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的2019网络地址

      뷏 霍ᣯ德尔一边飞奔一边回过头,飞快肴地挥动着手绾,锋利的气刃狠狠地刺进那些灰色守卫的身体。在和枯锋嗜骨交战之前,他把一枚定身骨刺悄悄丢向了远方,尽管范围有限,但也足够让他逃出包围。

      但很快他们就被灰色的守卫发现,身后,锋利的石刺向着他们射来,打在他的气盾上。

      突然,黑魂停了下来。

      “怎么了?”霍德尔转过头,此刻,他们已经到了城墙的边缘,再向前一步就是城外的大地。

      “飞下去。”霍德尔拉住他,脚下ߚ的空气呼地流淌,但奇怪的是,那个身影并没有跟着他而漂浮起来。

      “没用的磘,地源人身体里太多地元素,是无法飞行的!”黑魂摇了摇头。

      “那你能把下边的大地升上来么?”霍德尔呼地躲过一旁激射而来的石圀刺,一边朝着黑魂喊道。

      “不行,这里的距离太远,已经超过我了能够控制的范围。”看着城䲖墙下的大地,黑魂摇了摇头。

      “看来你们遇到了些麻烦啊。”嬉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霍德尔回过头,枯廯锋嗜㗏骨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容,ज़他的身边,一排排灰色身影和士兵站在那里,手中拿着锋䧖利的武器。

       “命䮾运给了你们飁机会,既然你们把握不住,那就别怪我了。”枯锋嗜헄骨说着,向前挥了挥手:“抓住他们!!”

      吼!灰色的人群一拥而上,向着两个人冲去。

      嗡!霍德尔的᨜瞳孔瞬间缩紧,砰,几个士兵的身体瞬间爆裂,鲜红的血液在空中四ૹ溅,但后边,更多的士兵এ已经冲了上来。

      “跳下去!!”看着涌来的灰色身影,霍德尔喊道。 囹

      “什么?”看着脚下遥远的大地,黑魂的脸色无比苍白。

      “对于你这样的叛国者,如果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而那之前,没人知道你会遭受多少惩罚。既然是那样,还不如冒险一试!!!”霍德尔急促的语气在空中响起,黑魂看着城墙之下,有些犹豫。

      呼!又一批灰色的守卫飞驰而至ꔹ,它们手中挥舞着锋利的ᒩ长刀,刀锋已经刺到了两人的面前!!

      “跳!”看着四处涌来的灰色身影,霍德尔的瞳孔飞快地缩紧,下一个瞬间,他呼地抓住黑魂的衣服㛿,带着他一起纵身一跃,跃出城墙边缘,向着下ﲌ方靦飞快地坠去!!!

      ┧ 轰!剧烈的轰鸣声在城外响起,掀起一阵阵烟雾。

      四周安静了下来。

      “哎呀,何掗必这么想不开呢,䉲带着一个不会飞的家伙跳下去,只会摔得緷粉身碎骨。

      唉,想一想那场面,还真是不忍目睹啊。”枯锋嗜骨说着,轻轻叹了㐮口气。

      烟雾慢慢散尽,看着城外,枯锋嗜骨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城外的旷野⁨上,一块巨大的岩石球体陷在大地里,它的上边尽管遍布着裂㬊隙,但却没有碎裂!

      咔,岩石球体咔地碎裂,黑魂和霍德尔从里边爬了出来。

      ꌂ“那家伙?!”枯锋嗜骨的瞳孔瞬间缩紧。

      ᷚ“看来,还是我们的运气更好些。”霍德尔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接着抬起头,看着城墙上方的枯锋嗜骨,微微一笑:“枯锋嗜骨,你的热情款待我已经见识过了,剩溩下的你就自己享受好了。再会!”

      ᣶嗡!锋利的石刺凌空激射,啪地打在一面气盾上丨,爆发出一片涟漪,凌乱的光线之间,两个人的身影呼地一扭,呼地消失在城外的原野上。

      “混蛋!”枯锋嗜骨的手砰地打在一旁的石壁上,眼中ꤙ燃烧起无尽的愤怒。

      “别急,他们跑不了。ᾔ”背后的黑暗里,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

      枯锋嗜骨回过头,一䅐个棕褐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缓缓抬起头,看着两个巐人消失的方向,露出ῤ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北之因德帝国-夜光山脉-西侧入口】

      ῅茂密的丛林在四周掩映,星星点点的萤光闪烁其间爏,映衬出一片安帎静的夜。

      呼,周围的青草随着风飘动,高大的树木之间,巨大的雪鹰挥动着洁白的羽翼,从空中飞快地飞过。

      闇翅柔软的背上,阿克琉克静静地蹲伏着,扫视着周围的一切,鬼山莲泉和天束幽花坐在他的身后,她们的长发随着夜风飘舞ﰱ,显得格外清逸。

      偒 늍“这是哪里?”看着周围美丽的风景,天束幽花问道。

      自从她答应赐印以后,阿克琉克突然对着鬼山莲泉耳语了几移句,接着莲泉便唤出闇翅,带着三个人向这片神秘的地带飞行了ᯬ。뛎

      此刻,看着丒四周渐渐陌生的场景,幽花的心中渐渐涌升起一股不安,尽管她从⇖小很少外出,不能很好地分辨地区方向,但周围的场景很明显和水源不同,到处랂都是她从没见过的奇怪植物,四周的风也显得有些清冷,仿佛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约瑟芬河畔通往ኧ风地边境的唯一通路,夜光山脉。过了这里,从南部出口离开,穿过磷火森林就到风地边境了。”

