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娇娃

      清晨的萌荫城,在这个季节퉿依然还是凉爽。

      此时城中太守府的一处别院内。

      文景明少见的早早起来了,不像往日一般无仝精͞打采,这会脸上带着一股兴奋劲,嘴上流露着抹不开的笑意。

      想到昨日一时无两的断威风,不仅赢了陆云䐟还赢了钱,他一整夜都没睡着,心心念念着今天旷了学也要继续去。

      不过倒是不能让爹发现了才好。

      文ᢙ景ꏲ明暗道一声,心虚的左右看了一眼,随即恢复正常,如往常一般往院外走去,不过心中急切,邢脚步也似乎有点快了几分。

      离开别院,刚准备顺着道路往大门方向亐走,文景明灵机一动。

      “我可以走后门嘛!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随即拐入了旁边一条曲径通幽的小道。

      ꓃ 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文景明穿过小道,前方却是一片后花园,如今这个时辰ꟍ,稀薄的晨雾,在这花丛锦簇遍地的园中,带着些许露水,如娇羞欲滴一般,多少有些赏心悦目之感,濛濛间还有几道身影穿行其中,惹的附近鸟儿不촬时惊鸣飞过,更是多了一丝生气。

      不过文景明可没心思欣赏这些,心中只想着快点溜之䟩大吉,这些哪有昨天赢钱让人愉悦。

      但是,这时园中传出的话语声让他停住了脚步。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 “回公子,叫丝竹。”

      攱“哎㡯呀,真好听。”

      듆 “公子莫要开玩笑。”

      “可不是开玩೷笑,你看你名字好听,长的又这么好看,在这里整理花花草ﲪ草多可惜,不如跟我走,定然比这里逍遥快活。”

      “公子莫要再傳说좳胡话了,让人听了可不好。”

      ៅ“哎呀,你都脸红了,是不是心动了䎇,喜欢上我了。毢”㰤

      “公子,你踩着我的裙摆了䭃。”

      菑 “你答应我,我就放开。”

      췅 ……。

      听到这里,文景明脑中已经就不记得着急出门的事了。

      少爷我内定的女人也敢调戏,还是在我家里?虽然丝竹没有温绣绣那么惊艳媚人,但长得还是特别好看的,现在竟然有人公然挖我的墙角。

      文景明直䣩接调转矛头簢,大步流星䳔般的往花园中奔去。 挔

      园中。

      洪钺正一脸异常欢乐的笑容,热切的盯着眼前的少女,丝竹。

      一身浅翠色长裙,青丝垂落至腰间,被一根束带绑着,精濕致清秀的面容,温婉动人,流露出一股我见犹怜的气质庴,动人心神。

      也难怪见过了无数美人的八皇子殿下,此刻如此动容。

      丝竹被看的一脸绯红,左右为难的不敢多说话,能进到太守府中的客人定是非富即贵,而且自己昨晚早已被叮嘱过,只得更聕加小心谨慎。

      何况自己只是被卖入府中的䒞丫鬟,如何敢춵放肆挣扎。

      洪钺脚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看着丝竹有种狼盯上了羊的感觉,笑容逐渐放肆。

      聸 “你不答应我,我就踩到你答应为止。”

      丝竹刚准备求饶,就看见洪Lj钺身后䥆,自ꤸ家公子文景明快步的奔了过㩄来,一股恶狠的模样。

      햌看着这情形,丝竹愣了一下,想到文景明平时对自酀己枥的态㶺度,又瞬间缓过神,一脸焦急的指了指,张开樱桃小嘴想出声,又因为太心急,一时间竟说不出来。

      洪钺自视身份高,此刻心思全被丝턹竹吸引,謞丝毫没察觉身后动静,看着丝竹的模样,反而出言安慰道。

      “你急也没用,谁来都不好使,你只能答应我,不过就算你不答应也没事,我还能用强。”

      㮜 “哈哈!”

      洪钺越说铚越兴奋,得意的开口大笑。

      谁知才笑到焢一半。

      “藮啪”的一声,一只巴掌直接抽Ꟊ在他后脑勺,笑声戛然而止。

      辀“在我的地盘!”

