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空穿梭>

      客堂之上

      吃饱喝足后林勇便开口道:

      “这次父亲派我兄弟二人过来除了折押送属于你的那一份东西,还有其他两件事情跟雷家主交代一下,其一,虽然我们活捉了雷震、雷平父子,但还是没能从他父子俩口中挖出关于遗迹有用的信息,雷家主所说的古迹遗址地图是ऩ否真有其事,还蹾有待考똫证。”

      雷浩急忙回道:“此事千真万确,未曾有半句假话,当年雷震他孙子出世时虽졔不是什么大事,但因其母亲难产,当时雷府上上下下都꽐知道,后来孩子出生后其母亲便撒慲手人寰,当时房顶正被一不明物砸破掉入屋内,所뾊以雷府那时上下都在流传那孩子是不详之物”。 № 㣻 “砸落的是何物?”这时林翰问到。Ώ

      雷浩不紧不慢继续说道:“事后我亲眼所见那物出现在怀家族会议上,툢雷震拿着让族人一一观摩过,在下自然也详细看过,那是一块古䔁玉,其表面图案似有星图,而中心位置刻有ڽ两字。”

      ȃ

      “什么字愓?”兄弟俩异口同声问。

      눶 喌 “尧臣”雷浩回道。

      “这件事等回陵城我会禀报父亲,让他老人家查查。”林勇说道。

      雷浩微笑着点点头,看着林勇小心翼翼的问道:“林家主交代的第二件事不知是何事?”

      林勇接着说:“父亲的意思,这段时间让崜你在涧州物色个好的宅子詉。”

      “不知林家在涧州添置宅子是ⲓ何用?我好安排下人去寻。”雷浩有些不好的预感,虽不봔情愿䝝,但也只能应付一下。

      “此事你不便稡多问,到时我欘会常呍驻涧州,所需的银两你先垫付着,到时我雷家不会亏待你。”林勇使唤着,完全没把雷浩当雷府的家主。

      “巢这……”ӥ雷浩欲言又止。

      츖这时林翰看⢒到雷浩有些不싶情愿的意思便拍了拍桌子大声吼道:“雷浩,你别以为现在我们林家弄不了你,父亲要不是看蝺在你知实务,怎会留着你那一脉躲在涧州,别给你脸不要脸。”

      “两位少爷你们误会雷某了,我既然叛离雷家,自然是⊄以林家马首是瞻,只是你也知螈道,我这一脉刚在涧州落地,根基还不稳,人生地不熟的买了这宅子已经贴进了我全部家底,现在雷府上下几十号人物就靠我一个人养活,实在有些艰难,这次两位运送的那些银两我是准备购些土地和产씔业,以后也好有些收入,不然真要坐吃山空。”雷浩可롅怜兮兮的说着。

      其实就他心里明白,没有他说的那么惨,当时迁至涧州,雷家已经把属于他的那部分,全部折现给了他。那些㞮财产就够他一脉生活上一百年了。

      “行了,这事豔我会跟父亲禀报,寻宅子这事也不急,你先看着,等找到了合适的,你付个定╙金,即刻通知我林家,其余我自己处理。㒻”

      “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一定找个位置好的,也好让林兄폷弟以后ꆰ在涧州住的်舒心。”雷浩心中暗暗自喜,总算是҉忽悠过去了,接下来㗞只好走一ꪟ步算一步了。

      “对了,你那子侄有没有找过你?”林勇继续问道。

      “你璂是说还有雷家其他人逃出?”雷浩瞬间精神起来疑问道。ᓚ 啦

      “雷宁和他쑖那余孽,就像人间蒸发ට一鿭样,找遍整个栖魔岭也没找到”林勇不甘心的说着。

      林翰此时无所谓䑚的᳆插嘴说道:“ખ或许已经成为栖魔岭林中魔兽的腹中餐梃了,怎么可能会到涧州。”

      鉓“在涧州你也多注意一下,如果有遇到抓住눞那两个余孽,那块玉简或许就在他身上,拿到玉简交于林家,不会少你好处。”林勇对雷浩叮嘱的口搉吻说着。

      “两位兄弟放心,只要他敢来找我,我便拿下他送到環你们林府手上。”

      “那就好,我们兄弟퓻就不便久留了,等你好消息”说샞着俩兄弟便起身往雷府外走去。

      “雷某送送两位!”说着跟了上去。

      涧州城内一间偏僻的当铺前

      正是雷宁带着七岁大的儿ᄟ子雷恒站在当铺门口时时没进去,似乎手上捂着什么东西。一䓯大一小衣着破烂,脸上也脏兮兮ᤂ的,根本看不出曾经是陵城大户人家的子弟。

      “父亲,这是镉母긾亲留下的玉佩,我们不当好不好?篘”雷恒不舍的恳求着。

      “톈爹也不想,这是你娘唯一훋留下榨来的东西,可是恒儿我们去找䲓外公一路上很远,需要用到很多㖫银两몶,如果没有꩕银两我们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到帝都”雷宁心疼的解释着。

      బ 主要是现在呆在涧州还是很危险,身受ᤄ重伤还未痊愈,雷家二叔跟林家勾结,如영果在涧州被认殍出来,那父亲和兄长的付出都白⻫费了,所以要尽快离开这里,以몱免夜长梦多。

      “父亲我们为什么不去找二爷借些银两?”

      “恒儿,你要记住,你二爷已经不是你二窇爷了,他为了自己活命,出卖了雷家,所以我们不能去找他,只能自己想办法。”

      “恒儿知道了”雷恒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雷宁最终쵿还是走进了那间当铺。

      “伙计帮我看看这个玉佩可以当多少银两?”

      伙计吩接过雷宁手嬣中的玉佩,䗯仔细的端详着他,然后翻看䌐着手中的玉佩说道:“我给你找来掌柜估个价,稍等帅片톢刻。”

      “好的” 矫

      没过一会,一位貌似管事的男子就从后边走了出来,他拿起案上的玉佩端详了一番说道:

      ᓇ “这块玉佩来历不小,不知这位客人是从何得来的?”劵

      “这是我的夫人留下的随身物品,她人已经不在了,近日家中变故,孩子还小本想去帝都投靠亲戚,可뱮路途遥远需要的盘缠不少,不得已之下才出此下策。”

      掌柜的看了➶看雷宁再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孩子说道:“只要不是来路不明的东西都好办,不知道客人想当多少银两?”

      “你看㱕着给,只要够到帝羅都的盘缠都行。”

      “我看你也不是很贪心,这样吧!我这现⡳银也不多,二十两金子,和五十两银子,你看如何?”当铺掌柜给蓉他报了个价。

      “那就多谢↱掌柜了”

      “那你就在찵这当票上画个押,三个月内如果你想赎回,只要外加一部分利息便可,当票之上都有写明,超过三个月未赎回,我穌们有权利将这当物拍卖”

      “开门做生意我理解”雷宁说着在当票上画了押,还葬是很是不舍的将玉佩交给掌柜。

      “这些银两你拿好”伙计▜拿着一托祥银子交到㓿了雷宁手上说道。

      ≦ 他接过银两和当票,随手放入了包裹中,随后筍对掌柜道谢后便带着孩子走出了当铺,消失在茫茫行人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