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听到张朝天的声音,叶青僓云刹那间愣神,这个声音,已经十年没有出现在自己耳边。 龒

      “天哥!”叶青云转身,可是当他看到现ꅗ在张朝天的模样,心如刀绞。

      を 棅“云弟?”张朝天不确定地看了眼叶青云,颤抖地喊了一声。

      锾  “핷嗯!”叶青云重重地点着头,向一旁走去̧,周良年出现在蓷张朝天面前。

      “你,你们认识?”周良年彻底的慌了,现在的他后悔댜刚才没有一枪刺死张朝天,因为他要在方婉若的面前,生生地折磨张朝天。

      只ꆿ要杀了张朝天,他的父母根本不足为惧,而且他的父母是凡人,他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ꄑ杀磿他们。 ꬽ

      修行者若无缘无故斩杀凡人,他的结局一定不得善终廌,这也是为什么㤕张氏受伤周良年愣㒇神的原因。

      “张朝天,你不能杀周师兄!”就在」张朝天冷漠地走到周良年身㊢前举起手中刀砋时,玄气宗弟子纷纷站了出来,阻止道。

      “为什么?刚才他要杀我的时候㼂你们为什么不站出来₨?难道只因为我是个无门无派的人吗?难道我只能被杀,不能杀人吗?”张朝天冷眼看着站出来的玄气宗弟子,冰冷地道ቲ。

      叶青云站到张朝天身后,双眼紧紧地盯着玄气宗众弟子,没有开口㑫。

      “前辈,我们都是豧玄气宗弟子졍,而且周师兄更是核心弟子,如今他也得到惩罚,不如结个善겁缘,我们带他回玄气宗,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我一定如纻实禀告宗门,我相信宗门一定会给诛位一个满意的交代ꔚ。”玄气宗弟子再次说道,看张朝天的意思,他是不可能会放过周良年,如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叶青云身上。

      “问ল他!”叶青云指向张朝天,今天无论他怎么做,自己一定会站在他这边⬸。就像当年张朝天维护自己⛑一样,今天的自己一定要维护他。

      叶青云的话,深深地触动着张朝天,十年了,自己每日都会练刀,练着那把当年叶青云送给自己的刀,风雨无阻。

      “不,他是谁?他鑵只是一个散修而已,我可是堂堂玄气宗核心弟子,怎么会死在这里,你们要是敢这么,师尊他쌊老人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玄气宗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同样,叶青云的话,让周良年感到害怕。

      张朝天的母亲被自己刺伤了,他本人也被自己折磨到半死不活,如今他怎么可能让自퇎己活下去,周良年鄃知道叶青云的话如同自己被判了死刑。

      但懃是他不甘心,所以他发了揾疯的叫啸着,自己堂堂玄气宗核心弟子,不应该死在这里,应该死在这里的是张朝天才是,绝对不应该是自己。

      玄气宗弟子不能动,也不敢动,周良年求助的眼神也被卤他们直接无视了。

      砃 卨对方是芆谁?那可是金丹期的咗人物,就算是众人合力,也没有任何긄胜算,所以他们只能袖手旁观,把这一切记下来밠,直到回玄气宗禀告宗门执事。

      ……

      夜间,张䧉府大堂。

      白天的事情终于结束了,周良年被张朝天一刀ʮ杀死,最后由玄气宗弟子抬走了,只꿺不过离走时,玄⸗气宗众弟子的脸色都不好看。

      伴随着周良֚年的死,张府便闭门谢客,府中下人把整个大堂内外收拾一番。

      “云弟,让你见笑了,今日本是我与婉若的大滵喜之一中,没承想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还把你拖下水了。”张朝天举起杯,一饮而尽,欠意地道。

      “天哥,我欘们是兄弟不是吗?”叶青云同样举杯,满饮一杯。

      “朝天,你好好陪青云喝几杯,我就不在这里陪憌你们了,我去照顾你母亲ꜻ。”张通心中担心张氏,因橠为叶青云的到来᧥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

      “好的父亲!”张朝天也担心自己的母亲,但是在叶青云的帮助下,칡母亲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他心里也好受一点,此刻只想好好的大醉一场。

      方婉若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插话,这件事的起因是她霬,如今周良年已死,玄气宗绝不会善罢甘休,塭现在,她能做的只是陪在张朝天身边。

      넞 “云弟,周良年已死,你有何打算?”酒过三巡,张朝天问道。

      “没什么打算,我打算在你这住上半个月再说。”叶青云漫不经心地回道。

      “可是玄气䯱宗……”

      张朝天正欲再说,叶青云拦下了他,拿起酒杯,道:“天哥,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你放心,我有分쨳寸。”

      听到叶青云这么说,话到嘴边的张朝天没有再说,同样的举起杯。

      叶青云当然知道玄气宗不会就这鋢样索算䯖了,一个核心弟子死了,䄆无论ኻ是ऐ哪个门派都不可能装ﮠ着无动以衷,哪怕是他们有错在先。

      ㊁ 云宗,东峰,云殿趦之上。

      “这次喊大嘿家过来,是有件事可能需要我们处理一下。”宋远天刚刚接筵到师尊震空的消息,把还在宗门的师兄弟䡍喊了过来。

      众人一头雾水地看着宋远天。

      “小师弟可能惹了些麻烦,师尊不放心他一个人,所以想派一个人去和小师弟汇鏶合,你们谁可以前往?”宋远天问道。

      “什么麻烦?”孟长明反问一声ᤜ。

      “也不是什么大麻烦,뾟也就是杀了个玄气宗的核心弟子。럒”宋远天平렾静地道,筵仿佛这件事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事。

      “玄气宗?小师弟为什甓么要杀那个核心弟子?”杨慧追问道。

      珃“你们还记得当年小师弟还在外唖门时的伙伴叫张朝天吧?”宋远天看了众人,把周良年身死的经٧过说了出来。

      “该杀!”

      “杀的好!”

      众师兄弟气愤难当。

      “现在你们都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师尊担心玄气宗会派人去落锋镇找小师弟的麻烦,所以我们应该派一个人出面。”隐宋远天续蘮道。

      “你们都不要和我争了,这件事,我去了!”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孟长明站了起来“师尊对小师弟如何,你们椗都䐘知道,我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也该出点力,我这个当大师兄的必须站出来。”

      鑰“雷好了,那就这么决定吧,由大师兄出面,前往落锋쎂镇,如果玄覯气宗知道自己理亏,不找小师弟麻烦也就罢了,如果他们敢欺负小师弟,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该活动活动了,我们也有好久没有动作了。”宋远天最后拍板,孟长明即刻启程前往落锋ॏ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