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网下载app下载

      茫然地看着过往的人群,三人一时间不知肤所措。

      㡅“咱们分头找吧。”

      不久,晴儿不再理会心事重重的闵兴,目光被쉑吸引着来到一处摊位前,闵俊唃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晴儿在摊铺前随意翻弄,挑了一갯条淡青⸑色水晶链子凝望了片刻,随即捋了捋颈部如瀑布般的黑发,露出了白皙的天鹅颈。

      ꏚ她见跍闵俊站在Ȅ身后,便将链子交给他,示意闵俊帮自己戴上。

      凝神注视着晴儿诱人的颈线,闵俊不由得出了神。晴儿侧目看了他一眼,闵俊心不在焉地去解颈链扣子,心跳莫名加快了。

      一直以来,他们虽然是名正言顺的情侣,闵俊却没有机会和晴儿过于亲热。

      他始终不敢和晴儿靠得太近,他喜欢晴뾺儿,越是喜欢便越是小心翼翼。害怕失去,也害怕被拒绝。

      所以,他们的关系更像是朋友,只是比朋友多了几分暧昧。

      “快点,干嘛呢?”鞢

      晴儿삑打断了闵俊的遐想,他慌慌张张地定了定神,视线重新聚焦在颈链的搭芐扣上。

      “闵兴好像不见了。”晴儿呢喃道。

      闻言,闵俊踮起脚,看到闵兴进入到了坊市深处。

      “不꥗知道里面的货和外面的有没有差别,也许闵兴深入之后会有收获。”闵俊低下头,平静地说道。

      “啪。”

      一声轻微的机械声响,轻到只有敏锐的能士才能听见。闵俊䶯好不容易解开畞了뤝颈链,准备给晴儿戴上。

      晴儿犹豫了片刻,向前迈了几步,瀑布般的秀发离开了闵俊的手。闵俊正欲将手臂绕过她的脖颈,晴儿竟然就这么直直地走了。

      “我们也过去吧,不然待会儿走散了。”晴儿头也不回地向闵兴消失的方向走去。

      “好不容易弄好的,试完再走吧。”闵俊拉住她道。彣

      晴儿抿ㇵ住小嘴,看了看闵兴的方向蟊。闵兴似乎还在漫无目的地转悠,便点了点힑头,让闵俊给自己戴阌上了链子。

      “好看吗?”晴儿问。

      “一般。”闵俊认真地看了看,摇了摇头回道。

      他觉得这条项链过于妖艳,戴在晴儿的脖子上,衬托不出她的清秀美丽,反而多了几分风尘味。 㐳

      闵俊不喜欢这种气质,他喜欢清纯的女友,不喜欢她散发出任何诱惑味道。引

      晴儿无奈地摇了摇头,让闵俊帮他取下项链,冲着摊主抱歉一笑。放下项链,晴儿和闵俊二人一起向坊市深处追去。

      坊市深处,依然人头攒动,不过这里的东西看起来比外面的高档不少,货物的陈列也没有那么杂乱无章。

      二人远远就看到,闵兴停在了拐角处的一家铺面前。

      ㄿ这家铺面比别家整洁,摆在明面上的几件样品也很特别。这样的摆设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在这里买到合适材料的可能性应该是ᒨ最大的。

      闵兴向老板报出自己想要的几件材料,老板听了,上下打量着他,继而满脸堆笑地示意㝮闵兴里边请。

      跟着老板走了进去,闵兴发现拐角处有一道楼梯。老板爬上楼,回头请闵兴跟上。

      这时,晴儿和闵俊也到了,三人交换了目光,便随着老板爬了上去。拉开楼梯顶部的两ᜏ扇移门,里面是一间宽敞的会客厅。

      老板泡了茶端过来,闵兴以跪坐的姿势伸手接过茶杯,闵俊和晴儿也礬照做了。

      “您要的那几样东西,บ小店确实都有。只是这些东西价格很高,不能随便放置,您现在就要看货吗?”

      “是的,麻烦您了。”闵兴点了点头。

      听老板的意思,这趟没有白◠跑,此时的三个人都显得很̢高兴。

      片刻之后,老板戴着一副金丝手套,托着一盘精致的白瓷圆盘过来了。圆盘上摆着四件样品,老板小心翼翼,生怕圆盘上的东西被磕৥磕碰碰损坏了。

      如血般鲜红,形状如同一柄如意,在阳光下通体如玉般透明纯净,这便是碧血红。

      越是年份久的碧血红,颜色便越是深邃,就像人的血☮液,随着年龄的增大血液的颜色会变深。上百年的碧血红如同一名百岁之人的笖血色,已经不再鲜艳。

      碧血红,是一种生长在西域深山中的植物。

      冷凝果,形如椭圆形果实,大约一粒核桃般大小。外表看褘来,冷凝果颜色灰白,闻起来有一种酸臭的腐烂味道,稍稍尝一口,舌尖顿觉冰冷异常。

      这种果实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必须是阴暗潮湿又极寒的地带。

      因此,冷凝果被采摘过之后难以存储,尤ᅤ其是在夏季,必须在几日之内将其舌融化用药,方才能够保持住最佳的药用效果。

      黑焰芝,是一种如同黑色烈焰一般的灵芝。

      恑黑焰芝味苦而干涩,可以调养心神,增强骨骼经脉的韧性。这种神奇的灵草,几十年才能长成一株,对于吊体质虚弱的人ꟽ具有奇效。因为需求量大,黑焰芝价格惊人,在师父罗列的材紋料中价格排在第二位。

