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魔幻传奇>

      太虚门内共有五大皉主峰,分别是玉皇峰、青叶峰、紫竹峰、落霞峰以及掌教一脉太虚峰。

      ᧜新入门弟子在未达到锻体邥筑基圆满之前,都会被安排在靠近山硰门外围的太虚别院。

      太虚别院主事由五峰弟子轮换硽掌管,三十年一换。

      这任太虚别院主事叫秦四海,相貌如同凡人四十騮多岁模ꁮ样,身材颇为臃肿,不似寻常修仙者那般俊秀清逸。

      但门内其他弟子谁也不敢忽视这位,这位秦主事不仅出掷身掌教一脉,而且修为可是已抵达炼气化神境,乃是真人级别存在,面貌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芴杜谦领新入门弟子入太虚别院,第一时间便找上了秦四海。

      “秦师叔,弟子已将这届新入门弟子带到,还请师叔验收!”

      毕恭毕敬施礼完毕,杜谦郑重道。

      此岂时,秦四海正坐在大厅中央,手捧书卷。

      听了杜谦话后,中年老缯者默默放下书卷,淡淡道:“不急,桌上有茶׉,坐下喝口茶,然后跟我说说一路见闻。”

      杜谦舒了口气,对秦四海平淡神态并不意外,转身端起桌上茶杯,坐在旁边木椅上,喝了一口茶。

      “禀师叔,这一路上并无意外,一切顺利,我”

      咔嚓!

      ๚ 棻 就在话说到一쒩半时,杜谦身下椅子突然坍塌。

      由于太过突然,没来得及反应,杜谦一脸懵逼的坐倒在地,㌺手中茶水溅了满脸。 捉

      うϸ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陷入沉寂。

      良久,떢秦四海嘴角一抽,面色古怪的问道:“你碰到那个小魔星了?”

      㠪 杜谦这时回过神来諧,哭丧着脸道:“是啊,嗝回来路上正巧碰着小师祖了!”

      “应该不止这么简单吧,你又怎么得罪他了!”秦四海笃定道。

      頽ꗞ 抹了抹脸上茶水,杜谦一脸绝望道:“我,我背着小师祖编排他,结果儶这话被他听着了,这,这下完了,秦师叔,要不你帮我去跟小师祖求求情吧!”

      “꼪咳咳漝!”

      秦四海也没了刚딷刚云淡风轻的神态,挥挥手语气急促道ꬹ:“自己惹的祸别拉上我,你的事已칄经办完了,赶紧回去吧!”

      呵呵!

      赶紧回去吧!

      别在这祸害我的茶具了,让我去求情,是深怕那小魔星不䂰对我下手啊郃!

      求情?

      짰 上次掌教不就是因为去求情,结果不也被那小魔星给整了。

      那位的整人넉手段出神入化,没人能抓住手尾,즎辈分又大,根本没人能管得了!

      鳿这才是这位管事的心里话。

      叶苍在暗中掠夺气运的时候很有分寸艓,虽结交艚众多道友,但褪只针对那些得罪他的人下手,而且每次只掠夺对方极小部分气运。

      ᖛ只要命格不崩碎或降格,被掠夺的气运都会恢复,差别只在于时间长꧓短罢了。

      被叶苍掠夺的这些太虚门人会霉运缠身,长则一个月,短则一周便会恢复。

      由于并未闹出过人命伤残,真正能管到쫄叶苍的两位太虚门老祖便未出面制止叶苍ᘠ的恶作剧。

      而这也让叶苍成了太虚门内魔星菏般的存在,ꆤ下层弟子都怕他,而퓖那些上层真人大佬们也都躲着他。ꊻ

      ꥉ “是!!”

      ꜯ眼见秦四海不愿帮忙求情,杜谦如丧考妣,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闷闷不乐的走出大厅。

      眼见杜谦离去,秦四海也暗暗松了口气。

      叶苍的魔星名号,他也怕啊!噶!!

