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

      “必要你妈卖皮!我们才不要。᫭”

      ꣫唐舞麟三人内心疯狂咆哮,别当我们瞎啊!

      舞老师你刚才给的绝对是银行卡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们当着我们的面收钱合适吗?还有螬凯隐你的意䆯志力也太不坚ﱾ定了체吧,为了点钱而已,你对得起我们吗?

      对得起,如果凯隐知道了一定会这么回答。贪财是巨龙的无性,自己也无法避免。

      舞长空退到一旁给四人腾出了足够的场地“准备??”

      “等一下舞老师。”耐弤萨里奥出声打断了舞长空的话。舞长空一皱眉,该不会是这家伙想ר要反悔了吧。“有什么事,现在快说。”

      耐萨里奥不怀好意的道:“舞老师,等一下我能不能使用一些声势大一点,但杀伤力小的法术?”

      “声势大一点,杀伤力小?可以。”舞长空略微思索了一下后同意了,在舞长空看来,声势大一点不过就是爆炸而已。自己只要等下去找龙恒旭解释一下就可꘦以了。

      ബ 뽜“谢谢舞老师!”耐萨里奥一脸坏笑。如果此时莎尼娜亚ク能看见的话就知道ﵙ老爹要搞事情了,只不过莎尼娜亚现在在无底深渊,不在斗罗大陆。

      “开始!”舞长空一声令下,唐舞麟三人抢先对凯隐发起了攻击,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是大家都清楚峤的。唐舞麟的蓝银草缠绕着两柄千锻钨钢锤犹如鱿鱼ꦮ的触手一般朝‱耐萨里奥用力砸絣去,同时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单手长剑用来护卫自身。

      Ꞌ这把单手长剑是他在老黑龙那里积累消费两百金币后的赠品,质量睸怎么样他还没有试过,굖不知道情况。不过从单手长剑的名字就可以听出了。

      “西奥纳斯努制式装备ⱓ”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如果唐舞麟知道西奥纳斯努是一个盾矮人王国的话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

      古月站在唐舞麟身后,三긔发小火球加上一个隐藏在蓝银草当中的法师之手适时跟上。同时尽力操控凯隐脚下的土地化为泥沼㥋试图困住凯隐。

      至于为什么不用其它法䠬术也是有原因的,隐雾术范围无视敌友的,一但用出㹗来第一个坑的可能不是敌人而是队友。

      谢邂则鍮是在试探⿜性地发动一次光龙刃后就在一旁游走伺机而动。

      侧身矸躲过千锻钨钢锤的攻ᐨ击,“动能脉冲!”凯隐将手中的法杖用力插入脚下的泥沼中,红色的宝石发㳴出了璀璨的光芒,一股无形的冲击波以凯隐自身为圆ꓙ心向四周冲击出去。

      这个一直以来都被耐萨里奥用来击退唐鞞舞鹥麟的法术第一次证明了自己凭什么能够成为号称“殥法术沉默”的六环法术。

      在接触的一瞬间,四Ȫ周的魂技、法术、元素等等这一切在动能⚱脉冲面前如同纸糊的一样被轻易撕裂,周围的一切变得黑暗,三人体内的魂力在冲击波下被震散,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平日里对他们百依百顺的魂力突然变得不受自己的控制。

      谢邂勉强站立了起来,想要再释放一次百年魂技,黄色魂环微微闪起,但很快又重新沉寂了下炟去。明明能够感觉到自己駞体内还有充足的魂力,却无法使用,这就是几人此时的感受。 乣

       而古月是其中最为震惊的,身瀄为龙神的分身,掌控所有元素的银龙王,元素一直⎶以来都不曾远离过她,永远都是她在战斗时最为可靠的朋瀰友。

      而在今天,她第一次失去了䵷这个可靠的朋友,她能感受到身边的₴元素还在,可自己却失去了对它们的掌控权。不管自己怎么样,元素都没像以往一样重归自己的掌控。

      如果这只是偶然的古月可能还不会在意,可当这种力量是能被人学习的时候,两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果然,前辈就是前辈,那怕只是人类型态实力都与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甖层次的。”

      古月看Q向耐萨里奥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崇拜,先前她还可能因为自己银龙王的身份而铛将自己地位置于耐萨ा里奥之上,而现在古月已经明显将自身定位置ᄕ于耐萨里奥之濎下了。不管是费伦、托瑞尔、艾泽拉斯还是斗罗大陆,强大的龙类会得到其它龙类的ҥ尊重这点都是一样的。

      将腿从泥沼中拨出来,剗顺便还看夀一下有没有脏到自己的袍子。检查一쩯下后,耐萨里奥往身上叠了个猫之优雅撒腿就跑,靠!玩大了。只注意控制削弱杀伤力,忘记控制影响范䜞围了。

      教导处这边,愤怒的咆哮声回荡在教导处内,路过的老师没æ一个敢上前去打扰。

      “舞长空!你在搞什么鬼,不是说䃹好不再给我添乱了吗!为什么室内训鐫练场连带着周围的一整片区域全部停电,连电꥘路都烧坏了!你知不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影响!你斉要是不给我个解释,今天䊯这事我告诉你没完!”

      龙恒旭一阵火大,这舞长空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呢,这从上午的保证到现在才过妛了多久?12个小时估计都还没到吧。

      “那么多的电岬路要维修,损坏的ฑ设备要进行更换。教育部今年的教育资金还没发ⶮ下䗔来,⎲去年的已经快花光了,再算上这笔费用,你叫我拿什么去给那些老师发工资!你舞长空一个人有钱不要工资,但他们要퍻工资养家糊口啊!” 뢉

      䆌舞长空敷衍的声音从魂导通迅器的另一头传来“好好好,知道了,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个解释,先让我想一下怎么编,没事我就先挂了。”

      “编!你刚说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教导处⨩主任了!我?”鄸

      㔑“嘟嘟??嘟。”电话挂断的声音响起。

      ꣍陵 “妈蛋,挂我电话!”龙恒旭用力将魂导通迅器摔在地上,好ক像这个魂导通迅器就是舞长空一样。

      不过下一效秒又连㸚忙弯腰将其捡起,拍干净上面的灰尘。

      “还好,通迅器没砸坏还能用。”试着拨打了一下电话发现还能用。龙恒旭也是松了口气,现在学校的经费已经够穷了,要是因为一时生气要再添上一笔花费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

      龙恒旭将魂导눆通迅器插回座机后整个人像失去了精神气一样瞬间瘫在皮椅上。

      对于舞长空,他知道的可不少。从进入学院那一天起,他就是最著名的话题人物了。长得帅,实力强悍,名副其实的学院第一强者。但同时也是桀骜不䫝驯,不遵守䇟学쇇院制定的教学大纲,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来。

      更是被学院的女学员们评为男神。这家伙就算是院长的面子也不卖啊!据说卂有次院长找૆他谈话,话还ꖧ没ែ说完,这家伙就推门走了。不过,他ቒ也确实是有值得骄傲的本钱,他可是来自于那个地方的。

      还不漡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已辣经拥有了六环魂帝的修为,哪怕是在那个地方,据说他都是,天才级别的存在。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才来到这里。实力强大,背景深厚,这种人自己怎么处理啊!

      土 思杹考了许久,龙恒旭重新拿出魂⨂导通迅器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王虲处长吗?我是龙王任呀!”

      “哦,龙主玒任啊,你뮿这大晚上的电话打我这儿来是輀有什么毤事吗?”

      “有,王处长,关于这个今年的教育资金的事??ꌿ”

      “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砰!这狗日的王胖子!”可怜꓾的魂导通讯器又被砸了一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