      탡“我当年那么多儿子,却只剩下了最恶毒的那个。讽刺的是,他又生下了一个善良的女儿。”屋里的人不住地叹气,齐祥也跪在外面摇了摇头,不知道该唫说ႄ些什么。

      在大约頍一个时辰之后,齐祥又沿着来时的路摇着小船走了,上岸前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座三层的木棨建瘵筑,其华丽雄伟程度不亚于宫里的建筑,可是在他看来却是满目疮德痍,满满的都是王室权力ﴥ争夺的写意,充斥血腥味。

      悏齐祥缓싰缓地上了岸,顺着来时的小道走去,脑海中浮现出了当年的那场王位畜抢夺战。

      炀王的父王是威王,威王的父王是祁王。

      祁王继承了祖辈传下来的土地和王炥位,勤勤恳恳地当着一黟个王,遵守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人若犯我,我必偿还”祖传规矩。他在领土周围骖都修了好几重的城郭,虽不征兵,但맰年轻人都会集体操练以防战乱。

      埐因此在祁王时代,埐东夏国的子民过得很富足幸福,既没有战乱需要征兵离家模,也不用担心外쩿敌㦬来犯。

      等到威王继位的时候他谨遵祁王的教诲,并按照祁王的原则继续管理自己的子悤民和领土,直到他慢慢老去。一天,他坐在城墙上看着自己富饶的国土突然后瘮悔:自櫺己的国家这么有优势Õ,为何没有去攻打其他的国家以开疆拓土呢?

      后悔就像一颗毒药在杯中散开一끳样在威王的心中蔓延,他越想越后悔,越后悔越想,直到后来,他日渐消瘦,渐渐地有些胡言乱朇语嘭。

      直到有一天,威王突然变清醒,他抓着早已钦点为下一任继承者的炀王说:“吾儿,替吾完成千秋伟业,让我们嶇东夏王朝成为万朝㡝礼拜的王朝。”说完后他紧紧地抓着炀王的手不放,突然颤抖了几下就咽气了,眼睛都没来得㫂及闭上,死后还抓着炀王的手不放。

      炀王一直很崇拜敬爱他的父๢王,因此威王紧抓着他的手也不愿意让宫人强行掰开,跪在威王的床前想起往事就忍不住流泪。就这样过了两天多,炀王因长时间未进食和休息再加䟣上悲伤过度终于晕了过去,宫人们在威王妃的指示下费了五牛屎二虎之力也没能将威王씐已经僵硬的手从炀王的手上拿下来。

      年老的威王王妃看着已经晕倒的自己的儿子,然后弯下腰附身在身子都已经僵硬的威王耳边悄悄说了什么,却见威王紧抓炀王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

      宫人们看见炀王的右手已经被威王握出了淤青,青得发黑。

      那条轺青色的痕迹伴随了炀王很多年,直到他낊完成了威王的夙愿,将东夏变成了一个统一了以前四个小国家的大国。那时候炀王站在城门上往远处望去,想到了多年前母妃去世时告诉他的那件事。

      当年已鯖经僵硬的威王之所以突然⹙松开手是因为威王王妃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威王,你放心得去吧,我会督促峤儿完成你的夙愿的。”那之后的很多年她果然依约给炀王出谋划策,直到她去世前。

      威王王妃是将门之后卸,虽不曾뀽上过战场,但是指兵打仗军事谋划倒是样样精通,所以可以说炀王之所以能够一统四国,威王王妃也Ʂ有很大的功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