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罩j奶日韩电影

      䱿嘶——

      长时间的无感过去,疼痛逐渐自잽全身而来。

      痛,痛,痛感代替麻木,成为此刻的主基调,强制将斜躺在地上的孟云唤醒过来。

      㟽 皮肉仿佛撕裂开又被强行拼凑缝合起来,一种麻麻痒痒的感뙹觉顿时Ꮳ如星星之火一般,快速遍布全身。

      但孟云抬不起手,或者是是连抬緦起手的力量也没有;筋骨如同断裂,关节似乎错位,这种感觉使得孟云崩溃。

      好在他也是经历过痛苦,咬着牙将那疼痛抗下。

      耳朵里面如同镇子上那些卖菜大妈在吵架,吱吱喳喳听不到任何细节,自那耳膜之上还不时传来一阵阵츅刺痛,痛感入脑,使得孟云泪流满面。

      ሾ逛用尽全力才将眼皮撕开,血液已然在眼皮上结痂,打开的过程中伴随着血肉的痛苦。随着眼球暴露在空气之中,孟云看到的却只是一片血红色。坚持不多时,眼球便干涩起来,只得再次将眼睛闭上。

      时覃光慢慢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孟云才恢复一丝体力,身体的掌握权慢慢回归开来,那脆弱无比的身体逐渐将一点点的触觉传递过来。

      头下软绵绵的,柔软泂的毛发在孟云脖子上留下一点点酥痒的感觉,孟云想想,逐渐懂得,他应该是枕在什么东西的毛皮之上。

      缓缓睁开眼睛,孟云惊喜的发现,看东西虽然还不是很清晰,视力却已经聚焦,逐步恢复起来了。

      受伤虽重,但只要可以恢复,问题亰就不算大。 ߂

      勉强转头犿看看周围,轻轻摇头,这地点和昏迷前的记忆逐渐吻合起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拏,但是现在看来,好像自꾷己也没有失去自己的身体。

      想起那黑色身影最后的动作,孟云又惊又怪,不过总归是好事,他也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知识,自然是没有多想。

      苦笑一声,孟云将错位的四肢移位,重新将关节推回去,幸好体修期间輛对这个方法已经熟练,三两下胳膊便发出接上的声音。

      孟云手一支地,便想坐起来。

      “嘶——”脖子上的软骨痼仿佛断掉一般,直接对他抗议起来。伴随着低沉的呻吟,一瞬间,全身上下便再次湿透。

      “纝爷爷,他醒了耶。”似是听到那微小的呻吟之声,不远处远处传来清㐠脆如百灵鸟般的嗓音。随即便有噔噔的脚步声传来,由小到大,显然声音的主人在向孟云走过来。

      勉强摆动自己䲉的쌏脑袋,孟云向那碌边看去,从这个角度看,自然什么都没看见。声音的主人蹲下来看着ሙ孟云,肩上的短发挡在孟云的眼前。

      这是一位飒爽的少女,一身青色布衣简简单单将自然的气息勾勒出来,短发精练,脸庞青涩却也有一种侠客一般的潇洒美感。

      淡淡的檀厑木香气飘到孟云的鼻子㹚里,孟云脸微红,便想鰊将头移开。然而身体再次剧痛起来,孟云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要乱动哦,你的伤很重,要好好静养。”清脆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旋即孟云脸上便传来丝滑的质感,一块白皙的手帕被纤纤玉手拿着,缓缓擦去孟云脸上的冷汗。

      咕噜噜㏮……

      在这和谐的画面里,不和谐的声音羯缓缓响起,孟云老脸一红,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自己的肚子响了。

      不闔知昏迷了多长时间,身体的饥饿感逐渐爆发出来,星星如火,愈演愈烈;才有了现在的这般尴尬。 灚

      短发少女一愣,随即干练收起青色手帕,轻笑道:“我去找找爷爷,给你做点饭吃。”少女又噔噔噔的跑远,孟云摆过头看向她的背影,见那青色布衣的背影跑远,嘴角勉强微笑녇:“真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孩呢。”

