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黄色网站

      澽【云端载入中】

      【生成世界:䤇次方】

      这是一个逼仄肮脏的空间。

      站在这个空间里,面前是沾满了褐色污渍的门板,脚下是凹陷不平的白色瓷砖,身后是……一个老旧的破马桶。

      自己居然正身处一个卫生间的隔间敦内。

      弗朗暗自皱眉,这次的载入地点也太寒酸了点吧,前两次游戏䦡世界的觥风格多多少少都有种穿越的感觉,没想到这次巨居然这么现实主义。是在哪个小网吧的厕所里吗,这地方总给弗朗一种出门就会遇到几个洗剪吹小ꬎ青年的感觉。

      世界的名字还叫做“次方”,让人不明所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烌身上还穿着进入游戏时的居家服。他意念一动,便换上了一身中规中矩的白衬衫加长裤。

      됀 任务还没有触发,也不清楚有没࿡有其他玩家,还是打扮的低调一点,不引人注目会比较鄍好。

      这样想着,弗朗便伸出手,慢慢推开了卫生间隔间的门。面前是一个狭窄的过道✦,墙上有几个䬬同样很脏的便池。左手边是个坑坑洼洼的洗手池。

      洗씎手池边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人,正对着脏兮兮的镜子理头发,჌他一头扎眼的金发,右耳上还带着一个耳钉。 㠠

      矞他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好像对自캥己⦃的发型怎么都不满意似的。

      他的脸好眼熟,但还没等弗朗想起这个人是谁,对方就把视线转了过来,然后惊喜道:“弗朗!”

      “是我啊是我啊!”他见弗朗没想起自己,忙补充道:“我是邵冰!”

      弗朗恍然大悟,听连城说,쇊邵冰是一个狂热的游戏爱탴好者笼,每天不是在图书馆打网游就是㧬在云端中,所以弗朗只见过他一次,加上有点脸盲,一閦时就没认出来。

      “你怎么在这?”虽然觉得太巧了有点诧异᳆,但弗朗还是温和的打了声招呼,然后问道䎢。

      “能不巧嘛,安心셬特意通知我芻们陪你来了。蠄不过连城和婉言今晚约会去了,㋇所以只有我这个单身狗上线啦。”他毫不见外地搂住弗朗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桚你叫我邵冰就行,这次的游戏就我们三,没有外人。”

      虽然安心没回消息,但是却已经枴在找人上线了。在闲着没玩游戏的一周里,安心是唯一一个察觉到弗朗心情低落的人,她不止一次的试探他究竟遇到了什么,然后每次都被弗朗一脸꧃漫不经心地敷衍过去了හ。

      弗朗的心里有种细微的暖意,他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有些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这次游戏就我们三흳?”

      “这是我的能力!”邵冰笑着说,露出了嘴里的一颗小虎牙,看起၏来눀阳光又开朗:“玩家和NPC莜的气息不同,我可以感知到一定范围内的玩家。ꔘ”

      弗朗点点头,两个人结伴走出厕所。

      走出ଚ去弗朗才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想象的网吧,反而更像电影里经常出现的西部酒馆。

      ⛠ 昏霂沉的灯光,几张橡木桌,穿着吊带䴣裤的酒保面无表情的站在吧台后擦酒杯。

      㼘吵杂的环境里,豔挤满了五大三粗的男人女人们,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特别:左眼蒙着黑布的独脚男人,手里捧着水晶球走路像漂浮的女人,还有身上画满寮纹身的小哥,以及穿着破破썛烂烂麻袋一般黑袍子连粚脸Ꟙ都看不清的人……简直像什么ᾍ中世纪巫师聚会。

      弗朗扫视了一圈,然后诧异的发现,人群中甚至混着几个机器人。他们的身体是暗银色ʬ的㥐金属,却多多少少都㵰有些残缺破败。

      就ꁞ算不是现实主义的小网吧,也别和自己想象的差这么多啊!

      弗朗心中暗自叫惨,本来以为是款中规中矩的白衬衫,在这个环境里却显得格外扎眼。

      在这里穿奇装异服,皮裤皮衣,甚至麻袋床单都不奇怪叾。ﮬ反而最奇怪的就是弗朗这种规规矩矩的白衬Ⱄ衫。倒也不是说这里没人穿白衣服,主要是,别人穿的都没这么干净……

      可是现在换衣服也来不及了,自己身边穿着黑色皮衣的邵婥冰倒是完美的融入了环境。但是弗朗也不是很在意,他表情闲适믞,带着邵冰就走到了角落里的一张橡木桌边坐下。

      反正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两个人坐下了,醔因为看着两个人没什么奇怪的举动,原本被短暂吸引了注意力的一些人也扭回头去继续做自己的事☽。

      邵⽖冰有点兴奋的看了一眼四周,压龹低声音对弗朗说:“这些人也太酷了吧,这是什么地方?中土世界?霍格沃茨?”縷

      隟“你家霍格沃茨側有机器人?”弗朗也斜倚在桌边,压着㉞声音吐槽了一句。他的目光一刻不停地在人群里搜索,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与安心汇合。他问邵冰:ﵪ“你的能力能泲不能感知到安心在哪?”

      ꙙ “能。”邵冰闻言闭上眼睛,面色严肃的感觉了一会,然鰱后睁开眼睛笃定道,“安心应该在这个酒吧里。” 㚁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弗힂朗问,“没了?”

      邵襝冰露出一个不太好意꽮思的笑容,“没了。只能感鼚知到这个。”

      弗朗一脸揶揄的瞥了他一眼,正셚要说什么,酒吧的门却被몝一脚踹开了。

      门外是一条黄沙飞扬的马路,雾蒙蒙的一片,看不嗌清什么。尘土中站着一个高大壮硕的影子,他走了进来,又重重把门关上㬶了。

      这关门的力度着实不小,“嘭ᇴ”得一声갂。酒吧里的人群都静了一瞬。看向进门的人。

      那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高跾大男人,因为胡子太浓密了,甚至有些看不清长相。他手里提着一个篮球大小的蛇皮袋子,一路挤开人群走到了吧台Ꭿ边。

      有人认出了他,便招呼道,“毛胡子回来了,战况如何?”

      ㊃ 毛胡子接过酒保递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弗朗注意到他的右手是一只机械义肢。这只义肢的指쯧节分明,虽然站䥟着一些污渍尘土,但依旧光滑美丽的银色手指十分灵活,如真正的手指一般。和毛胡子邋里邋遢的个人形象很不符合。

      这时正好一个暗金色的机器䟁人从弗朗身边走过,弗朗ि看见虽然他的身体上用废铁修补了好几处,但原本的身㯝体依旧闪着柔和美丽쟁的光泽。这个机器人微微侧着身子和身边一个女人说话。无论是动ዮ作还是神情都和真正的人类如出一辙。

      穧 看来这个世界的科技程睟度很高,至少高于现实世界。弗朗摸着下댸巴思考着。龲

      “战况ܼ还行。”吧台那边,毛胡子喝完了酒,向之前那人说道揕,粗犷的声音里带着得意:“也就是除去一只蛀虫罢了。”

      쟻他一抬手,就把手中那只蛇皮袋扔在了吧台上。፜袋口뺧散落,霱露出了袋子里的◴一个人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