      阿克琉克轻声说道。

      “风地边境?我宁们去那里做什么?”天束幽花问。

      “当然是去那里的拉塞尔要塞뺽,找我㋠的王爵威利亚。”阿克琉克答道。

      “你ඉ不是说要我们给你赐印么?怎么又变卦了?”天束幽花站起身,略带抱怨的口气说道。

      “我可没有变卦Q,只不过我们三个都没有赐印的经验,就算赐印也不能在这种荒뙳郊野岭吧。”

      阿克琉克环顾了下四ꦬ周。

      “再说了,虽然永生回路理论上能够支持两套天赋,但毕竟还存在一定的风险,水源的灵魂回路到底能否顺利移植到风源人身上,赐印之后天赋属性是否会发生改变,这些都是未知数。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到自己王爵的身边,重新接受赐ሿ印。”

      “所以,说了半天你是把我们两个当做备胎了?”天束幽花撇了撇嘴,一脸不悦。

      “也不全是,这也是为了你们。뻯现侪在的水源太过混乱,更何况你们还是以囚犯的身份逃出来的,总得有个落脚之地。就算你们已经给我赐过印,我也得带你们回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哪里?”天束幽花皱了皱眉,问道。

      “风津道。”阿克琉克一字一顿地说道:“带你去见我们风源的一度王爵,铂伊司。”

      “风源?”天束幽花腾地站了起来,无比反感。

      “我不去!”

      “你干嘛?”看鑕着突然暴躁的天束幽花,阿克琉克腉皱了皱眉头。

      “放我下去!”天束幽花手呼地向后一招,蓝色的冰弓浮现在手中,下一个瞬间,三支蓝色的水晶箭已经凝἖聚在弓上。

      她回过手,冰箭对着闇翅的背벊,眼神中带着䫈无比的抗拒。

      “别乱动,要是从这里摔下去,我们都得死。”項看着幽花,莲泉赶忙喊道。

      “我不管,放我下去!”幽花扬起头,脸上带着无比的倔强,朝着莲泉喊道。

      “你别动䝥。”看着她涨红的脸,鬼山莲泉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밯挥了挥手,魇闇翅呼地扇动着翅膀,缓缓落在一块巨石上。

      还没等闇翅完全挺ᤶ稳,幽花就纵身一跃,落在地上,鬼山莲泉和阿克琉克赶忙紧跟着跳了㖳下去。

      嘭,闇翅化做一道雾气消失在鬼山莲泉的背后。

      “你又发什么神经?”

      阿克琉克看着天束幽花,一脸不耐烦的神情。

      “你有没有为我想过?竟然要把我带去你们风源的腹地˗,让我和杀害我妈妈的仇人们待在一起,换成你是什么感受?!”

      “我已经和你说过几遍了,和你有仇的是西鲁芙什,不是铂伊司!”

      “不管是谁,都是你们风源人干的,我对你们风源人没有好感。再说了,我又顙不认识那个什么铂伊쬾司,和他能有什ᔚ么好谈的?”

      “那你想过没有,你现在是水源的逃犯,除了风津道还能去哪儿?”

      “我不管꾻,反正我不去风源。”幽花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回响,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倔强。

      䢝“所以,不管我怎么说,鳷你都执意不跟我走了,是么?”

      “对!”迎着阿克琉克的目光,天束幽花倔强地说道。

      两个人在林间对峙着,脸色通红。

      “好。”阿克琉克最终抬起手,指了指身后。

      “既然你非要如此,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好了。你的身后是返回水源的路,顺着那里很快就能回到约瑟芬塔城,你要是还想过那种被囚禁的日子,就回去吧!”

      阿克琉克簑说着,转过身,朝着丛林之外走去。

      “喂,是你把我们带到这种地方来的,想ꬍ就这踚么丢下我们不管么?”看着阿克琉克远去的背影,幽花的声音有些慌乱。 醴

      丛林间吹来一阵风,四周的树木摇曳着,发出野兽般的荜低吼,显得格外瘆人。

      “这荒山野岭的你让我一个女孩子去哪儿啊——哎,你个混蛋!”

      看着四周幽暗的密林,天笌束幽花朝着阿克琉克的背影喊道。

      ୨而阿克琉克就像没有听到一样,飞快地向前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方॒向,鬼山莲泉艑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她的瞳孔骤然缩紧!能够明显感觉到,一边的树上,一道十分微弱的魂力一䦢闪而过,向着阿克琉克的方向冲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