       孟云对这个照顾自己的活力少女,印象显然不错。

      “他刚쪕醒,还不能吃饭塪,只能嬯吃一点粥Ꞛ。”声音苍老粗犷,不多时,少女手牵着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走来,他身着一身淡紫色布衣,腰间挂着一把弓箭,走起路来箭在背后箭筒中铛铛作ᭆ响,衣着看上去就像是猎户一般。

      在森林里被猎户发现,倒是一个很正常的展开呢。

      老人轻车熟路的检查了一番孟云的情况,眼光中藏着一丝淡淡的惊讶,而后胡ꎦ子微翘,微笑道:“马上就到午饭时间了,看你恢参复如此之快,已经不必吃流食了。你就和我们一起吃吧。”

      老人再次离开,少女也前去帮忙做饭。不一会,便看见不远处青婘烟升起,传来少女老者二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孟云见二人离开,也是再次闭眼修炼起来。

      他也蹣算是恢复了一点体力,勉强的催动起体内的元力,丝丝疼痛缓缓在神经中蔓延,如万蚁噬骨一般,疼痛无比。孟云强忍着疼痛,不为所动,依旧将残留元力汇聚为一束运转起来。强忍下最艰难的一波疼痛,身体逐渐舒畅起来,身体受到元力的滋养,内部也逐渐恢复起来,身上的瘙痒感愈发强烈,但也说明他的身体已经好了不少。

      “躺着修炼?”老人眼中带上一丝惊讶,“小子厉害,爷爷我也是平生第一次见。”

      少女默默将手中的粥放在孟云身旁,走在一旁,身上微光闪动,居ꂉ然也修炼起来。

      老人见到这一幕,先是一愣,而后那苍老的嘴角微微上扬:这小子修炼反而引起孙女的好胜心,反而是࿖意外之喜。

      老人苍老,再次疲惫转身,离开这片空地。

      ……

      身꼥体疲惫鷺感逐渐消失,孟云缓缓睁开眼,缓缓爬起来,不远处响起少女清脆如百灵鸟的ⱼ声音。

      “你醒啦。”￐

      孟云点点头,身体的僵硬ూ和疼痛大多已经消失,只剩下几处受伤极深的地方在隐隐作痛,但也只是修复前不多的痛苦,晨曦已经在不远处的东方亮起。

      孟云挣扎着起身,上身却传来一阵凉气,瘦削的上身瞬间便起了一层层鸡皮疙棰瘩。

      他赤裸着上身,下身和后背都灰由那红光微微闪烁的虎皮覆盖,孟云赶紧看向自己的㹄右手,看到那一枚看上去普瞒普ⲳ通通的青色戒指时,才舒了一口气。

      “那个……,你的衣服,已经烂成一条一条的,被爷爷给扔了……”身旁少女显然是觉得他在纠结衣服的事情,顿时解释道。

      “那个……”孟云刚张嘴。

      “嗯,我可没看见。”

      “没看见什么?”孟云挠挠头,头发好像少了许多。

      “给你脱衣服啊。”少女脸憋红,半晌才道。这家伙到底㴉是怎么想的,榆木脑袋还能问出这种问题来。

      “哦,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们找伫到我碘几天了?”孟云这几日浑浑噩噩,日升日落全在竭叕力恢复,完全不知道过去了沆多长时间。

      这么重的伤都快要痊愈,该不会已经十几日了吧?!想到这里,再想想两位老人可能촱的处境,孟云不禁微微皱眉。溨

      少女听完孟云的话,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ꫂ算上我们遇到你的那天,今天只是第三天。”