      轻轻一挥衣袖庢,那非自然坍塌的椅子连同地上茶杯碎片已消失不见,地面恢复整洁,秦四海理了理衣袖,朝⸁着别院广场走幱去。

      太虚别院广场,数根雕龙石柱支通天际,下方白色玉石铺满地面,阳ཚ光照耀下,五彩斑斓鍾,四周云气翻腾,一副仙家气派景象。

      广场上,믐一群少年正在左顾右盼,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轰!

      突然,一股无形威压席卷整⸨个广场,众人只觉得心脏极速跳动,浑身动弹不得。

      随后,只见一道身影自空中缓缓飘落下来,落在众人前方高台之上。

      目光如炬,一眼扫过众人,秦四海表情妪肃然。

      “吾乃太虚别院主事秦四海,负责尔等今后进修事宜,尔等待会将会各自分配住所。

      别鎥院房舍共分上中下三尽等,尔等新入门弟子之能入住下等房舍,别院内每三个月有一聭次考核얶,修为进步快着可得到更好的房舍。

      另外,待会你们每人领一本太虚门规,十日后,我要考核!考核不过者,罚其供给减半!”

      说完,秦四海一挥手,几名仆从弟子抱着一堆书籍,分发给少年们。

      没给楚清风等人亲近的鋷机会,秦四海一挥衣袖,凌空虚渡苖,飞身离去。

      뷪等到秦四海离开后,广场内里面响起㷁一片喧嚣。

      “刚刚那就是真人强者的标志凌空虚渡吧,太厉害了!”

      “没想到一个别院主事就是真人꧌级强者,我大楚皇室供奉长老中也只有一名真人级仙师坐镇,我楚清风一定要成为真人级强者!”

      “这就是仙家手段吗?凌空虚渡,逍遥自在,这般精彩的世界才是我所求的!”

      “总有一天,我也能成为这样的强者,甚至,未尝不能超越!”

      秦四海的出场激起了这群少年心中斗志,ﻱ使他们的퍕向道之心更坐加强烈了䨚。

      只是,仙道崎岖,这修仙界内修仙者无数,可真正能抵达炼ਿ气化神境,成为真人级强者的,千不存一。

      陨更多人只是那些天骄英才的踏脚石,碌촧碌无为,浪费一生时间,最终沦为黄土一撮,悄无声息。

      趁着仆从弟子发放书册的时机,一名男童小声道:“这位师兄,我与叶苍小师祖已经结为道友,你看是否能看在叶师祖的面子上,待会ᲆ给我安排一间上等房⩖舍啊?”

      괕 听了这话,那么仆从弟子脸色캠立马变得十分古怪。

      旁边几个听挫到声音的人也袞反应过来,神色激动起来。

      对啊!

      方才不是才和叶镝苍小师祖结为道友了嘛,刚刚看杜师兄Ꙍ对小师祖的态度,这位小师祖在太虚门内地位不低。

      若是能扯着小师祖的大旗混个上等房舍,岂不妙哉퀵!

      一˹想到着,其他众人纷纷出声道:“我我,我也和小师叔结为道友了,帮我也安侽排一间촪上等房舍吧!”

      “还有我,还有我!”

      一时之间,现场有些混乱。㗖

      噗嗤!

      突然,那名仆从弟子捂着肚子,哈哈呥大笑起来,待笑了一会后,又脸色一板,一脸嘲讽:“谁不知道咱们这位叶师祖最爱与人结交道友,这太虚门内上到掌教真人和门派老祖,下到咱们这些仆从弟子,谁和小师祖没ꍣ结过道友啊!

      就凭你们这些小鬼,也想扯着叶苍小师祖的大旗讨好处,想的倒美啊!麻溜滴,快点跟我们去下等房舍区吧!”

      这名仆从旧弟子话说完后,那些想讨巧的家伙们傻眼了。

      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嘴巴张的大大的,呆若木鸡,半䱆响会不过神来。镏

      瘖这道友结的,

      真坑啊!

      这是所有刚刚与叶苍赧结过道友的人的心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