      雪龙涎花,师父这次炼制花丹唯一需要的异域魔花。

      龙涎花呈湛蓝之色,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同时蕴含湿气发,将老板手中托着的圆盘背形器抴皿浸润得如同悬浮着一层蓝色雾膜。

      龙涎花不╆但湿气重,同时属性阴寒,这种花生长在妖兽凉棘蜥蜴的巢穴中,凉棘徥蜥蜴的唾液提供都了龙涎花生长需要的养分。

      采集龙涎花危险性极大,因此,龙涎花的价格是所有材料中最高的。

      龙涎花的阴寒潮湿属性,恰好提供了冷凝果保存所需要的条件。所以,师父在炼制쬳时,将这两种花果放在㋯一起使用,炼制出来的效果也有䮘相得益彰之效。

      闵兴仔细询问每一件材料的价格,心里默默ュ地和쇦师父所说的市痋价相比对。

      他惊讶퍆地发现,师父报出的价格竟是如此准确,和老板的报价几乎一致。如果全꬐部按照老板的报价计算,炼制一粒花丹的成本就达到了一万零三百七十八个四季币。

      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后,闵兴向老䮽板表示要和闵俊晴儿商量一下。老板闻言,请他们自便,只提醒闵兴商量好了可以随时叫他,便转身下楼等候去了。

      ꥋ 三人聚到一起合计,让他们欣慰的是,老板说的价格并没有超过他们馜的心理预期,接下来的主要任务便是讨价还价了。

      有了这些备货打底,闵兴终于不再七上八下了。

      这时,他才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和闵俊真正敲定过售卖“初晶”,用以兑换材料的事情。

      溼 “闵俊,有件事到现在还没正式和你提。”闵兴吞吞吐吐地开口,试探着闵俊的反应。

      昨天晚上,闵俊鼶的一番陈述,似乎同意了献出宝䓣贝。不过,他毕竟没有明说,闵兴现在讲起来,不免有些䏤紧张。

      ˗

      会客厅里安静了。

      臙牁闵兴眼瞅了瞅晴儿,晴儿似乎也很为难,下鯓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初晶﫲”毕竟是闵俊的,晴儿也觉得难以启齿。΀

      场面一度尴尬,闵俊叹了一口气,主动说道:“闵兴,你是不是想⩲说用我的“敠初晶”兑换药材这件事?这么简单的事,何必这么为难。我说过了,我这里没问题,但是必须找个诚心的买家兑换出去,随随便便贱卖是不行的,再怎么说,也不能糟蹋鑞了这么珍贵的东西。”

      闵兴见ޑ闵俊答应得爽快,便接过话头道:“咱们把材料的价格谈妥,糵就去客栈找胖老板,请他赶帮助寻到真正合适的买家。胖老板在这里人脉广,一定能帮这个忙的。”

      闵俊点了点头,闵兴松了一口气,ম一件大事似乎就这么敲定了。

      晴뽭儿挨近闵俊坐着,表现出一副很满意的样子,连动作也亲密起来。晴儿喜欢大方的男人,准确地甾说,她觉得闵兴就是这样的人。

      然而,在这一点上,闵俊并不能让晴儿댩满意。晴儿觉得闵俊有时过于世俗,不过,他在这件事上的表᱾现,却让晴儿刮目相看。

      “现在就剩商量价格这一件任务了,晴儿,你来吧?”

      沉寂片刻,闵兴望着晴儿说。

      “我?我可不行。”晴儿慌乱地摆了摆手。

      “女生对这좎个应镜该比较擅长。”闵兴不以为然。

      翧“我可不擅长,我看,闵俊倒是合适。”

      筝 说完,晴儿眉开眼笑地옢面对闵俊,闵俊爰看不出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㲫得合适。”闵兴附和着晴儿的话说道。

      鱉 突然被怂恿着出头,闵俊显得完全没有准备,ఢ他有些尴햴尬地耸了耸肩。

      “不要抱太大的希望,看这样子,这里的老板也没有乱开价,估计便宜不了多少钱的。”

      “当然是尽量便宜些,省下来的可都是你的钱。”闵兴嬉皮笑脸地说。

      맮听了闵兴的这句话,闵俊顿时哭笑不得。闵兴说得没错,省下来的确实都벧是他卖了家当得来的钱,这样想来,确实应ꀆ该由他亲自出马。

      商定下来,三人决定志派出闵俊做代表去和投老板讨价还价。于是,闵兴下楼去叫人,留下闵俊和晴儿在客厅中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讨论后续事ﴋ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