      第三天,自猱己恢复的这么快?不过,他们也有可能是自己昏迷几天后才发现的自己。不过,不管怎样닱,孟云心中还⟘是轻松起来。

      “小子,身体真的很不错。”老人走来,看着已经坐起的孟云,老眼中也流露出ƍ一丝诧异,右手戒指一闪,便将一套素衣放在地上,那是一套䂡青色的布衣,看上去有几分猎户服的味道。

      这小子生命力如此旺盛如同妖兽一般,着实是让老者吃惊,但想到发现他时周围诡异的情况,老者还是释然起来。

      说不定是什么失忆的强者?亦或是有什么特殊机遇的人?老者好奇㡂,但却不会深究;每个人都骰有自己的秘密。

      “你穿好衣服就过来吃早饭,对了,看你现在的情况,낭你已经能走路了吧?”老人上下打量一番,少年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但精神却绝对算不上萎靡了。

      也许少年在体修方面有所造诣——老人眼光掠过那略有规模的肌肉,心中也有了猜测。

      “没问题。”孟云将布衣穿上时,老人早已带着脸色微红的少女离开了。

      呼——

      ꪱ 孟云眼皮跳了跳,刚才老人手上的戒指,明显是之前方伍手中所带,自己身上披着的这一块皮,正是那血虎的皮!

      䥐 看来,兽核矆已经被老人取走了。不愧是猎人,果然是有眼光!

      鎐 孟云也没什么意见,对方救了他,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些东西本就是属于二人的。

      只是昏迷前的事情让孟云有些慌张,以前从来㱑没募有听说过,这世上还有夺舍身体这样的邪术。这样的诡异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想起那般天地翻ᐁ动,万物末路的场景,孟云的内心也感到震惊甚至恐慌,久久难以平静。

      “回去要问问爷爷,看一看他知不知道……”孟云缓缓穿好衣裤,向着炊烟的方向走去。 姥

      走路的过程中,身낃体好的差不了太多,只不过身体确实虚弱异常。这让孟云也隐隐好奇,在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뫣幻象一般的场景究竟是真是假?

      伡 立即便来到了孟云快乐的吃饭时间,经历过生死之间픆的巨大消耗,孟云忍不住的狼吞虎咽,那动作幅度之大,甚至连爷孙二人的早餐都强夺过来,使得二人一阵惊讶。

      뜼 “多吃点。鱾”少女自然接过孟云吃空的碗,笑着乘上满满一碗粥,嘴边两个小酒窝看上去可爱异常。

      “嗯嗯。”孟云无心观察少女ඣ二人,狂吃起来,足足五碗下去才感觉到微饱,满意地摸摸肚子。那副模样,使得二人都自然笑起来쥰。

      二人显然没有什么做作的意思,和他们Ө相处孟云也不感觉困难,反而找到了轻松的味道。

      “我᪬叫温其力,孙女温清清。我们是森ഠ林旁的猎户。”吃完早循饭,老人自几步之外牵来两匹马,将孟云架在棕色骏马上,自己走在前面。温清清坐在小青马上,与两人并排而行。

      在马背之上,温其力也是自然吹嘘起他的两匹骏马,他脸皮挺厚៲也很憨厚,什么妖兽血统得天独厚,都从他嘴里吹嘘出来,引得温清清也捂嘴偷笑。

      “爷爷,可别吹了,说的小青听到都想化龙了。”玉手摸过小青马鬃毛,温清清哈哈笑道。

      温其缓力也是哈哈打住,转而询问起孟云的具体情况,家住何方。

      羀 “我叫孟云,来自青뺵云镇。”孟云道。

      “好啊好啊ᢆ,我们也要去青云镇呢。”听到这话,温清清似乎也有点吃惊,而뢔后俏脸上有喜色浮现ᢜ。

      “青云镇孟家?”听到这句话,老人쓯却如同想到什么一般,老手一顿之下棕马都是带着一颤,他眼中鶎却流露蝅出欣喜,看向누背后孟云,孟云也向前看,两人目光自然对在一起,这救命恩人的目光闪动之间,孟云忽然有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