      “啪韊!”

      “调戏我看上的女人!”

      “啪!”

      “还要跟你走是吧!”

      “啪!”

      閫“谁来都不好使是吧!”

      “啪!”

      “还要用强是吧!”

      “啪!”

      “挖我的墙角是吧?” 柈

      “继玉续笑!”

      文景明每一句泄愤,跟着就훧是一巴掌,连续的几巴掌直接把从没吃过亏的洪钺直接给打懵了,丝竹则是已经呆滞在原地。

      ⿮。。。。。。

      ሌ再说太守文镇霆昨夜接到八皇子洪钺,连忙把人安排在太守府最安全的位置,心中担忧才算落地,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安稳觉,早早起来沐浴更쨬衣,准备去곚拜见一番,莲留个好印象,以后自然也多了几分机会。

      哪知刚走到后花园门口,便听到一声响亮的拍打声,心毖中一惊,脚步就快了几分。

      便看到穉了一生难忘的画面。

      自己的好儿子正抓着八皇子的后衣领,嘴上念念녲有얕词,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在八皇子懟的脑袋上,隐隐有种节奏感。

      文镇霆瞬间感觉天旋地转,两眼发黑,身体晃了晃,最终还是没倒,他自知自己这时候倒了,自己这一家子也就没了。

      㨾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后竟然毁在了自家这玩意手上。

      文镇霆脑中飞快运转,不㪅经意间扫过木丛间一截拳头粗的木棍,心中一动。

      귾丝毫没耽葷搁,抄起来就奔了过去。

      忢那边文景明打完,浑身舒适异돶常,朡原来动䚆人打人这么爽,છ难受陆云一直揍我。

      ﻞ而且还是敢挖我墙角的人,这不是给少爷我找揍嘛!

      洪钺这时候也缓过神来,摸着有些麻木的脑袋,ᨀ转头텎看着文景明,脸色难看䧗到了极点,刚想开口说话,就看到文景明身后,文太守杀气腾腾的到了近粠前。

      直接一菬木棍丝毫不收力的抽在了文景明腿上。

      “咔嚓!”

      木棍毫发无损,腿直接断了。

      뀋 文景明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还不等他继续发出声音,又是一棍子砸在身上,把惨叫声硬生生憋了回去。

      출不过文镇霆没有收手的意思,接着又一棍子抽下,惨叫声又响㷱了起来。

      就这样一棍又一棍的抽下来竇,曐一声声惨叫比刚才打洪钺的声音似乎更加有韵味。

      至少洪钺看的津津有味,也没有阻止的意思,辛叔此ሾ刻也立在了他身边,而洪钺身后的丝竹꣔已是脸色惨白,低着头,随着一声声惨叫身形ꡣ微微颤抖。

      文镇霆虽然是狠着心,但也不可能真下死赌手,都避开了要害,打到最后,文景明已经没잞有了力气惨叫,只有먿微微的呼吸声还证明他还活着。

      “咔嚓”一声。

      这回木棍是真的断了。

      “好了,停手吧!”

      洪钺看了一眼持着断裂木棍,还想继续打的文ᅵ镇霆,阻止道。

      “再打就抮真死了。”

      “这逆子大逆不道,确实该死。”

      “횩算了,我也懒得再计较⋮,看在丝竹的面子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至于怎么处理你应该心里清楚。” ⪛

      “多谢殿⦯下开恩,定然不会有损殿下的声誉。”

      文镇霆顿时心中松了口气,拜谢了一声,这才对着丝竹说道。

      “以后你就跟着殿下,好生伺候。”

      洪钺听了脸上又恢复了笑容,一把抓过丝竹的小手,说道。

      “这倒是我占便宜了。”

      说完对着辛叔使了个眼神,拉着身体有些僵硬的丝竹就走了。

      辛叔会意,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瓷瓶,扔给了文镇霆,留下一句话就追着洪钺离开海了。

      “敷在身上,不会留下后遗症。”

      “多谢!”

      文镇霆抓着瓶子连忙道谢,看着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文景明,心疼之余뢂,还有੤一点轻松。

      至少命保下来了。

      皇家声誉可以谣传,当面冒犯可是死罪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